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25章 入阵

第625章 入阵

第二次进秘境,弈倾天没了第一次的惊讶感觉。com其他几位武道、衍道巨擘也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同样没有太过惊讶。

“这里便是诛魔圣战时期的一处封魔所在吗?”叶策冷被南宫苍几人围在中心,探寻的目光扫来扫去。

“不仅是诛魔圣战时期的封魔所在,也是神剑赤炎的扎根之地!”飘渺仙子目光若有深意地落在了弈倾天的身上。

赤炎、青玄再聚一地,物相逢,往日的剑双峰,也能重现吗

秘境中央的通天血柱太过刺目,几人很快地便是抵达,下落,进入了九龙离火炉内。

短短几日不见,弈倾天便是发现,赤炎的封印被血色侵袭的裂痕,再度扩大了几分,像是不断被拉扯开来的创口一般。

而朱雀虚影,仍旧被三足金乌和寒玉蟾蜍钉住了双翅,不得自由。

“进去吧。”南宫苍默默地看了几眼,淡淡说道。

子不教父之过,花弄影犯的罪,就由他来弥补!

弈倾天却是心中猛然一惊,伸手制止几人动作,“等等!前辈,您说什么?进去?!进封印里面?!”

弈倾天看着飘渺仙子几人丝毫没有讶异的面容,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们五人五行镇天的封困之力,比不上赤炎的封印力量,在赤炎封印上布阵终究阻止不了血魔神的侵蚀。”

“所以,必须在里面布阵,为修复赤炎封印争取时间。”

南宫苍解释了一句。四季轮回则是为了修复赤炎封印而布的,这点弈倾天早就是知道。

“你们事先为什么不和我说?”弈倾天微微蹙眉,在封印外和在封印内,危险程度,可是云泥之别。

这种欺瞒的举动,有些罔顾他人生死的味道在里面。

“让你来此,本就是怕你在荒、废两大神诀里面做手脚,你之生死重要吗?”叶策冷嘿嘿冷笑。

弈倾天冷眼扫了对方一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捏死你。”

“来呀!”叶策冷不屑冷笑,有南宫苍几人护着,就算魔神降临,一时半会想要杀他,也是不可能的吧。

看着南宫苍几人的站位,弈倾天便是知道了几人的态度,“你能修复大阵,我却是能够破阵!”

对我不诚信,我又何必对你真意!弈倾天身上气息散发而出的下一瞬,飘渺仙子眼角便是不由一跳。

嗡嗡!三足金乌剧烈颤抖起来,赤色波纹荡漾开来,宛若要炸开一般!

见此,飘渺仙子暗骂一声“疯子!”单掌一切,将弈倾天和夸父逐日之间的联系隔绝开来。

“弈倾天,冷静一点!”

生怕弈倾天再出手,飘渺仙子语速稍快“事先没有告知你细节,是我们的不对,看在天下苍生的面子上,你就不要计较了,可好?”

花弄影集齐两极神骨的目的,本就是打算借助神骨的两极冲突之力,轰开赤炎封印,却是阴差阳错地被突然进入的南宫苍打断。

造成了今日这幅功败垂成的模样。

弈倾天乃是夸父逐日的主人,想要引动夸父逐日内的火极之力,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两极之力爆发,赤炎封印必然破裂,到时候,不说是你,就算我们几个,也没把握全身而退。”还有一个血魔神在封印里头呐!

司雪冷冷看着叶策冷。这是回应叶策冷之前那句嚣张的“来呀!”

他以为弈倾天奈何不了他,却是不知道,若是弈倾天狠下心来,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有死在他手里的可能!

这个事实,早在问剑大劫的时候,司雪心里便是深深刻下了烙印。

叶策冷背后惊出冷汗,没敢再肆意挑衅弈倾天。至少在这里,他暂时还不敢撩拨弈倾天了。

有惊无险!几人松了一口气,皆是身化流光,从裂缝处没入了封印内。

从外入内易,从内入外难。血魔神想要出来,可就没有南宫苍他们这般轻松了。

南宫苍一马当先进入封印之地,封花绝影四大家主紧随其后步入,外来客的飘渺仙子和缥缈四司断后而入。

弈倾天两人则是被两批人分别护着,生怕两人在一起,又是起了冲突。

空间流转的感觉消失后,异样的感觉瞬间便是侵袭而来。

弈倾天眼睛还未睁开,左边脸庞便是被炙烤地有些发干脱水,右边脸庞却是传来湿黏黏的感觉。

“炼狱血海,还真是两重天啊。”睁开眼睛,触目所见,皆是一片赤红,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南宫苍道“血魔神轮回被斩,镇压后实力更是被不断削弱,若是没有封印破裂的事情发生,血海应该更小才是。”

他指了指赤红海洋的右边,那里的赤红带着浓厚的血腥气息,全然没有右边赤红的浩然之气。

两者一左一右,宛若楚河汉界一般,看不出界限所在,却是自然的界限分明。

弈倾天点点头,认可了南宫苍的说法。

此地血海有着继续扩大的趋势,想来,得了朱雀城血罪之力的血魔神,已经开始反制赤炎了。

“现在该怎么做?”弈倾天问了一句。

血魔神的轮回被斩一事,他听魔佛梵白说过类似的蝶魔神轮回被斩,却是没有详细道出,想来是一段隐秘。

是以,弈倾天也就没有问。

“我和封花绝影四大家主布五行镇天,压制血河的蔓延。四季轮回则依靠雪峰的缥缈四司相助了。”

南宫苍看向弈倾天,接着道“荒、废两大神诀,只有你得了桑道友毕生的感悟。为了人族,就有劳你为司云、司雪两位道友压阵了。”

弈倾天点头“只要不涉私人,大是大非,我还是分得清的。”谷那位前辈原来姓桑?

不涉私人吗?南宫苍若有深意地看了弈倾天一眼,目光转向飘渺仙子“我们几人布阵之际,分心不得。若有变故,就全靠好友一人了。”

“此事不该是好友你一人的事情,有我在,自然不会让人干扰你们。”缥缈仙子郑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