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51章 杀

第651章 杀

“该死啊!”血魔神十字血斩不断挥斩而出,落在三千黑莲上溅出璀璨火花,却是斩之不破。

梵白的四大绝学,一字白,指琉璃,三千莲花,天净火,乃是依据他的佛火白琉璃莲花净火所创。

三千莲花是四招之中惟一的防御之招,在梵白还未脱困的时候,弈倾天最强之招八极封天,也只是破过七朵白莲而已。

如今这一招在梵白蜕身成魔佛的情况下施展,防御之力更是莫测起来。血魔神想要破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本座破不开你的防御,那就看看······”眸子中冷光闪耀,血魔神狰狞一笑:“阿难能不能破开!”

语落,血魔神面容瞬时一变,阿难浮现,魔、佛不断轮转。最后形成一体两面奇景。

一面是魔,手持天魔器十字血斩,狰狞邪笑。

一面是佛,手持佛圣器杀戒,慈悲面容,口颂:“杀戒不戒杀······”

佛魔一体,血魔神抬手扬起十字血斩,血色十字轰出。阿难杀戒出鞘,佛气溢出,不戒之杀斩出。

红芒、金芒交缠,佛、魔之力瞬时汇聚成斩天之力,轰斩在黑莲上,黑焱被溅起的同时,咔嚓声骤然响起!

三千莲花的封困内。

秽魔神被黑色佛国镇压、被灭世黑焱灼烧,嘶吼不断!

外界震动传出。

一直不动声色的梵白抬头看天,一缕血色夹杂着金色从裂缝中溢出,梵白微皱眉。

“阿难出现了吗······”梵白一脚跺地,黑焱成气波轰隆一声直接将秽魔神轰入地底深处,镇压起来。

随后梵白双手一撕,三千莲花被他收入体内,人影一闪,便是出现在了血魔神身前,单手向着对方抓了过去。

“切!你真当你无敌了!”见秽魔神只是被暂时镇压,血魔神放下心来,魔之一面挥动十字血斩切向梵白的手掌。

佛之一面阿难杀戒扬起,斩向梵白头颅!

魔、佛双击而来,梵白面色却是不改分毫,抓向血魔神的手掌,变掌为指,指化琉璃,直接点向了十字血斩的剑身!

另一只手却似好无防御,直直接向了佛圣器杀戒。

“找死!”血魔神冷笑一声,气势轰荡,十字血斩上剑罡波出阵阵血色涟漪,扭曲之力传出,剑锋挡向琉璃指。

阿难面容慈悲,杀戒圣光清洌,毫无阻碍地斩在了梵白手掌,入肉三分!

血魔神讥笑,血色剑锋已然好似闻到梵白佛之血的味道,微微颤抖起来。

一声清脆的金戈交接声乍响后,余音不断荡开,波出金色圣气、腥红魔气皱纹,传荡天地!

“你、你······”血魔神眼神有些呆愣,不可置信地看着梵白。

梵白琉璃一指已然点在血魔神的胸口,琉璃陷入魔体!

而血魔神斩向梵白的一剑,却是被佛圣器杀戒挡住,剑柄没在阿难手中,握在了梵白手里。

“你难道不知道······”梵白指尖佛气吞吐,将血魔神轰着倒滑开来。

“佛圣器,杀戒······”梵白抬手扬起杀戒,遥对血魔神。

“本就是我之佛兵吗······”语落,梵白杀戒猛然斩出,成金色一线天,自血魔神、阿难两体分界处,笔直穿过!

“啊!啊!啊······”一剑穿体,血魔神瞬间被重创,魔体崩解成无数晶莹血珠,倏忽一卷,洞穿天地,向着远方逃逸而去。

“早在三千年前,你我就该死去的了,何必逃呐······”佛音忽然响起,被梵白一剑分开的阿难,无视时空,若一体,直接融入了血魔神体内,逼得对方再度现出魔体。

“阿难!三千年岁月,你我早就是一体了,我死!你也死!你真不要命了吗!!”血魔神面容扭曲,在佛、魔之间不断转换着。

阿难面容浮现,嘴角含笑,“从你我再出的那一刻开始,小僧就没想过要继续活下去。”以不佛不魔的姿态苟活着······

“所以你才会来此!”血魔神脑海中灵光乍然一闪,“引导我兵行险招来北渚,释放佛圣器气息引梵白来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为了形成一个对我的必杀之局!”

阿难轻笑不语。

佛体大光明琉璃身光华大放,无尽光明溢出,血色被净化,秽气被净化,天地间的一切,好似都要被净化一般。

“不!不!不······我不要和你一起死!!”血魔神面容狰狞,身体努力向前伸着,要将自己从合体中硬生生拽出来一般!

“你我同入无间吧······我佛慈悲!”阿难轻笑,转头看向梵白。

“师兄。”阿难面容安详,轻声道:“杀!”

“杀了我!”

杀了我!!!梵白魔意双眸现出挣扎,“杀”字不断的他脑海轰荡着。

杀?

不杀?

杀不杀?!

“杀!”阿难轻语。

“杀!”梵白低吼。

杀戒挥出!

不戒之杀!

“我不要死啊!!!”必杀之意轰入眼帘,血魔神胸口猛然洞开,血源飞出,印在十字血斩剑柄凹槽处,天魔器之威再涨!挡向必杀之招!

砰!咔嚓!

杀戒剑锋斩在血源上,崩碎之力轰然暴开,血源破碎,十字血斩裂痕浮现!

魔体炸开!!

“我恨啊!!!”空间波动传出,残存的小半数血源被突现的一白衣人卷成一滴剔透的血珠,瞬间远去。

只留下血魔神怨恨入骨的话音,在天地不断回荡着,久久不散······

“师弟······”自毁佛体,阿难形神俱灭,只残留下最后一缕意识,浮在梵白躲前,若镜花水月。

“师兄。”阿难轻笑,“血魔神不死之体已被你我所破,被斩了一次轮回的他,失去不死之体已然不足为惧。可是······”

“你放心便是。”梵白手中杀戒微紧,“不论是谁救走他,杀戒之下必诛血魔!”

“那就好、那就好······”阿难看向神州大地,目露眷恋。

最后一点意识,破碎。

“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