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6章 阵法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二十六章 阵法

追云峰往西五百里,有一处山峰,全身火红色,像是处于山体熔融状态之中。

此峰,正是火妙峰,乃是炼器长者怀妙的修炼山峰。

曲毅一修炼到筑基初期,立即就跟器神要求,想学习他的阵法和炼器之道,这可是器神先前就答应过的。

器神自然遵守了诺言,不过没有立即将自己的阵法和炼器之道传授给曲毅,而是先让曲毅去火炒峰去学习一些宗内阵法,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之后,再来传授和讲解。

此刻,曲毅就和白曼一起,坐着金冠鹭,往火妙峰赶去。

“曲毅,你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初期吗?”白曼细声问道。

这个问题,白曼已经问了十遍了,她虽然知道曲毅身藏秘密,但对于曲毅两年时间不到就修炼到筑基初期,还是很吃惊。

曲毅脸露愁苦之色,耐着性子,苦笑道:“师姐,我的真实修为,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就不要再问了,难道非要我在宗内当众表演,你才肯相信吗?”

因为有《无息诀》,曲毅此时,将一身修为压制在引气中期。

白曼吐了下香舌,咯咯脆笑,她倒不是对曲毅的修为怀疑,实在是想看看曲毅受委屈的那副模样。

一个逗乐,一个苦求,两人都不知时间飞过,很快,火妙峰就在前头了。

……

火妙峰上,有一座蓝火殿,那里正是怀妙的炼器之所。

蓝火殿内,分设火焰堂、材料堂、器具堂、阵法堂、陈列堂等等,可以说仙云宗的炼器核心,全在这蓝火殿内了。

此时,长老怀妙正一脸忧愁的躺在红玉**,嘴中喃喃有词。

“悲剧啊,仙云宗的炼器之道,难道就要在我的手中断绝吗?我怀妙心力交瘁,倾囊相授,居然都没有培养出一个后继之才,我真是对不起宗门列祖列宗啊。康潜啊,康潜,你可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啊,我把你的名号取一个潜字,就是想让你挖掘自己的潜力,但是,你居然炼制一件下品法器,都没有成功,为师真的想自杀啊。我真是悲伤啊、悲痛啊、悲哀啊……”

原来,这几日中,怀妙的唯一金丹期弟子康潜,第十次炼制下品法器透火刀,依然没有成功。为此,怀妙几日来,都是郁郁不乐,叹气不绝。

就在怀妙哀怨愁叹的时候,飞进来一位青年模样的魁梧男子,脸色偏黑,显得有些老实,此人就是康潜了。

“师父,外面来了两人,一是白曼师妹,一是掌教师伯的五弟子曲毅。他们一起来拜访你了。”康潜恭敬的说道。

怀妙死盯了一会康潜,直接将康潜压迫的头都快垂到膝盖上,这才沉重的回道:“知道了,你去阵法堂,再去学习学习阵法,我去看看他们两人。”

康潜一脸的羞愧,闻声立即就飞走了。

在蓝火殿旁边,有一处迎宾堂,曲毅和白曼正说笑着在里面等候着。

“啊,怀妙师叔,曼儿可是很想你哦,今天过来看你了。”白曼眼利,见怀妙轻飘飘的走进来,立即娇笑起来。

曲毅一阵激灵,不满的看着白曼,不过不敢表现出来,也立即喊起来:“怀妙师叔,我是曲毅,过来拜访你了。”

怀妙已经换了一副精神派头,眯笑着眼,乐呵呵的打量着曲毅和白曼,然后率先坐了下去。

“曼儿,看你的神色,好像很开心啊。对了,曲毅,你不在追云峰修炼,跑到我这里来干吗,难道你想学炼器吗?”怀妙轻松的说道。

白曼呵呵乐着,曲毅不得不出声说道:“怀妙师叔,我听师父说,仙云宗炼器最厉害的人就是你了,师侄最近修炼,陡感心乱,因此就想来跟师叔学习一二,看我在炼器这一道上,有没有潜力。”

溜须白马的事情,曲毅还是很会的,毕竟自小一个人生活,靠村里人救济才活下来的,赞扬奉承的话,信口就来啊。此刻,对于金丹后期的怀妙,曲毅也不吝啬赞美之语。

果然,怀妙一听到曲毅说起自己的炼器水平很高,顿时就脸绽如花,对曲毅投了一道赞许的目光。

“很好,很好,师侄既然想要学习炼器,我自然会成全你。这样吧,我先让你的康潜师兄带带你,如果你真有炼器潜力,我就来指导你,怎么样?”怀妙笑道。

曲毅立即回声:“是,师叔!”

