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2章 对战

第二十二章 对战

曲毅坦然笑对着柳清风,手中的青蟒剑却是紧握着,时刻迎接着柳清风的还击。

“你……你居然隐藏了实力,你已经是引气后期了。”柳清风依然处于震惊之中,表情非常的怪异。

是啊,先前曲毅还只是引气初期的真气波动,但一下子就展现出了引气后期的实力,这能让柳清风不震惊吗?

曲毅点头,而左手却给白曼一个示意,让她乘坐金冠鹭飞到空中去。

柳清风毕竟是筑基后期的实力,不管是境界还是修为,都高出自己太多,曲毅怎么能够让白曼身临险境呢。不过,没有了慕秋水在一旁的干扰,曲毅还是想硬拼一下柳清风,一是自己体内真气的浑厚已经不下于筑基初期的人,二是自己可以施展金系法术,刚好克制住柳清风的木系法术,再加上自己的度密法,曲毅自信能够跟柳清风一拼。

白曼明白,立即就催动金冠鹭飞到空中去了。

柳清风没有出手制止白曼,依然凝视着曲毅,冷声问道:“刚才,你是用什么宝物抵挡住了我的攻击?”

筑基后期,攻击引气后期,居然被硬挡住了,这完全出乎了柳清风的认识,心里不解,自然要问个究竟。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曲毅轻松的笑道。

柳清风神色一滞,随即便全身寒气勃,手中木剑飙出,浮在身前。

筑基后期,元神凝成,可以元神驭剑,实行远距离攻击了。

“我就不相信了,你催动防御宝物难道不需要真气吗,我现在就耗光你的真气,再来粉碎你。”柳清风疾言厉色的说道。

任何法宝的使用,都是需要真气才能催动的,尤其是高级宝物,需要的真气更多。柳清风猜测曲毅以引气后期的修为防御了自己的攻击,那件防御法定的等级肯定很高,曲毅催动起来需要的真气肯定很多,因此完全能够耗尽曲毅的真气,然后再来打杀曲毅。

“果真是好办法,既然你有心杀我,那就来吧。”曲毅轻松回答,随之气势一变,认真的应对起来。

击杀筑基中期的慕秋水,那是因为偷袭得手。打杀筑基中期的妖兽,那是因为它们的智慧不足。此时要迎接实力、智慧、奸险都属于优秀一列的柳清风,曲毅岂敢存有一丝侥幸。

“疾木飞空!”

柳清风轻喝一声,人未动,而身前的青色木剑已经疾飞而出,直刺曲毅。

元神驭剑,剑的度真是急快的很,如果稍有一个眨眼,那木剑就能直接刺死曲毅。

曲毅冷静以待,此刻见那木剑的度,也不由心惊,立即金行真气急送,灌入青蟒剑中。只见青蟒剑猛的一振,一头三尺长的金蟒浮空而出,撞向木剑。

青蟒剑乃是上品法器,里面封存着青蟒法阵,只要有真气催动,就能将里面的阵法激活。此时,曲毅以金行真气催动,自然会引动出一条金蟒来。

金蟒狠狠的撞击木剑,曲毅的金行真气和柳清风的木行真气立即绞合厮杀,爆响连连。一会儿,金蟒化作一片金色气团然后消失,而柳清风的木剑也没有继续往前,里面的木行真气也是所剩无几,就算强行攻击曲毅,也伤害不到曲毅了,于是,柳清风立即飞回木剑。

柳清风冷冷的看着曲毅,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青蟒剑,心中狠意更浓,没有想到掌教怀清居然送了一把目品法器给曲毅,而刚好曲毅的金行真气又克制着自己的木行真气,自己想要杀了他,下的力气要更大才行了。

曲毅迎头一击,此刻心里也大致了解了柳清风的实力,自己以一半的金行真气催动青蟒剑,这才挡下了柳清风的试探一击,以眼下自己体内的真气量,也只能迎接八回攻击,这情况太危险了。

“掌教居然给了你青蟒剑,真是没有想到,但是,没有用的,我手中的这把翡木剑也是上品法器,刚才我只是随意出一招,你却需要竭力迎接。呵呵,今天你注定要死在这里。”柳清风得意的说道。

筑基后期,引气后期,这体内的真气量,相差太大,柳清风还是很自信的。

曲毅眉头一扬,笑道:“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费话。”

此时,曲毅体内的《五气三花》卡片,却是疯狂的吸收着天地灵气,迅转化成了混合真气,也补充着刚刚损耗的金行真气。

器神说过,卡片能够加吸收灵气,此时,曲毅是真实体会到了,这才有信心应付柳清风的攻击。

真气不绝,而自己的金行真气又克制着柳清风的木行真气,曲毅自信了许多。

看谁耗光谁的真气?

