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69章 断臂

第669章 断臂

“南宫苍,你自己想要找死,那就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见南宫苍已然察觉自己目的,蝶魔神眼中杀机窜升,魔意涌动,在天地化出死月之景。

冷光所照之处,死亡席卷,寸草不生,一切生机湮灭开来!

“死亡之月吗······”想到弈倾天身上残存的死月本源之力,南宫苍了然,蝶魔神并未化纳所有死月本源,心中忌惮稍减。

他单手虚空一抓,烈焰侵袭,神剑赤炎化出,惊神骇魔!

“朱雀破天华!”手一扬,南宫苍手中赤炎轰然斩出,朱雀舞动,星辰陨落,滚滚洪流洞出。

没有斩向蝶魔神,却是轰动乾坤地沉向了血坑内,蒸干血气,撞向血源。

裂痕在晶体上浮现,血魔神吼声传出,痛不欲生!

“南宫苍!你找死啊!!”

南宫苍灭绝一招轰出,蝶魔神杀意前所未有地沸腾起来,冷扫南宫苍一眼,蝶魔神却是不得不,转身救援血魔神而去。

得到喘息之机,南宫苍身影幻化,手中剑势余威被赤炎长空一卷,化作滚滚洪流,浩浩荡荡穿过天地,将绝千机、琵琶女王、暗影之王尽数逼退开来!

“离开!”

他们几人阻挡的这段时间,只要花馫不是傻子,他和南宫玲珑两人早该是脱出生天,南宫苍几人自然没有再战下去有必要。

而且,魔体解封部分的蝶魔神,实力深不可测,生死交锋,南宫苍没有一丝胜的把握。

为免被蝶魔神追踪到花馫下落,南宫苍卷着南宫落两人,撕开空间,向着相反方向而去,眨眼无踪。

“该死啊!南宫苍,你真是该死啊!!”血源被赤炎再创,血魔神伤上加伤,嘶吼不断!

南宫苍这一剑,算是一下子就是毁了他百日之功,眼下这种时机,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蝶魔神俏脸发寒,“他们逃不走的!”

十万大山外,弈倾天和冷孤寒的身影,悄然浮现,山内风云变色,气冲斗牛,让得他们两人,面色也是不由微微变化起来。

“没想到,蝶魔神也会出现在十万大山。”弈倾天深深呼出一口气,识海中,古佛心与死月不停轮转着,阴阳相济,化解着被蝶魔神牵动的气息。

“这种局面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不过······”冷孤寒扯了扯嘴角,道:“还好,你多通知了一人。”

“只要南宫苍等人,能够撑到他赶来,眼下的危局,也就不算是什么大事了。”

弈倾天点点头,两人注目远视间,红日如轮,带着剧裂的音爆,渐行渐近地轰向了两人。

“这是······”弈倾天白瞳显化,远处之景被收摄到眼前。

“是九龙离火炉!”看清之后,弈倾天一声惊呼。

话音才落,他的身影已然瞬闪而出,炼虚之术形成光束,将他与九龙离火炉之间的天地元气,炼化一空!

迫使九龙离火炉,脱离锤天之王好不容易形成的束缚,急速轰向了弈倾天。

当!

单掌托天,弈倾天接住飞来的九龙离火炉,功力运化,将巨鼎缩成一个小香炉,光华一闪,收入体内。

轰!

不发一言,雷霆一击破空而来,空气被击爆,炸向弈倾天。

“一气动山河!”

遭遇突袭,弈倾天身子不退反进,双手划圈,腹部微缩,将来袭之招团成一道光球。

倏忽一转,反弹而回,轰向了锤天之王!

“小辈找死!”锤天之王暴吼一声,挥手格挡开能量球,双锤舞动,便是砸向了弈倾天。

弈倾天先是夺鼎,再是反抗于他,早就是让他不耐烦了。

特别是在他魔体被毁的情况下,弈倾天如此举动,就像是在**裸得挑衅于他,刺耳地嘲笑他!

轰!

巨锤轰落,天地塌陷,凝成一个吞天噬地的黑洞,欲吞没弈倾天。

黑洞吞噬而来,弈倾天身影冷立长空,单手一伸,草木涌动,青玄化出,由下而上,若开天辟地,划破黑洞。

青色乍分天地,成一线,继续斩向了锤天之王!

当!当!当······魔锤轰碎剑芒,锤天之王目光紧锁在弈倾天手上,惊呼不可抑制,“神剑青玄!神剑青玄!!你是弈倾天!?”

“锤天之王?”弈倾天看清对方面容,心脏不由一紧,随即却是暗道:“不对!锤天之王乃是初入泰皇的魔族王者,这般气势,可是只有地皇中期的模样,莫非······”

弈倾天目光落在锤天之王周围空间不稳的波动上,隐隐间明白了什么,心中忌惮稍减。

而锤天之王从明白弈倾天身份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瞧到弈倾天上下打量着他的眼神,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嘲笑,心中暴虐骤升!

“本王修为再如何被削弱,又岂是你这个小辈可以小觑的!”锤天之王魔锤轰动,对砸向弈倾天,想要挤爆对方。

弈倾天扫了一眼被魔族大军包围的冷孤寒,心下微松一口气,青玄直接碾上了魔锤,铿锵乍鸣!

草木生雷,化出一大片雷海,电得锤天之王身体发颤,体内魔气流动缓慢起来。

趁此时机,弈倾天欲速战速决。

沐浴雷海之中,弈倾天心念一动,佛门神通,一念定生死再出,借雷之力,威能再增,直接引动锤天之王体内伤势,生机被强势抺除!

修为一跌再跌!

危机乍临,锤天之王猛咬舌尖,魔意沸腾,硬生生地,从一念定生死中挣脱出来。

生机流逝被抑制的下一瞬,锤天之王怒目圆睁,还未出招,三千浮屠已然碾压而来!

其上,三十佛尊睁眼,拈花一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魔意消减,佛意普照,魔王嘶吼!

痛不欲生!

弈倾天眸冷,苍穹一瞬,出现在锤天之王身前,剑道合一,斩出日月失色的一剑。

剑芒占据锤天魔王眼眸,死亡被无限地放大起来,“我不甘啊!”

他堂堂一个魔王,怎能死在弈倾天这样一个小辈手中!

“怎能!!”

不甘被死亡压迫放大,锤天之王被慑心神,挣出一丝,猛然一个侧身,避开了弈倾天致命一杀。

嗤啦一声,乍响!血花冲天而起。

一剑出。

魔王断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