很快,康潜又进来了,领走了曲毅。

至于白曼,则找了个借口,继续留在了火妙峰。

……

康潜带着曲毅,在蓝火殿内,四处转悠了一下。

火焰堂、材料堂、器具堂、陈列堂,各个堂都看完了,康潜这才带着曲毅来到了阵法堂。

“曲毅师弟,我感觉你好像对阵法比较感兴趣,这样吧,现在我就让你一个人进入阵法堂,里面的各种珍藏,你都可以翻阅。不过,千万不能携带私录出去,不然师父怪罪下来,掌教师伯都护不了你。”康潜叮嘱的说道。

“放心吧,康潜师兄,我是那种人吗。对了,康潜师兄,你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你去干吗?”曲毅微笑问道。

康潜眉头微皱,暗想这师弟怎么会这样问,自己要去做什么事,还要向他汇报?

“我要去收集一些材料,准备炼制透火刀。”说完,康潜脸色有些尴尬,甚至十分难堪。

已经炼制十次了,居然都没有成功,他实在是有些心里负疚了。

“康潜师兄,你在炼制透火刀里,能不能让我在一旁观看啊?”曲毅直接无视康潜的神色,直接发问。

“啊……”康潜受惊吓一样,有些不安的看着曲毅,但还是勇敢的说道:“好吧,欢迎师弟来参观。”

曲毅立即乐呵呵的笑着,眼中散发着感激之光。

……

康潜一走,曲毅一个人进入了阵法堂。

阵法堂内,专门用来陈藏仙云宗的阵法,基础性的阵法和常识性的阵法知识,都是用书籍记录下来的。而各种已经定型下来的阵法,却是记录在各个玉简里。

曲毅在圆顶堂内,放眼看去,除了一小处的地方是书籍外,其它墙壁上的方格处,都悬浮着一枚玉简。

“阵法,真是多啊!”曲毅由心感慨。

“去,这就叫多了,这些垃圾阵法,也只有你们这些低级宗派,才当作宝贝收藏着。”器神的声音,突然响起。

曲毅震怒,但是却没有办法,仙云宗的阵法,相比器神的阵法成就,被说成垃圾都是抬举了。

“好了,器神,现在你让我怎么做?”曲毅也不反驳,直接询问起来。

按照器神先前的意思,就是想让曲毅先熟悉熟悉一下阵法,有一个直观的印象,这才开始传授自己的阵法之道。

“去把那几本书,看完了再说。”器神懒懒的说道。

曲毅也不反对,立即就走了过去,将堂内仅有五本书籍拿出来,开始扫描起来了。

阵法初窥,阵法元素,初级阵法,低级阵法材料,炼器之阵法初级应用,五本书籍,片刻时间,就完全扫描完了,曲毅也完全记下了。

而在记下的瞬间,寸界球里的器神,也将这五本书的内容,完全清楚的解释给了曲毅。

可以说,就在这片刻时间里,曲毅已经将五本书里的内容完全理解了,已经进入了阵法天地了。

这种学习速度,要是让人知道了,估计也会羞愧死吧,虽然这五本书籍只是初等阵法知识,但认真学习起来到完全理解,没有一年的时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曲毅就非常特殊,片刻时间足矣。

“曲毅,怎么样,看了五本书,你对阵法有什么认识了吗?”器神的声音在灵魂中响了起来。

不慌不忙,曲毅将五本书籍放回了原处,这才回答:“器神,我算是基本知道了一些阵法知识了,在我的脑海中,我对阵法有一种笼统的印象,那就是天地万物都可以用阵法演示出来,仿佛阵法也是一种五行能量运用方式。”

器神哈哈乐着,却是没有说话了。

曲毅的脑中,却是在理解着自己领悟到的阵法知识。

天地万物,分属金、木、水、火、土五大类,相生相克,共同存在着。阵法,就是将具体的一些物体,通过一些排列方式,运用五行能量,变化出各种形式。攻击阵法、防御阵法、困守阵法、虚幻阵法等等,都是将五行能量巧妙的运用形成的。

要想学习阵法,阵法元素,阵法材料,这些基本的东西,必须要掌握。不清楚各种材料的属性,那是不可能布置出正确的阵法来的。不会灵活运用阵法元素,也绘制不出阵法需要的纹路,也不会理清阵法内部的关系,也是布置不出正确的阵法来的。

曲毅陷入了冥想之中,脑子里在居然在不停的推想起各种阵法的知识来。

器神也不去干扰,就让曲毅自己先对阵法有一个认识,然后再来亲自教授,那样曲毅上手才快一些。

“曲毅师弟,我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去观看我的炼器过程吗?”

突然,康潜回到了阵法堂里,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