“好,虚木连点!”

柳清风见曲毅一副轻松的表情,非常的不高兴,立即出击了。

那翡木剑陡然快飞出,化作一把虚剑,像要击打曲毅的左手,又像攻击曲毅的右手,乍一看像似要斩曲毅的双脚,端得诡异多变。

曲毅心中一惊,陡感吃力,他进入修真才一年时间,哪里见识过这种飞剑技能,一时间真不知如何应对这虚幻的剑击。突然,灵魂中的寸界球晃动,绿光闪闪之下,曲毅觉已经能够识破那木剑的运行轨迹了。

木剑是因为木行真气的灌入,度变得极快,这才变化成了虚幻的模样,并不是木剑本身已经化作虚无了。但是,器神的灵魂何等强大,这等度在他眼中就是比蜗牛的度还不及,立即告诉了曲毅,曲毅自然就抓住了木剑的真正运行方向。

嘭!

木剑真正一击杀向曲毅,曲毅手中的青蟒剑又是一头金蟒出来,直接撞向了木剑。一声巨响,金蟒消失,而木剑又是慢悠悠的飞回去了。

柳清风将真气灌入翡木剑里,大部分是用来支持它的度变化,用来攻击的真气很少。而曲毅可是全力施为,加上金行真气克制木行真气,这一次碰撞居然又是打了个平手。

“怎么可能!”柳清风大张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曲毅。

曲毅没有元神,他是如何看破自己的木剑飞行轨迹的,柳清风实在是想不通了。

曲毅哈哈的笑着,青蟒剑指着柳清风,大声道:“柳清风,你这个卑鄙的家伙,我跟你说过,十年后我们决战,没想到一年时间不到,你就想下狠心除掉我,没想到吧,我得到奇遇,现在你想除掉我都困难万分。十年后,我定让你碎身万断。”

柳清风闻声,顿时脸皮寒意滔滔,尤其眼中仿若毒蛇。

“不得不承认,你的进太快了,我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为了杜绝将来的隐患,我今天一定要斩杀了你。”柳清风恨恨的说道。

而此时,曲毅却抢先进攻了。

“我可不是注定就该让你攻打的,也是时候让我攻击你了。”曲毅飞身而去,话语落下。

万里寸金!

曲毅使用了秘技,全身金行真气全力运行,支持身体有如离弦之箭,直射柳清风而去。此时,曲毅已经是引气后期了,这个金系度秘技,度飙得更快了。

眨眼间,曲毅来到了柳清风面前,青蟒剑就势一送。

柳清风一见,惊慌一下,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微笑。柳清风瞬间就挥动翡木剑,一面木行真气之墙,迅形成,迎挡住了曲毅的强势一击。

在用真气挡下曲毅的瞬间,柳清风的翡木剑立即挥动,剑尖青芒闪烁,迅斩向曲毅后背。

曲毅以平身飞击,此时的背部刚好露在柳清风的眼下,眼看就要被翡木剑破开后背。而就在翡木剑落下时,曲毅的背部突然一阵真气波动,剑尖抵背处,嘭的一声大响,金行真气和木行真气炸响开来。

而就在柳清风挥剑斩背的时候,却疏忽了对曲毅的防御,只见平行身浮着的曲毅持剑猛的一送,刺中了柳清风的胸前心脏部位。

叮!

柳清风胸前脆响,青蟒剑就没有前进一丝了,看来柳清风的身上穿着防御法衣。

“你……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你把所有金行真气出来了,怎么还能催动防御宝物。”柳清风飘到远处,惊愕的喊道。

曲毅也是诧异的很,这蓄谋的一击,居然还是没有刺死柳清风,真是令己失望啊。

刚才,曲毅故意将金行真气驱使自己度到达最快,让柳清风尽力防御后,暗中又用木行真气催动了《五气三花》神诀卡片防御住了自己的背部,然后,体内水行真气迅转化成金行真气,猛的一刺,竟然还是落了空。

体内五脏,都是气海,这可是曲毅的最重要的秘密了,本来想以这个怪异的能力刺死柳清风,居然都不见效,曲毅的信心,也是降了一分。

柳清风思绪平静下来,已经知道这曲毅身负诸多秘密,自己今天还真不一定能斩杀的了,而且自己身上的冰蚕甲上品法器也被刺破了,再斗下去,难保自己就不受伤了。

咕咕!

空中金冠鹭适时的叫了一声。

柳清风更加一惊,如果自己拼力杀了曲毅,那时自己的真气也消耗殆尽,再面临金冠鹭的攻击,自己也要身陨此地了。

嗖!

柳清风突然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