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37章 我不杀死你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三十七章 我不杀死你

曲毅迅速拿出了上百下品灵石,双手同时按住,体内功法立即运转,肺脏、心脏、肝脏、脾脏,四脏内就像四个黑洞,瞬间就把所有的下品灵石吞噬一空,恢复了真气。

有下品灵石就是好,也只有曲毅才能这样做,毕竟挖取了一个灵石矿脉,下品灵石有的是,消耗的起。

曲毅又恢复了全部的实力!

柳清风身被刺中,不得不以真气疗伤一阵,好在他本身就修炼的木行真气,疗伤效果极好,几个周身循环下来,血洞已经治好。

“曲毅,你很好,很好,你彻底引动了我所有的怒火。”柳清风冰冷的声音,都快将周围空间都冰冻住了。

柳清风本来以为,金丹初期的实力,想抹杀曲毅,就呼吸一口空气的时间,谁知道,曲毅居然拼命一击,居然率先刺中了自己。

这怒火,不消去绝对会爆体而死。

所以,柳清风动了,金翡剑突然青光闪耀,顷刻间柳清风来到曲毅前面,剑光飞洒,青芒狂飞。

柳清风居然想近身做战,将曲毅一剑捅死!

近身作战?曲毅心里乐了,柳清风居然舍弃了他的长处,反而被怒火烧坏了脑子过来跟自己近身作战。

曲毅最强的是什么,那就是身法,最适合近身作战了。

《五气三花》神诀中,一共有五种速度秘技,金系的万里寸金,木系的风过无声,水系的行云流水,火系的电光火石,土系的缩地成尺,曲毅以前战斗时,都是使用金系的万里寸金,其它四种从没使用过。

此时,曲毅依然使用万里寸金。

随着柳清风的剑光走向,曲毅的身体非常敏捷的提前知晓,左闪右飞,竟然每每都让柳清风剑气落空。

“柳清风,你人没有眼睛,难怪剑也不长眼睛,我人在这里,你怎么往那边刺呢。”

“柳清风,说实话,你的相貌,在仙云宗也是首屈一指啊,但配给你这种攻击平平的人,真是委屈这张脸了。”

“柳清风,我都替你感到羞耻,你一共发了多少剑,剑光到是好看,但好看有个屁用啊,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表演给我看的啊。”

……

曲毅轻松闪躲之间,嘴上就没有停歇,不停的刺激着柳清风。

柳清风完全陷入了疯狂之中,他在仙云宗,何时听过这种山村邻骂啊,这时候曲毅居然把在临山村学到的损人狠话都放了出来,柳清风差点都要把两耳切下来。

不堪入耳!

激怒中的柳清风,攻击自然更加疯狂,剑芒完全的无缝隙挥出,整个谷地都被照亮了。

曲毅虽然闪身迅速,但应付起来还是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毕竟柳清风是金丹初期的修为,每一剑发出的真气能量,压得自己都喘不过气来。

自然,感觉情况不太妙的曲毅,也就不想再陪柳清风玩下去了。

剑芒飞来,闪身避开,顺势退后!

曲毅不经意间,后退了上百米,又回到了它最开始站立的地方。

柳清风打着打着,脑子却是渐渐冷静下来,见曲毅躲闪之间往后退,心里就有了一丝怀疑,竟然不再追杀过去了。

两人相距,十米左右。

“柳清风,怎么,脑子清醒了,还可以嘛,居然知道打不到我,也就不浪费真气来追我了。”曲毅心里不爽,脸上却是笑意盎然的说道。

柳清风不过来,布置好的阵法就阴不到他啊。

“曲毅,你的身法是不错,嘴上的恶毒语言也不错,确实也成功激怒了我,但这都没有用,我依然还有很多手段能够杀死你。”柳清风嘴角一抹冷笑,缓缓说出。

曲毅随即手掌一摊作欢迎状,笑道:“那就请使用出你的绝招来吧,我在这里恭候着。”

说完,曲毅就小心的等待着,他知道这柳清风既然说出这番话来,肯定还是有一些厉害的保命招式的。

而此时,柳清风居然收起了金翡剑,右手五指连掐,然后就见手掌心有一朵火焰。

居然是三昧真火!

