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84章 魔龙

第685章 魔龙

“九尾天狐!妖界之主!”弈倾天心湖微震。这可是一个力抗天魔星、碾压魔神的绝代高人啊!

“你们来了。”弈倾天心绪波动的时候,熟悉话音传出,啸月银狼一步千里,现身在弈倾天三人身前。

他目光扫过弈倾天三人,最后落在了铸天圣手身上,微微透出询问之意。

铸天圣手拱手道:“不负所托,神兵已成。”

妖族千千万,九大妖王却永远是惟一的。一代代传承下来,现任的九大妖王,即便妖龄再小,也没有人会将他们真正当作小辈看待。

“那就好。”啸月银狼轻应一声。

这段时日,弈倾天等人身处十万大山炼兵,一点也不轻松。他们何尝好过?九巍山吸引了人魔邪各方势力的关注,稍有异样,就能引牛鬼蛇神,兵戈烽火不断。

“该注意之事,你们两个应当都明白了吧。”放松的心绪再度绷紧,啸月银狼银眸一转,看向了弈倾天两人。

这是弈倾天第一次来九巍山时,他就仔细提及过的,眼下也只是为了确保不出纰漏而已。

弈倾天、冷孤寒对视一眼,两人微点头。

啸月银狼犹自不放心地道:“九巍山复苏后,我等九大妖王会承接妖王之力,汇合娘娘天妖之力,以九巍山地脉为基,施展九巍妖神界封。”

“妖王初步复苏之力,应能将魔龙实力压制到地皇之境,而妖神界封内,能容纳的多余地皇,极限便是两个。”

“到时候,弈倾天,你和裂地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只能一肩担起斩杀魔龙的任务。”

“败,则死!”

九大妖王承接妖王之力,不是一蹴而就的,弈倾天和冷孤寒独战魔龙的时间,便是妖王能安心承接妖王之力的时间。

时间越长,自然越好。

若是弈倾天两人未能抗到,妖王足以抗衡魔龙的时候,弈倾天两人死后,轮到的,自然就是妖神界封内的九大妖王和天妖神王。

“界封之外不用担心吗?”铸天圣手问道。

“妖神界封从外不可破。”啸月银狼淡淡道。

除非,他们九大妖王有其中之一死去。

或者,九巍山地脉有一被破。

九巍九柱撑天而立,上有九色光华闪耀,中有狐首紫眸璀璨。

啸月银狼腾空而起,披月而行,“解封!”

一声轻喝,一粒紫色水晶被他打出,在九色光华照耀下,折射出缤纷瑰丽之色,啸月银狼手中印诀瞬时起。

月华朦朦,紫水晶逐渐被拉伸扭曲成一道圆融符印,如同鸟雀归巢一般,印在了狐首眉心处。

霎时,紫意璀璨而起,化出一层水波般的紫色光环,从狐首开始,由上而下,波及开来。

所过之处,九巍山灰岩轰隆开裂,散成漫天灰粒,九色光华从细缝中微微溢出,愈来愈强盛,夺目!生机涌动。

“妖神界封!”

天地无人,有声回荡。

九巍九柱,有九色光华冲天而起,融合狐首之力,形成一道粗大的光柱,开天辟地而起,在最高点炸开。

像是烟花绽放一般,散成不可计数的芥子微粒,向着大地铺去,完美地融成了一道半球形的光罩,上有九色轮转波动,妖气冲天!

“九巍山不醒,魔龙不复苏······”大地深处,有沧桑话音响起。

略显迷糊的音调,随着拉长,逐渐地变调成吼天裂地了,魔威骇人!

“御天!九尾!本座今朝再出,你们准备好迎接吾之怒火了吗!”

魔之怒火喷涌,大地瞬时被崩飞而起,宛若被大风卷起的草皮一般,天崩地裂。

一道灰影破地而出,魔流横扫,九巍山内部,一时陷入魔化之天地,草木皆摧!

“剑起风雷!”

魔化天地中,弈倾天脚步腾挪,一剑勾动天地风雷,破魔流,直刺而出,轰向了魔影。

战斗早就是开启了!

风雷之力噼里啪啦轰出,如同游蛇一般,无踪飘渺,不可捉摸。

在即将接触到魔影的时候,却是骤然连成一线,笔直刺向了魔影要害之处。

藏杀于虚无!

“不错!”杀招袭来,魔影不见慌张,赞叹一笑。

他一手平平伸出,像是捉蛇七寸一般,捏住风雷,魔意涌动,风雷瞬灭。

魔手伸出一指,直直点向了风雷后的弈倾天,欲捏风雷一般,再斩弈倾天!

“陨落星辰!”

六星环绕,冷孤寒一枪洞出,天地塌陷出黑洞,直线轰向了魔影。

让得对方微微轻咦一声,魔指倏然一转,变指点向了连珠六星。

急促暴裂声中,魔影瞬息而退,六声暴裂,六次退步,“妖族难怪敢复苏九巍山,原来,你们早就是有所准备了。”

“想要借机一举斩本座轮回,彻底绝灭本座再生之机吗!”

弈倾天、冷孤寒轮流的试探一招,何尝不是魔影的试探?

短短两招,弈倾天、冷孤寒确定了某些事实,魔影也是已经瞧出一些端倪。

“不过,就凭你们两个毛头小子,就想斩杀本座泽!”

“你们觉得可能吗。”魔神泽气盖苍穹,魔流窜动。

他耳垂有魔之龙作耳环,随魔神泽心绪波动,起伏着,要复生一般。

魔龙、魔龙!

魔与龙!!

一魔神!

一魔龙!

这才是魔龙!

“杀不杀得了你,战过才知道。”弈倾天长剑一引,风雷再蕴,接天连地,气贯九霄。

重铸白骨碎神,为得,便是诛杀魔之龙!而这,是冷孤寒的职责所在。

弈倾天要对付的,则是剩下的魔神泽。

弈倾天、魔神泽双眸对视,气势交锋,虚空有炽雷绽放,天地游走,愈发助长了弈倾天的剑势。

见此,魔神泽不再耽搁,任由弈倾天蓄势,他双膝微弯,一手拍出,轰然触地。

大地猛然裂解,瞬息软化,塌陷漫延开来,“没地!”成势!

一息之间。

桑田化沧海,山峦成沼泽,吞没一切的力量成连天之势,劈头盖脸,浩浩荡荡地向着弈倾天倾覆而来。

要埋葬弈倾天于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