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731章 敌友

第732章 敌友

闻言的阿修罗,只是轻轻抬了抬眼皮,看了对方一眼便不再说话。

而与他站在一起的鬼罗刹,却是讥讽一笑,“你若是肯为奴为仆,兴许,我罗刹鬼宫会愿意成为你的一处护身之所,免得你魔神蝶成了那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鬼丫头。”魔神蝶轻哼了一声。

她也是看中了鬼罗刹的天赋和鬼邪身份,这才会接连两次想要招揽对方,却不是存了一定要收对方于脚下的心思。

毁去好了。

几人说话间,了无和普明四人也是汇在了一起,落于一方,与梵白几人以及魔神蝶鼎立三足,相互牵制着。

而见弈倾天等人未和魔神蝶动手,了无面色一沉,指着弈倾天怒道:“不助我佛门诛魔,反而助魔神蝶脱困,弈倾天,你之罪,罄竹难书!”

弈倾天一击之下,气空力尽,又是被余波之力波及,实在懒得搭理对方无耻之言。是以他只是微睁眼,淡淡看了对方一眼,便是再闭目,不说话了。

如此简单的几个动作,落在普明四人眼中,却是让得他四人怒意轰然而下,指着弈倾天喝道:“弈倾天,尊者与你说话,你敢不答?”

“你心中,还有没有,对佛门的敬畏!”

“对苍生的敬畏!”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弈倾天一言不发,鬼罗刹却是嗤笑一声,“真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气派啊!你们佛门,什么时候可以代表天下苍生了?我这个苍生之中的一员,怎么不知道。”

“佛门乃是天痕独一无二的圣地,天痕千百年来的兴亡,全寄于佛门一身,佛门不能代表天下苍生,还有谁能代表天下苍生!”了无开口,淡淡说道。

佛门本就该唯我独尊,这些不服教化之人,早就该从天痕剔除出去!

“天痕千百年兴亡寄于佛门一身?”鬼罗刹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了无,你还真会说笑话啊!说得好像诛魔圣战时期,全是你们佛门在出力一样!”

“难道不是?”了无淡淡道,“没有我佛门,你们这些人,永远只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早就是被天魔屠灭,淹没在历史的风沙之中。”

“如今不思回报,不尊我佛门之令,当真是忘恩负义之辈!”

鬼罗刹嗤得一笑:“诛魔之战,古佛出力之处,我们这些受惠之人,自不敢忘!只是,这关系你们佛门什么事?”

“古佛是古佛,你们是你们。”

“再说,那一战,天诛前辈、剑阙的剑老、南宫的无赦,还有我祖先鬼帝,哪一个,不是以身葬魔!”

“说到出力,天痕这片土地的和平,是当年如他们这般,死去的各位前辈们用命换来的,与你们现在的佛门何干!”

“与你何干!”

“你居然敢大放厥词,说我等该尊你们佛门之令,我鬼罗刹今天倒是想要问一问你,是谁给你的狗胆!”

鬼罗刹一步踏出,鬼煞之气轰鸣,借鬼宫之力,层层轰向了了无。

让得对方面上阴冷一闪而过,只是一个初悟道源的小辈居然也敢如此挑衅于他,当真是该死至极!

“若无梵白护你,今日,我就能灭了你这鬼邪之辈,一正我佛门声威!”了无冷哼了一声。

他目光扫过魔神蝶,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中忽得闪过了一丝诡异之色,笑道:“蝶大人,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你认为如何?”

魔神蝶轻哦一声,状似好奇,问道:“什么建议?”

了无伸手指了指梵白四人,道:“大人觉得,以这四人之力,可能抗住我与蝶大人的联手?”

魔神蝶玉指轻点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好似在认真思考一般,良久她才道:“不能。”

“我也觉得不能。”了无轻笑,对梵白四人一一点评,“这四人之中,有份量的,只有梵白一人而已。”

“弈倾天应当是得了观心自在所传的启佛尊之法,再加上古佛心之助,才能在三月时间里让佛道入巅峰。”

“他,不足为惧。”

“明心见性四人,随便一人,就能败他。”

了无淡淡说着,要不是弈倾天此人机缘巧合得了古佛心,弈倾天根本入不了他眼界,一个好运的小子而已,当然不足为惧。

“至于鬼罗刹和阿修罗,一个初悟道源,一个悟了三成道源,虽有些麻烦,但对蝶大人来说,也是翻掌可镇压的蝼蚁。”

了无目光炯炯地看向了魔神蝶,道:“只要蝶大人肯与我联手,一朝而已,就能斩除这几人。”

魔神蝶轻笑:“我为何要和你联手?”

了无胸有成竹,“魔佛梵白于蝶大人而言,有诛同修血魔神的深仇,有败同修魔神秽的大恨!而弈倾天,他和蝶大人之间的恩仇且不说,单单只是他无耻窃取蝶大人的三成本源之力,就该被千刀万剐!”

“此番,若能斩杀仇敌魔佛梵白,取回弈倾天身上的死月本源,一举两得,岂不快哉!”

魔神蝶眼中心动之色一闪而逝,笑道:“这饼画得不错,我都是有些心动了。”

“蝶大人是同意了?”了无脸上笑意化开。

“当然同意了。”魔神蝶轻笑。

得到肯定答复,了无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空见之珠怒对梵白几人,“今日,你等四人可以去死了!”

了无杀意如潮,暴涌而出。

一直没有说话的梵白几人,却不见丝毫慌张之色,毫无面对逼命杀机之感。

鬼罗刹更是一声冷笑,不屑道:“白痴!”

“丫头该死!”了无气一提,一掌拍出,轰向了鬼罗刹。

而就在同时,与了无站在同一阵线的魔神蝶,亦是饱提魔功,一掌翻飞,魔蝶暴窜而出,如流一般洞穿而出,千蝶影,不留情地斩向了目标。

“杀!”梵白杀戒自鞘中横出,剑锋才现,剑芒已入了无身前,逼他后退之际,变故突生!

魔神蝶一声冷笑,魔蝶忽转,在半空一折,便是斩向了了无背后。

居然与梵白一前一后杀向了措手不及的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