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43章 阿难尊者

第643章 阿难尊者

问人、问地两大剑诀!觉座居然会?!弈倾天心中轰然一震,只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起来。

极天剑阙称道天痕,乃以三大剑诀为本,分别是问人之剑、问地之剑,和问天之剑。

在问天剑失传后,问人、问地两大剑诀,就是成了剑阙最强之剑。

据说,领悟了这两剑的,只有现如今的剑阙剑主,风无相,以及他的二弟子,二代。

就连那位大先生,都是没能学会这两剑,旁人何以修习、领悟到?

弈倾天不解,“那衍术哪?”啸月银狼可是提及觉座武学、衍术皆是和他有所渊源。

啸月银狼嘿得笑了一声:“衍术?这位觉座会的,可不就是雪峰的神诀嘛。”

“复字诀?还是苏字诀?”弈倾天眼角一跳,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了。

“他会不会荒字诀,我不知道······”啸月银狼话音一转,道:“不过,他的废字诀,我已经亲身领教过了。”

任谁,陡然发现自己独一无二的绝学,同样被别人掌控着,都会是这种心情吧。

“你没教过别人废字诀吧?”啸月银狼想从弈倾天认识的人中,搜寻嫌疑对象。

弈倾天摇摇头,道:“在南宫世家之前,没教过任何人。之后学会的,也就只有飘渺仙子,还有司雪。”

啸月银狼摇头道:“应该不会是她们两人。这位觉座废字诀中展现的精髓之力,入木三分,可不像是初学者的那种水平。”

“而且,她们二人,也不会剑阙的剑诀。”

啸月银狼的说辞,弈倾天倒是认同。

血魔神破封而出的时候,司雪正联合着其他三司,布下轮回大印,无暇分身和二代一战。

而且,以她的实力,也根本接不了二代一剑!

而飘渺仙子,在压阵的同时,还分心战血魔神血术化出的血影,一直都在赤炎封印里的她,也不可能是接二代一剑的觉座。

“难道会是剑阙之人?”啸月银狼将怀疑对象转向二代等人。

弈倾天没接话。

他没见过风无相等人,不了解,自然也不好猜测。

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了,正如啸月银狼所说,这位觉座很有可能便是西剑域之人!

掌握剑阙两大剑诀,又是身怀雪峰的废字诀,这样的人,会不是西剑域之人吗?

北渚皇朝。

“阿难尊者,您若是想要求见父皇,怕是会不得愿了。”

御花园内,两人并肩而行。

一人吊在身后,安安静静,可不就是龙皇太孙吗?

说话之人则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着紫色华袍,雍容华贵,看上去,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和吊在身后的龙皇太孙,面容有着七八分相似。

佛意盎然,阿难轻笑,低哦一声。

北渚忘天以为对方在疑惑,便解释道:“自十几年前二皇弟之事发生后,父皇他老人家便是不出圣地,一直在闭关中,我也有十几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

听到“二皇弟”三字,龙皇太孙的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他父亲北渚忘天,乃是北渚皇朝当朝太子,而北渚忘天口中的二皇弟,他的二皇叔,则是北渚十几年前的废太子!

也就是天刀无缺提及过的,那个杀妻戮子、以证无情道的北渚忘情!

也许,他还会有另外一个身份······龙皇太孙想起弈倾天,不由在心里自语了一句。

血魔神目光亦是微微波动了一下,眨眼恢复正常,含笑道:“小僧今日前来北渚,为的可不是渚皇大人。”

“哦?”这下子轮到北渚忘天讶异了,“阿难尊者不是来拜访父皇的?”

阿难尊者身为枯木座下入室弟子,当世佛世尊的师弟,在眼下的天痕,算是最老一辈的强者了。

能够和他平起平坐的,也就只有佛门里的一些老怪。

还有就是,像北渚、北虚这般,经历过诛魔圣战、有几千年底蕴的庞大势力,它们的一些掌门人。

他北渚忘天,虽说乃是北渚皇朝太子,分量却也没重到,值得阿难尊者亲身来访吧!

北渚忘天疑惑地看着阿难尊者。

好似猜到了北渚忘天心中所想,阿难轻轻一笑:“小僧也不是来找太子殿下的。”

北渚忘天呃了一声,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是来找他的。”阿难伸手,含笑指着龙皇太孙。

龙皇太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阿难尊者要找小儿?”北渚忘天话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阿难含笑:“正是。”

见此,北渚忘天面色也是严肃了起来,“不知阿难尊者找上小儿,所为何事?”莫非,太孙这小子在外得罪了佛门中人?

阿难尊者却是避口不提,问道:“魔神蝶、血相继现世之事,不知道太子殿下可曾听说过?”

“这般大事,人人皆知。我自然也是知晓的。”北渚忘天不知道阿难尊者问题意义何在,照事实回答道。

阿难尊者面露悲天悯人,道:“短短两年时间,两大魔神便是接连现世,魔戮天下的劫难,不久,怕是就要再度降临天痕了。”

“而他······”阿难尊者指着龙皇太孙,道:“将是应劫之人!”

应劫之人······北渚忘天不知道回忆起了什么,眼中没有骇然,反而有些奇奇怪怪、捉摸不透的情绪,沉浮着。

良久。

北渚忘天才开口问道:“阿难尊者准备如何做?”

“小僧想要带皇太孙回东神州佛门修行。”阿难尊者面容慈悲。

北渚忘天不知怎的,松气般吐了一口气,“只是回佛门修行吗?那就好、那就好······”

阿难尊者没听见北渚忘天心语,却是知道对方已然同意了,不由面色微喜,道:“太子殿下是答应了?”

北渚忘天叹了口气,道:“天痕之存亡,便是我等之生死。能尽力之处,我北渚,自当义不容辞!”

阿难尊者双手合十,大赞一声:“太子殿下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