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41章 掌中佛国

第641章 掌中佛国

“进入!”

一言震慑住骨魈,弈倾天不再停留,剑光挥洒密如雨,直接洞开了布在大地之上的法阵,身化流光没入其中。

骨魈从晕沉中醒过来,见自己居然被弈倾天一言所慑,后怕、羞恼顿生!

杀机更沸!

“你真是该死啊!”骨魈阴冷气息散开,绵延成寒河,呼啸一声,向着弈倾天追了过去。

“想要追他,等过了我这一关。”话音落,一枪洞出,若羚羊之角,抵在了寒河前端!

单臂挟枪,冷孤寒轻喝一声,“给我起!”白骨碎神猛地一弯,宛若不堪负重,成了半月形。

随之,在骨魈惊骇的目光中,拉伸到极至的白骨碎神,轰然一震,反弹之力,若无尽浪涛,砰!砰!砰······不断轰入骨魈体内。

骨脉欲裂!

身形被震出,骨魈眼露骇色,咬牙切齿,“冷孤寒!”

一剑风云,摧枯拉朽!

发阵被洞开,断口参差不齐,露出内里一道熟悉的身影。

弈倾天感受着怀内北渚龙珠愈发璀璨的紫芒,身影一闪,探手便是向着绝音琴凰抓了过去。

“走!”

弈倾天话音才落,心内警兆骤生,横掌一提,便是向着前方,风雷拍出!

“砰!”掌力交接,气浪炸开!

弈倾天身子半空翻转几个筋斗,还未落地。

雷音已然绽放!

神通一念定生死,跨越时间空间,直接作用在对方肉体灵魂上,剥夺生机!

遭遇诡异神通,骨魃体内生机流逝,心神被慑,欲退不能退!

弈倾天急着救人,不欲与对方纠缠,一个苍穹瞬,瞬移到对方身后。

身影继续向着地下冲去的同时,他反手就是一剑递出,抵在骨魃背后,剑尖锋芒涌出,将骨魃炸飞开来!

土石翻飞跳起,弈倾天深入地底,翻转过一人。

“别看了,我是真的。”身子不能动弹,绝音琴凰只能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吃一堑长一智吗?”弈倾天负起绝音,剑气冲霄而起,半空一转,便是向着城堡外而去。

“想走!没门!”骨魃阴冷白袍再度罩身,一挥手,阴灵窜动,齐齐向着弈倾天涌来。

“小心,这个家伙修为已入地皇,千万不要落入他的领域内。”绝音在弈倾天耳边提醒着。

她看出,弈倾天修为已臻至人皇巅峰,也知道弈倾天的战力不能简单地以修为来划分。

但是,有无领域,差别还是很大的。

弈倾天点头嗯了一声,剑气汇流,冲开阴灵。

“八极封天!”

长剑赤炎升腾,弈倾天一手扶住绝音,一手执剑,天地一划,空间瞬时破碎开来!

火焰细缝吞噬空间碎片,形成黑洞坍塌,纳无尽于芥子,轰然一声,便是点落在了骨魃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轻描淡写的一剑,作用在骨魃身上,却是有着无尽重。

嘶吼中,内焰自骨魃体内轰隆爆出,将阴冷白袍焚得灰烬不留。

再度出现在弈倾天眼中的,则是一具散发着温润白芒的骨架!

弈倾天眉一挑。

骨魃阴冷一笑:“今日,不管你们是谁,这里都将是你们的坟墓!”

“万骨林!”

一语落,万骨成林!

以着骨魃为中心,无尽白骨,从大地刺出,弯曲若象牙,向内合拢,将弈倾天、绝音两人,尽数包裹其中。

“不好!这就是他的领域之力。我不是让你小心一点吗,你为什么不躲?”

绝音面色有些泛白,整个人宛若从世界中直接被剥离开来了,身无着处。

被天地之力排斥着,弈倾天却是眼露异彩,安慰绝音道:“放心,我有分寸。”

之前骨魃受他一剑却是不死,弈倾天便是知道,若不能真正打败、打残对方,他想要带着绝音脱困,只能是痴心妄想。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处在何种境地了······”

万骨林穿刺而来,弈倾天体内佛气催逼,手掌平平伸出,托起了三千浮屠,一佛尊。

“死!”

弈倾天看着骨魃,淡淡说道。

佛尊拈花一笑,嘴唇开阖,形状似“死”。

话落,天地变!

整个万骨林,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咔嚓咔嚓的骨裂声,不断地在白骨上炸响。

若地震中的大楼崩塌一般,耸天而立的白骨,稀稀落落地,米分碎成漫天烟尘。

言出法随地“死去”!

“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骨魃不可置信地看着万骨林逐渐地崩塌开来。

目光落在弈倾天的掌中佛国上,骇然之色,更是不可抑制地,从他眼中溢出!

“你修为未至地皇,如何能够掌控领域?!我不相信!”

“绝不相信!!”

“给我去死啊!!!”

状若发狂,骨魃双手相对一压,塌陷之力,荡漾开来!

顿时,整个万骨林,轰然收缩起来,剿杀之气,密集其间,形成风暴,涌向弈倾天!

弈倾天脚步微后撤,剑气欲发未发之际,他掌心的掌中佛国,轰然一震。

像是不断胀大的气泡一般,急速地撑了开来。

瞬时,比丘吟唱,佛陀颂经,从三千浮屠内,不断飘扬出来。

金色经文,交缠成佛门符文锁链,若八部天龙,在万骨林内,不断窜动起来!

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佛锁所过之处,一切白骨,若红颜骷髅,若镜花水月,瞬息,破灭!

金色细密裂缝,在骨魃白骨上纵横交错着,他却是支撑着不倒,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到底是谁!”

人皇巅峰就能掌控如此可怕的佛门领域,又是如此年轻的小辈······

除了那人,还能是谁!

骨魃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不问出,却是死不瞑目!

骨魃身上裂痕崩解,塌陷着,向内收缩。

弈倾天一手穿过,低语一声:“弈倾天。”

他抓住白骨浓缩成的圆滑骨粒,纵身一跃,瞬息,消失在原地。

远处。

得了弈倾天信号的冷孤寒,白骨碎神,轰然点出,若惊雷,以点破面,将骨魈整个身子炸飞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