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48章 暗袭

第648章 暗袭

浊浪滔天,九龙逐涛而行,翻波滚浪,开出一道清流,若急船破开的白色浪花。

弈倾天血脉领域尽展,踏龙而行,拥着清流,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道白色炽雷一般,划开浊气,开天辟地!

“梵白前辈也来了吗······”弈倾天没有回头,那股熟悉的气息却是毫无遮掩地向着他轰传而来,动荡人心!

弈倾天目光不由微凝,血魔神能不能拦住梵白,弈倾天不确定。

而梵白若是破开血魔神的防御,之后会不会阻止他夺取圣源,弈倾天也不知道。所以······

想到这里,弈倾天本就是提升至极点的速度,再度加快了几分,嗤啦!嗤啦!嗤啦······

紫雷乍现!在天地弥漫出通透裂痕,久久不散。

弈倾天融身血脉领域,身体上雷痕交错,在飞行中直接破风雷,身化一尾矫健紫龙,张牙舞爪,暴力地撕开了天地间层层密密的秽气。

龙躯一扭,神龙见首不见尾,再出现时,已然到了秽流天地的中枢之地。

宛若一颗心脏在跳动着的北渚圣源,浮现在弈倾天眼帘,让得弈倾天胸腔里,亦是不由自主地砰!砰!砰······不停歇地起伏着。

脱去龙身,弈倾天伸出手掌,向着北渚圣源探了过去。

因为激动,他的手掌微微颤抖着,看似不稳,实则却是不移,坚定至极。

这一刻,谁若阻他,他便与谁为敌!

就算整个天下站在他身前,亦如是!

咔嚓!咔嚓!咔嚓······相同的气息侵入,就宛若释放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一般。

北渚圣源外化出的紫色冰晶,在弈倾天指尖触碰到的那一刹,顿时,便是破碎开来!化作星光塌缩没入北渚圣源。

砰!一声轻响,失去防御,弈倾天手掌毫无阻碍地握在了北渚圣源之上。

血脉之力瞬时催动,紫气氤氲升起,若轻烟,倏忽一卷,环绕弥漫在紫晶表面。

被北渚血脉激发,北渚圣源顿时轰然一震,灰色邪气自晶体内部的脉络被逼出,纯粹无暇后,紫色圣气在脉络中流淌。

若百川汇海,涌入弈倾天掌心的穴窍,贯彻弈倾天的四肢百胲,最后尽数汇聚在弈倾天心脉之处。

血脉宛若被点燃了一般,阵阵龙啸雷音,在弈倾天体内轰然炸开!

九龙逐涛而行,纠缠成一个紫色光球,若一方浑圆世界,在邪流天地撑开,压迫着浊流猛然一震,向下一沉!

像是江河中流被四方炸开,露出了久不见岁月埋藏的河床······

“沧澜······”江河分流,一缕濯人心的蓝芒,瞬间映入弈倾天的眼帘,分流的另一边,秽气滔天!

北渚圣源入体,弈倾天不由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

危机乍生!

阴冷寒意若针扎、刺入弈倾天身体的每一点。

已然来不及回头,弈倾天猛然就是翻掌,剑指雷霆后点,指尖舍利子浮现,破竹般,洞向莫名危机!

砰!一声炸响,舍利子破碎,佛火轰然爆开!

指尖剧痛传出,弈倾天剑指再往后迫入一分,黑芒升起,金戈气息溢出,铿锵作响。

瞬息间,两人交手已过十几招。

对方偷袭带来的压制优势退去,明了想要斩杀或者重创弈倾天的机会已然失去,鬼魅身影暗骂一声,转身便是欲退走。

“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弈倾天抺去指尖一滴血珠,黑色锁链在他五指之间缠绕着,漫延。

另一端若禁锢,锁在了偷袭者的脚踝上,死死得!

“你······”鬼魅身影才开口,惊骇便是浮在了他眼中。

却见弈倾天猛然一扯封侯锁链,再然后,狠狠转动起来,抡圆,腰一弯,便是若炮弹一般,向着浊流天地砸了下去!

急速的洞穿,剧烈的摩擦,再加上舍利火在锁链上的漫延,鬼魅身影一身暗袍,眨眼间便是付之一炬,被燃了虚无,露出内里被灼烧得有些发红发黑的晶莹白骨,正是······

北虚一族!

“死!”弈倾天长喝一声,手中骨枪化出,抛出,若奔雷,白色湍流才现枪尾,黑骨枪头已然抵在了白骨眉心。

下一瞬,大地震动,白骨直接被钉死在了河**,咔嚓一声,崩解成一地尘埃齑米分。

收起封侯骨,弈倾天眼中冷意,久久不散。

他刚化纳北渚圣源的时候,正是心神最为放松的时候,对方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

他和北虚一族,说起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至少没有你死我活的地步。

单单只是骨魃的死,不足以解释对方方才的刺杀行动。

“是那位觉座吗······”想起对方身怀极天剑阙两大剑诀以及飘渺雪峰的废字诀,弈倾天眸内惨白,波波泛起。

所有的念头转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杀敌的下一瞬,弈倾天身还未动,不熟悉的话音,已然鬼魅传来!

“五龙法印······”弈倾天耳边不断回荡着这四字,身影被卷入虚空,天空啵得一眨,他整个人霎时便是不见了人影。

“一字白!”

梵白一笑,拈花一指点向血魔神,若言出法随,天地秽气瞬间褪去,白色佛国降临,血魔神如入地狱,炼火不断!

天地震动,两人早已战至忘我,绝学层出,再无压制。

血魔神被佛国镇压,嘶吼不断,血海侵天蚀地而出!

梵白面色不变分毫,指化琉璃色,周身穴窍放光,无垢净琉璃佛体,光芒璀璨!

佛之力融入四绝学之二指琉璃,化作滔天破浪一指,轰然点出,抵在了挣扎不得脱身的血魔神魔体之上!

顿时,血魔之躯被化琉璃之色,暗色细纹浮现,清脆炸响不断。

若玻璃破裂一般。

血如涌泉,从魔躯裂痕汨汨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