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9章 潜入

第639章 潜入

“你之猜测不差。北渚的这五大龙器,的确是秽魔神脱困的钥匙,也是紫色天螺解封的······契机。”

啸月银狼肯定了弈倾天的猜测后,接着解释道:“在天妖神王大人为击毁天魔星,而身化九巍山之后,我妖族至宝,紫色天螺,便是随着九巍山,一起处于石化状态。”

“想要解封,必须要以北渚皇朝圣地,南塘溪的圣源,灌溉。”

弈倾天接过话题,道:“而南塘溪的圣源,乃是封魔神剑,沧澜的伴生物。去源,便是······要解封沧澜!”

“也是释放出秽魔神!这就是你们妖族,愿意和生死仇敌血魔神合作的原因所在吧。”

妖族击毁天魔星,镇杀魔神泽!

天魔一族也是害得妖族,天妖神王以及九大妖王,一夕石化!

两者之间,恨比天高,仇比海深!

若不是有着不得以的理由,相遇不相杀,已是天大的幸事。

哪里会合作!

“前辈难道就不怕,放出秽魔神后,妖族会成为众矢之的吗?”弈倾天问了一句。

“众矢之的?”啸月银狼的语气不再平淡,不屑讥讽毫不掩饰。

“家、国、天下,护不了,我妖族这个家,保不了,我妖界这个国!要天痕这个完整的天下,又有何用?”

又有······何用!!弈倾天深呼一口气,心中盘根的一些纠结,倏忽解开。

只觉得,脑海一片前所未有的透澈澄明。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小我都是顾不周全,何来的大我?

枯木逢春!

大漠黄沙,两道人影降临。

“应该就是在这里了。”弈倾天隔绝自身气息,看着北渚龙珠上散发的紫芒说道。

冷孤寒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厩金灿灿的一片黄沙。

“北渚龙珠的感应,若没差,此地,该是有幻境的遮掩。”他额前碎发挡住的双眸,一如既往的古井不波,只是身上厚重的气息浓了许多。

弈倾天点点头,惨白染上双眸,周围景象瞬息一变。

一座古老城堡像是山水画一般,缓缓拔地而起。

“冷师兄,我先溜进去看看,你见机行事。”弈倾冷孤寒说了一句,身影一闪,避开城堡周围的守卫,悄无声息地摸了进去。

冷孤寒缩了缩身子,与大地逐渐地融为了一体。

古堡内,长廊曲折,乱花迷眼,幻阵一环套一环。

陌生人在其中行走,很容易就是迷失自我。

弈倾天要不是有着北渚龙珠这颗“明灯”在手,一时间,怕是也要成睁眼瞎。

“善游者溺于水。这城堡主人,太过依仗堡内精妙设计,认定没有人可以窥探到堡内深处的秘密,他怕是想不到,我手中会有着锁定绝音的北渚龙珠吧。”

弈倾天白瞳张开,循着北渚龙珠的强弱感应,躲开幻境,一步步向着堡内深处而去。

渐渐地,便是靠近了,一间藏在层层叠叠林木里的小屋。

而此刻,弈倾天手中的北渚龙珠,散发的紫芒,亦是璀璨到了一个极点。

“就是这里吗?”

弈倾天收起北渚龙珠,体内炼虚之术化开,整个人融入虚空,悄然向着小屋靠了过去。

“骨魃,上面几位大人指定夺取北渚五大龙器,如今我们握在手里的,却只有绝音琴凰手中的五龙爪。距离大人的要求,可是差得远了!”

屋内,一人坐着,一人来回走动,不断发着牢骚。

两人身子皆是罩在一袭惨白的袍子里,气息阴冷。

名唤骨魃的男子沉声道:“北渚五大龙器只有在一起,才能发挥出大人想要的效用,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手握五龙爪,便是等于摧毁了五大龙器该有的作用!”

“四大龙器在身,也只是鸡胁而已。”

骨魈哼了一声,怒道:“话是这么说i要不是叶策冷那个自作聪明的家伙非要逞能,如今落在我们手中的龙器,至少也有三件了!”

骨魃轻轻地点了点头:“叶策冷贪图封侯骨,一人私自前往截杀弈倾天,十三柱和斩苍刃没到手不说,还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凭白浪费了一张大挪移乾坤符,的确是有些不顾大局了。不过······”

“即便叶策冷不私自行动,加上我们,也不一定能够奈何得了弈倾天。”

“切!”骨魈不屑地嗤了一声,“觉座大人总说,那弈倾天会是个难缠的敌手,如今就连你也是这般说。”

“我倒是想要称量这弈倾天一番,看一看,他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般妖孽!”

骨魃却是认真地提醒了一句:“无风不起浪,传闻未必是十足十的真,却必定有些依据的。我们还是不要太过大意的好。”

“说到觉座,也不知道,大人如今的状况如何了······”

叶策冷打入南宫世家内部,本就是为了创造让觉座打开赤炎封印的机会,再浑水摸鱼抓走弈倾天,行一箭双雕之计!

却是没想到关键时刻,本该是亡灵的二代,诡异再现,巅峰一剑,逼退了觉座。

叶策冷更是间接因此,被弈倾天斩杀。

局势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听着骨魃和骨魈的对话,弈倾天略微地了解叶策冷针对他的来龙去脉,只是······

“这两人莫非和叶策冷一样,都是来自北虚一族?那个觉座又是何人?”

北虚的掌控者,乃是名为虚皇的神秘强者。

弈倾天可没听说过,有觉座这号人物。

不过,也不排除,这个觉座就是虚皇的可能,或者是北虚暗藏的强者也说不定。

弈倾天缓缓移动了一下身子,他已经感应到了绝音的气息,正想着法子潜入的时候。

屋内两人的谈话,继续传出。

“血魔神脱困后,紧接着,弈倾天、南宫玲珑两人,便是消声觅迹,该不会,这两人如今都是落在了血魔神手里吧?”

这是较为冷静的骨魃的猜测。

骨魈还未答话。

一道冷漠话音,已然传出。

“他已经来了。”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