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9章 三个月

第一集 仙云宗 第19章 三个月

茂密的森林中,曲毅在前,后面跟着一头引气初期的铁牛兽,铁牛兽身上载着满心欢喜的白曼。

而白曼的坐兽金冠鹭一直在森林上空盘旋着,如有紧急情况就会下来。

曲毅在森林里,已经历练了三个月。

整个森林里,都是引气期妖兽,筑基期的妖兽,还没有见到,这对于曲毅来说,完全的没有难度,仿佛重新变成了独猎者,在森林里无情的斩杀妖兽。

三个月来,曲毅的收藏很丰富,斩杀妖兽数量已经超过一百,妖兽身上的各种有用材料全部用储物袋收起来了。曲毅自己的储物袋完全不够,不得不把白曼的储物袋也征用了。

要不是考虑到白曼没有真气,在森林中行走不便,那头铁牛兽也早就杀了,现在倒是让它成了一头坐骑。

白曼这三个月来,心情估计是一生最为开心的时候,跟曲毅在一起整个人都很放松,而每时每刻又能见到曲毅矫健的身姿屠杀妖兽,精彩刺激,心神充实。

此时,曲毅在前面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师姐,前面有一头妖兽,估计是引气后期,你先让白鹭飞下来,我再去杀了那头妖兽。”曲毅微笑的说道。

曲毅虽然有十足的信心斩杀引气期妖兽,但考虑到妖兽的情况不明,如果一击未中,那妖兽伤害到了白曼,那时自己估计会痛苦的想死去。为了保险,曲毅自然要先让白鹭飞下来,自己才能放心去斩杀妖兽。

金冠鹭是筑基中期妖兽,保护白曼足够了。

白曼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

曲毅回之一笑,立即平静下来,轻步向前走去。

一条身长足有五米的血睛狼,此刻正得意的撕咬着一头巨熊尸体,这是它刚才捕猎的食物。巨熊体魄很大,高达三米,但依然抵挡不了血睛狼的一击之力,喉咙被咬出一个大窟窿后直接死亡。

曲毅收敛了气息,轻盈的靠近了血睛狼。

无息诀,曲毅这三个月,已经熟练的运用了,即使嗅觉最灵敏的妖兽,都发现不了曲毅的气息。

此时,那血睛狼虽然没有感应到曲毅的气息,但它的血红眼眸却是寒光一闪,它的眼睛的特异功能已经发现了曲毅的身影,虽然中间有数十棵树木隔着。

嗷!

血睛狼很气愤,在它享受食物的时候,居然还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来打扰自己,这是挑剔。

尊严,不可侵,尤其是对血睛狼来说。

倏,倏,倏!

血睛狼四脚一迈,直接跨越了十米之距,两个纵跳,就来到了曲毅的前面,张口就咬向曲毅。

曲毅微笑,在血睛狼扑向自己之即,突然横向一跨,脚刚触地,瞬间又身体跃起,直扑血睛狼。

眨眼之间,曲毅两个动作已经完成。

嗷!

血睛狼落地之时,痛苦的叫了一声,它的腰部已经被刺了一剑。

铜头铁尾豆腐腰,狼类的共同特点,腰被刺中,受伤极重。

曲毅刚才使用的,正是《软木十式》中的点木式,真气集于一点,刺入血睛狼腰中,真气直接透入,将血睛狼体内器官破坏损伤。

血睛狼感受到了危险,落地就立即负痛逃走,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一些。

曲毅摇摇头,对刚才自己的一招没有杀死血睛狼有些不满,但见到血睛狼奋腿欲逃,不由破颜一笑,突然身体飘动起来,直追血睛狼而去。

“万里寸金!”

曲毅使用了一套秘技,这是《五气三花》神诀中自带的一套金系秘技,专修速度。如果完全练成,一步就能到达万里之外,而现在曲毅只是引气中期的修为,使用起来,效果是差了点。

但是,追赶血睛狼还是绝对够用了。

一步,两步,三步。

曲毅赶上了血睛狼,手中的青蟒剑立即挥动起来,使出了《云剑八式》的排云式,一排排的真气剑刃飞射而去,全部打中了血睛狼的身体。

嗷!

