万古帝皇

第619章 困难

第619章 困难

叶策冷缓了缓话音,道:“不知道,南宫家主可曾听说过,五行镇天轮回大阵?”

南宫苍面色微微一愣后,道:“这门大阵不是早已经失传了吗?难道北虚一族有阵图?”

五行镇天轮回大阵,和封困魔佛梵白的五灵噬元大阵,都是出自神秘剑客天诛之手。

自从天诛消声觅迹后,他一身所学与法阵奇术,早就是淹埋在时间长河里。

南宫苍也只是听过这门法阵的名头而已。

听到叶策冷的话,他心中亦是不由微微惊讶起来,以为北虚一族得了天诛的这门奇阵。

叶策冷却是苦笑一声,道:“南宫家主未免太过看得起北虚一族了吧?天诛前辈,乃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他来得神秘,走得神秘,北虚老祖宗就算想要向对方讨教,怕是也得不到机会吧!”

叶策冷收起苦笑,接着道:“我提及五行镇天轮回大阵,乃是因为,接下来,我所说的,修补赤炎封印的法门,和五行镇天轮回大阵,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

南宫苍点点头,眼中倒是没有多少的失望之色。

叶策冷道:“南世家封、花、绝、影四大家族,和南宫家族,功体分属五行。”

“若是你们五大家族家主联手,辅以晚辈的法门,可发挥出五行镇天的几分功效。”

说道这里,叶策冷眼中寒光微微一闪,道:“西剑域缥缈雪峰,有复、苏、荒、废四大神诀,应和的,乃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南宫家主若是能够请来,飘渺仙子座下缥缈四司,前来相助。”

“四大神诀合一之力,定然能够源源不断地,抽取血魔神之力,用以五行镇天。”

叶策冷话说完后,便是静静地看着南宫苍,不再说话。

而南宫苍,亦是微微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一旁,南宫落直拍大腿,喜道:“家主,叶公子这法子不错啊。”

“血魔神那个老不死,不是想要抽取朱雀城血罪之力,破开赤炎封印吗?”

“咱们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他的力量,来修复赤炎封印继续封印他!”

南宫苍微微抬头,道:“这法子,的确是个可行的好法子,只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五行镇天,需要我,和封、花、绝、影四大家族家主,合力才能施展出来。”

“如今,不说四大家族内部挑起的矛盾。花凌峰身中无常形之毒,毒患未解,他即便想要相助,怕是也有心无力啊。”

“而缥缈雪峰复、苏、荒、废四大神诀,其中的荒、废两大神诀,早在前一任雪峰峰主的大弟子死后,便是失传了。”

“谈何聚齐?”

闻言,南宫落愣了愣神。

一旁,叶策冷目光微微闪动,刚想要说话。

南宫苍已然道:“这两个问题,想要解决,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那人不见得肯帮我们啊。”

“家主,那人是谁?”南宫落问道。

南宫苍笑道:“天下间,既能够解除无常形之毒,又会荒、废两大神诀的人······”

“除了弈倾天,还有谁?”

听到这个名字,南宫落怒气顿时上眉间,对于弈倾天,他心里的怨气,可是着实不小啊。

要是让他知道,化身医师混入南宫世家秘境之地的,也是弈倾天,还不知道,他要气成什么样子呐!

“家主,让这小子帮助我们,修补封魔大阵,我第一个不放心!”

虽然,南宫落不知道,南宫苍何以对弈倾天的情况,知道的这般详细。

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南宫落对弈倾天的戒备之心。

让那小子协助他们?别到时候,反而放出了一个大魔头才好!

南宫苍倒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放心,就算要请弈倾天帮忙,亲自动手的人,也不包括他在内。”

“我们所需的,只是让他医治好花凌峰,再让他将荒、废两大神诀,归还缥缈雪峰而已。”

南宫落还是有些不放心。

叶策冷却是笑道:“南宫家主好似,对弈倾天会乖乖地配合我们,很是胸有成竹啊。莫非······”

“莫非,他弈倾天,有什么把柄,在南宫家主手中?”

弈倾天在朱雀城,逗留了三日。

这三天里,许多朱雀城的居民,都是耐不住城里的讶异气氛,纷纷向城外而去。

奈何,整座朱雀城,都是被血幕包裹着。

修为不达地皇之境,或者,有什么特殊手段的,人还未穿过血幕,便是整个儿地,被血河吞噬的渣滓都不剩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血河的阻力也是越来越强。

怕是再过个几天,弈倾天想要从容出去,也是有些不可能了。

就在这样的等待中,弈倾天待在朱雀城的第五天,南宫世家终于传出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与其说是向朱雀城传达的,不如说是向弈倾天一人传达的。

而且,传信之人,不是别人。

正是,弈倾天在丹道联盟认识的穆大师和纪清晗两人。

想来,南宫苍在识破弈倾天的身份后,便是顺藤摸瓜地,将弈倾天近日在朱雀城的活动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这也是弈倾天顾虑之下,没有再进丹道联盟的原因。

却是没想到,终究,还是将丹道联盟的几人,给牵扯进来了。

“邀我前往南宫世家一会吗?”弈倾天心中低语一声。

按理说,以他的修为,对南宫世家而言,根本就是丝毫威胁都是没有的蝼蚁。

对方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地邀他呐?

“既然如此声势浩大地请我去,那我······就去呗。”

花弄影还在南宫苍手里,南宫苍也是捏住了这一点,料定,弈倾天只要人还在朱雀城,收到邀约,一定会赴约的。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思索着南宫苍请他的目的,丝丝脉络逐渐地在他心里清晰起来。

“无论如何,只要你有所求,这就是一个换人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