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02章 碾压

第702章 碾压

三罪并罚,你今日必死!必死!!······必死!!!弈倾天话音冷然,在天地回响着,若浪潮一般,不断地轰入了司雪耳中,渗入她心中。

让她颤抖,让她骇然,让她惊惧。

让她压制不住,率先出手了!

“弈倾天,你以为你是谁?”

“能定我生死?!“

“别说笑了!!”

话音还未落地,司雪手掌便是一拂身前虚空,冷光闪耀中,剑器浮现而出,剑身镂空,有蓝色冰流在其中缓缓流淌着,弈倾天目光触及剑身,冻意能入骨髓一般,让他身体微紧。

“天刹吗?”弈倾天轻语一声。

“不错!正是剑碑楼十大神兵之一的天刹!你能死在它之下,也不算是辱没你了!”司雪手微摆,天刹激出一道三丈长的冰蓝剑气,冻结空间,向着弈倾天斩来。

“不辱没我?它落在你手中,那才算是真正的辱没!”弈倾天不欲与司雪纠缠,脚下苍穹瞬展开,若惊龙一般,直接避开了天刹一击。

轻喝一声,弈倾天翻掌凝气,聚于掌心,霸道元气涌动,像是滚滚狼烟一般。一掌拍下,天地震动,掌印直接向着司雪按落而下,以霸道克她,碾压她!

一掌宛若神魔,司雪直面这一掌,呼吸几乎停止,身体麻木不能动一般,她下意识地便是横剑在身前,挡向了弈倾天势如破竹的一掌。

轰!一掌盖下,天地轰动,落在雪峰众多弟子眼中,只见,一掌、一剑轰在一起,弈倾天和司雪身子皆是微微一滞,随即,冰流顺着天刹直直向着弈倾天的手臂蔓延而上。

眨眼间,便是将弈倾天整个人都是冰封在其中,宛若一尊冰雕一般。

司雪掌门胜了······这个念头,还未在众多弟子心中成形,那凝滞的两人身影,皆是微微一动。

随之,噗嗤一声,司雪吐血倒射而出,神兵天刹内冰流晃动不歇,不断削减着弈倾天附骨般的霸道掌力,

弈倾天一掌落。

司雪败!

“一般无二的修为,为何他会这么强······”司雪心中骇动,握剑的右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弈倾天这一击,若不是有神兵天刹为她削减了一部分力量,怕是,她当场就要重创了。

弈倾天能诛魔,他之实力当真骇人!

而且,弈倾天这一击下,让她真正确定了一件事实······

“弈倾天,他真得想要杀我!”司雪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不敢。再暴露在弈倾天视线范围内。

她心念一动,幻术展开,向着弈倾天轰去,企图短暂地困住弈倾天。

而趁着这个空隙,她身影一晃,便是向着雪峰深处飞去,想要借其他三司之力,镇压弈倾天。然而,弈倾天岂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幻术袭来,弈倾天心不凝尘,他手指一点虚空,相思错再现,赤炎轰然袭出,灼魂之力在天地浩然滚动,幻术瞬息被破!

“想走?没那么容易!”司雪骇然,弈倾天冷然,一瞬之间,出现在司雪身后。

一言不发,弈倾天翻掌便是向着对方背后轰出一掌,不留情!

“该死啊!”脱身不得,司雪只能仓促转身,精神力凝冰冻之力,不断挡向弈倾天的杀招。

砰!砰!砰······一掌落,一声炸响,弈倾天一步一进,一步一掌。

司雪一步一退,一步一伤,衣袖炸开,露出白皙皓腕,却是有着道道狰狞血痕,在其上蔓延着,她身体上更是血如柱涌,将白衫染红。

眨眼间,这位飘渺四司之一的司雪掌门,在弈倾天霸道轰击下,彻彻底底地成了一个血人,

弈倾天一声轻喝,最后一掌落下,他力再提,黑流涌动,欲要一掌结果了对方。

司雪心骇动,她猛得一咬牙,一掌轰出,没有拍向弈倾天,反而直接拍在了身前的天刹之上,剑成流光,向着弈倾天激·射而去。

“弈倾天,我说过,你会死在天刹之下的!”司雪狠辣一笑,她心念一动,勾动天刹内符文之力,要爆掉这件神兵,只求斩杀弈倾天。

嗡!嗡!嗡······剑有灵,欲毁之际,不停颤抖起来,弈倾天手一翻,欲直接镇压天刹,他面色忽得一动,手中现出剑碑楼,在天地一旋,化出了剑碑楼的本体,向着天刹压了过去。

两者接触,有冷冰在剑碑楼上蔓延开来,司雪冷笑,剑碑楼是神器不假,但是,弈倾天想要以剑碑楼强行收服天刹······

那也要看看,谁才是天刹真正的主人!

司雪心中念头才落下,她的面色瞬间便是变得难看、骇然起来。

却见,方才还在不断反抗着弈倾天收服之力的天刹,此刻却是宛若遇到了真正的主人一般,冰流消融,化作一抺流光,直接没入了剑碑楼内,再无一丝波动传出。

直接就是断了司雪的感应。

“怎么可能?!”眼见这幕,司雪不可抑制的叫了起来。

天刹虽然不及诛魔圣器,却也是剑碑楼一百零八位上前十的神兵,哪里有这般轻易就能让人收服的。

更不要说,还有她之个未死的主人在。

你倒底使了什么妖术!司雪心中波动不已,极招被逼出,她双掌运化,一手并出剑指,指天而立,一手成掌,下压触地。

冬之埋葬一切的死亡气息,瞬息弥漫开来,这一招,正是飘渺雪峰四大神诀之一的······

“废字诀!”

“古往今来。”

“亘古洪荒。”

“神魔皆废。”

冷音之下,波光粼粼的时间长河,在司雪脚下浮现,雪花飞舞,在她掌心渐渐凝成一团,如同银装素裹的雪之国度一般。

雪美,却能埋葬一切。

司雪一掌落,向着弈倾天轰来,弈倾天身影不动,他只是冷冷一笑,负后的左手从袖袍中探出。

“我的废字诀是你主子教得,而你的废字诀却是我教的,你欲拿它来对付我?”

“司雪,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手掌探出,弈倾天身上埋葬气息,瞬息化出天地波纹,向八荒席卷开来。

“今日,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废字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