血睛狼四肢吃痛立即跪地,狼头一扭,血红的眼中流出血色眼泪,向曲毅乞求起来。

“呵呵,真是有趣,狼也来求情了。可惜,我从小就在森林里长大的,知道你们这些狼类的凶性,怎么会饶了你的性命。”曲毅气定神闲的说道。

血睛狼见曲毅又要举剑,知道自己的哀求没有用,眼中立即凶光闪闪,不顾身体的血洞疾痛,猛的全力一纵,咬向曲毅。

“负隅顽抗,又能起什么用!”曲毅淡笑。

血睛狼狼头刚及曲毅面部,曲毅突然闪身离开,而手中的青蟒剑已经飞快斩出,那血睛狼还没落地,而狼头已经离开身体了。

青蟒剑,上品法器,这可是金丹后期才能炼制出来的,它的锋利程度,斩落这狼头太容易了。

狼头落地,白曼就骑着铁牛兽出来了,笑得比花还漂亮。

“师弟,又这么快杀了一头妖兽,是不是很没有成就感啊。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去会会筑基期妖兽。”白曼清喉娇啭,笑道。

曲毅完全看呆了,虽然三个月来一直都跟白曼在一起,但一直都被白曼深深的吸引着,欲罢不能。

“呆子……你在看什么呢,怎么不回答我?”白曼红着脸,生气的说道。

但是,白曼此刻的心里,却是甜蜜高兴。

曲毅哦哦的慌张一阵,努力镇定下来,笑道:“师姐,你叫我去杀筑基期妖兽吗?好,我听你的。”

白曼一听,反而急了,忙道:“不行,不行,你才引气初期,虽然能够杀死引气后期的妖兽了,但你一定打不过筑基期妖兽,我不准你去。”

曲毅愕然,久久不语,这女人的心思变得也太快了吧,让我去杀筑基期妖兽,我答应了,她却阻止起来了。

女人的心思变化快,这可能就是女人的魅力吧。

曲毅摇摇头,无奈的去解剖血睛狼的尸体了,那颗血睛还是很有用的,作为一些法器的眼球,会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刚刚取出血睛,曲毅就感受到体内真气的变化,聚合的真气再聚合,这表明自己的真气正在往引气后期转变了。

自从曲毅达到引气中期后,在仙云宗三个月,在这迷妖山脉也有了三个月,真气无时无刻不在运转,是到了该突破的时候了。

曲毅刚想笑,突然灵魂中,器神的声音响起。

“曲毅,前方五里,应该有一些药材,你去吧。”器神提醒道。

虽然器神的灵魂寄居在寸界球里,但灵魂之力还是有用的,周围的一切都躲不过他的感应,这也是曲毅在这片森林里三个月,却能时时提前发现妖兽气息的原因。

曲毅一听完,立即就跳到铁牛背上,也不顾忌白曼突然的惊讶声,直接重拍了铁牛兽的臀部,催动向前。

铁牛兽吃痛,立即四蹄狂奔起来。

白曼在前,曲毅在后,在这铁牛兽背上,相距不过竖手宽,几乎就是贴身靠着了。

“师弟,你能下去吗?”白曼鼓起勇气,悠悠说道。

曲毅愣了下,立即明白过来,不由啊了一声,立即跳下去,比铁牛兽跑得还快,在前面带路了。刚才惊喜之下,曲毅倒是忘了禁忌,激动的就上了铁牛兽背上。

白曼见曲毅真的下去了,高兴的表面上,内心居然生出一丝失落。

很快,曲毅就来到了目的地。

一片绿草地中,间杂的生长着一丛丛的鲜红小草。鲜红小草外形就是一根草叶直接从地里长出,小指宽,一尺长,闪着红芒,散发着浓郁的灵气波动。

“居然是血津草,这是筑基丹的一味原料啊!”曲毅惊喜的喊道。

曲毅此时虽然不会炼丹,但辟谷凡、筑基丹等等常见丹药的丹方,他还是知道的,这些在仙云宗的藏都有介绍,因此一见到血津草,就立即认出来了。

“师弟,你的运气真不错,把这些血津草采回去,应该能换几枚筑基丹了,以后你冲击筑基初期时,就能用上了。”白曼高兴的喊道,比曲毅都要激动。

曲毅也不犹豫,立即拿出灵物袋,将一丛丛的血津草铲起,收入袋中。

血津草,不能拔扯,不然草断,里面的血色津液就会流失,这草的灵性就没有了,也就不能用来炼丹了。

移走了所有的血津草,曲毅和白曼两人,相对大笑。

而在迷妖山脉的另一处,柳清风和慕秋水两人,正旖旎的相拥在一起。

“清风哥哥,已经三个月了,我们是不是去寻找那个曲毅啊。”慕秋水眼神火热的说道。

居然在这迷妖山脉一个幽静之地,呆了三个月。

“秋水,我问你,曲毅那小子一年之内,能修炼到引气中期吗?”柳清风揉着慕秋水的雪肌,一边笑问。

“有可能。”

“这三个月来,你跟我,也快修炼到筑基中期了吧,你说,我们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对付他一个引气中期,有困难吗?”柳清风揉得更急了。

“毫无困难!”

柳清风停止了手上动作,阴笑道:“这就对了,我们就让那小子在这迷妖山脉历练吧,快结束时,我们再去找他,结果了他,顺便也把他的收获物品也拿过来,不是更好吗?”

慕秋水大笑,眼中媚态迷生,明白了柳清风的计划,不由得意道:“清风哥哥,你真聪明。”

柳清风呵呵冷笑,眼神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