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29章 去六根无垢

第729章 去六根无垢

梵白见此,冷笑更深,“身怀去六根无尘佛体,修得又是最为契合你之佛体的空之源,如今,你却连空见之珠的七情六欲之力,都是镇压不住。就爱上网?l。”

“了无,看看现在的你,你还敢说,自己不是渣渣”

“梵白你真是该死啊”长久岁月消磨下,了无自认已经磨尽了对梵白的恐惧。

然而,在今日再度对上这位异类的佛门师兄的时候,了无却是发现,他一直在自欺欺人。

空见之珠的反应,清晰地告诉了他,在他心底深处,梵白给他带来的黑影,如同毒癌一般,仍旧扎根他心灵深处。

到死也不会消散

“给我去死”

恨意不断涌出,了无不再压制,空见之珠转动,十三色流转,吸收他之恨意之后,这件双刃佛圣器,威能再增。

挟了无七七情六欲之力,随了无身形挪移,击向了梵白。

了然空见之珠威能,梵白不敢被珠芒击中,杀戒横扫,手起,手落,尽是大开大合的霸道剑招。

杀戒与梵白心意相融,它杀与不杀之意汇入梵白一招一式之中,让剑之威能在挥洒之间,爆发地酣畅淋漓。

空见之珠一时都是不由被梵白所克。

见此,了无恨意再增,一手扬珠,他另一手轰然举起,佛体去六根无尘被他催至极点,在他掌中汇成滔天之力,一落之后,便是轰然向着梵白砸下

去六根,去六尘,佛体之力荡漾开来,梵白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尽断,眼不能视,耳不能闻,鼻不能嗅,舌不能味,身不能触,意不能识。

他之战意被削减尽无,存在之感被剥夺,如同陷入无边黑暗之中的活死人一般。

“去死”六根被剥夺之际,了无再出一掌,“断红尘”

断人红尘,送佛归天

“无垢。”

葬送红尘之力袭来,二字“无垢”忽得传出,了无掌力未落,梵白周身白芒,却是瞬息大放,身躯无垢,似琉璃。

本就无垢,六根不存,何来剥夺

了无面色大变,掌力再摧间,梵白一语再落,“指琉璃”

闭目,身不动,梵白一指点出,直直轰击在了无掌心之上。

轰隆一声,去六根之力与无垢之力,顿时轰击在一起,双佛佛体之力轰荡。

天瞬息崩。

地霎时裂。

龟裂在两人佛之体上同时蔓延开来,血色在天地抛洒,一招之下,两人皆是受创,被爆炸之力炸飞开来。

双佛之力震天慑地,形成的冲击波,贯穿而下,轰击在明心见性四印上,让得四印晃动不已,险些破碎开来。

四人同体维持四印的普明四人,受到双佛之力冲击,顿时齐齐喷血,金色光团破碎,金芒暗淡,落出四人的本体。

“这就是佛尊之力吗好可怕的两人”

他们四人一体之下,激发出的明心见性四印,能将他们的力量成百倍成千倍的暴增起来。

然而,就是这样的他们,面对这般力量,也是不敢轻言能敌。

这便是佛者与佛尊的差距

受到双佛之力影响的,不仅只有普明四人,就连身在大阵内的弈倾天、罗刹鬼宫一干人等,也尽数地被不似人的佛之力波及。

轻者体内元功紊乱,重者直接受创。

甚至被轰死

“好强的力量两股力量中的一股应该是梵白前辈的。”

大阵内的弈倾天,借助古佛心之力,在体外化出空之本源,将层层波动之力消融开来,对于梵白的出现,弈倾天并没有感到意外。

至梵白脱困起,他大半心便是放在了魔神蝶的身上,魔神蝶犯鬼宫、欲斩杀鬼罗刹,梵白的出现,也在弈倾天意料之中。

而能和梵白一争高低,且心术不正,又是能使唤明心见性四佛的佛门尊者

“也就只有了无了。”

“依战斗波动来看,梵白前辈和了无尊者的实力,当在伯仲之间,想要将破阵希望全部寄托在梵白前辈身上,倒是有些不现实。”

“如今之计,只能再找他帮忙了”

心中念头落下,弈倾天身影渐渐虚化,再出现时,已然进入了剑碑楼第七层。

“外面情形如何了”弈倾天身才现,空中金球内便是传出话音。

双佛之力的余波,虽不能打破剑碑楼的防御,却也是被难逃同为佛中尊者的他的感应。

情况危急,弈倾天也不啰嗦,直接道:“我们所有人都被普明四人封在了明心见性四印内,梵白前辈出过手,应该是想要打破大阵,被另外一位佛尊拦住了。”

“另外一位佛尊”对方沉默之中,弈倾天直接问道:“明心见性四人的存在,是你告知我的。这四印的破除之法,你应该也知道吧”

空中那人缓了缓话音,道:“明心见性四印,需以修为相当的四人合力维持,四人合一,攻一便是攻四,一人守便是四人守,四人力量的共享,完全没有时间空间的阻碍。”

“更为可怕的是,这四印能将四人合一之力,再增百倍千倍,普明四人皆入了巅峰之境,虽未悟道源,四印合一之下,杀泰皇强者,仍旧如屠狗一般。”

“你想要破阵,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我想要破阵是不可能之事,那梵白前辈呐”弈倾天注意到对方话中漏洞。

“若是巅峰时期的梵白师叔,不说是普明四人施展明心见性四印,怕是如我一般的四人四印合一,也不见得能够困住他。”

“然而三千年的封困,让得梵白师叔功体衰退,虽有所修复,怕暂时也难现现巅峰之力,想要破阵,千难万难。”

千难万难弈倾天轻笑,“阵不可破,你还能这般从容不迫想来,这四印也不见得是一定不能破得了。”

“只是想要成功有些难而已,我说得对吗”

退出剑碑楼后,了然破阵之机的弈倾天,身影不滞,一个闪烁,便是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在他头顶上方触手可及之处,明心见性四印,如同四张符纸一般,悬浮在空中,有层层金色锁链,从四印上蔓延而出,勾天连地,消融着阵内众人的功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