“曲毅,你就吃下我的三昧真火吧!”柳清风冷声喊道,立即右手一挥,那三昧真火飘了出去。

金丹初期,不但体内真气在丹田内凝成金丹,而且精气神三种精华也形成了三昧真火。修士一旦有了真火,不但能够用来炼器,也能够用它来淬体,但更多的就是用它来攻击了。

真火一出,焚灭万物!

曲毅见三昧真火快速飞来,自己是万万不能硬接的,这可不像柳清风的真气攻击,自己也能够用真气抵挡,这三昧真火一旦用真气抵挡,那反而会助长真火的强度。

眼看三昧真火就要近身了,千钧一发之际,灵魂中的器神突然出手了,它指挥着围绕寸界球旋转的《五气三花》神诀卡片飞出来,挡在了曲毅的面前。

三昧真火击中了神诀卡片,真火熄灭,而神诀卡片浑然无事,又重新回到了曲毅的灵魂中。

“这……那个五角星卡片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挡下我的三昧真火!”柳清风又疯狂了,怒声大喊。

曲毅重重的舒了口气,这才想起刚才那神诀卡片的情况,知道又是这卡片救了自己。上一次迷妖山脉,神诀卡片被曲毅当作盾牌,挡住了柳清风的攻击,那个时候曲毅就知道卡片的硬度有多强了,现在又见卡片居然挡下了三昧真火,这更加表明了它的品级之高。

曲毅有一种直觉,这神诀卡片在法宝的分级中,肯定是顶尖级别的,估计也就比寸界球差一点点。

“柳清风,恭喜你,你又知道了我一个秘密,是的,我身上有宝器,是它帮我挡住了你的三昧真火。”曲毅大笑的说道。

神诀卡片的品级,曲毅也不清楚,但此时却可以用来骗骗柳清风。

宝器,那可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炼制出来,自然它能够抵挡金丹期的三昧真火了。

柳清风点头,他猜这卡片也就是宝器级别,不可能是法器,也不会是灵器。法器肯定会被三昧真火烧坏一点,而灵器可还不是现在的曲毅能够驱动的,那需要体内修炼出真元才行。

“算你走运,有宝器护身,我是破不开你的防御了。但是,你的真气还剩多少,我现在再来攻击你,我要耗光你的真气。”柳清风刹那间冷意纷飞,大声道。

说话间,柳清风再次挥动金翡剑,十道木行真气同时飙出,让曲毅避无可避,只能硬接。

“我看你如何接住我这十龙出游!”柳清风阴森的说道。

曲毅知道这又是柳清风的一记绝招,以强大的真气分出十道,一并合击,自己无处可避只能硬接,这无疑会耗光自己的真气。

“缚风阵!”

曲毅没有犹豫,直接启动了布置好的阵法。

几十块下品灵石放入阵中,缚风阵立即启动,在曲毅身体周围,立即旋转起了一道厚厚的风墙。这缚风阵本来是用来困住敌人的,但现在曲毅却站在阵中,就用这阵法当做了防御手段。

柳清风的十道真气全部打在了缚风阵上,在旋转的风墙上激起了层层气浪,但就是没有攻破这道风墙。

曲毅也计算过了,柳清风连续攻击自己,他的真气量也消耗差不多了,也就用了三十多块下品灵石来启动缚风阵。碰撞之后,十道真气消失,而缚风阵里的下品灵石也消耗一空。

“曲毅,你果然有埋伏啊,可惜,这个阵法还是伤害不了我。”柳清风脸上突然有些笑意,快语说道。

柳清风想到曲毅肯定有埋伏,而现在发现只是一个缚风阵,他的担心就放下了。

“对付你,足够了。”曲毅微笑道。

柳清风也不斗嘴,突然飞起,直扑曲毅而去,手中的金翡剑青芒大亮,想来这一招是柳清风的最强一招了。

“水木精华,汇聚一体,一线天!”

这就是柳清风最强的一个法术一线天,将全身所有的木行真气汇聚起来,通过金翡剑成线形射出。

只要攻击到曲毅,必然会对穿曲毅,然后线割曲毅,就能将曲毅的身体截断了。

“哈哈哈,柳清风,你完蛋了!”

曲毅面临柳清风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招,突然狂笑起来,然后手中已经拿出了百块下品灵石,猛的射入了一处地面中。

突然,周围五十米内,火焰骤起,形成了一片火焰海洋。这火焰海洋包围住了柳清风和曲毅,也去抵挡柳清风发出的一线天剑招。

曲毅居然启动了‘狂火阵’,而放入的下品灵石数量,让这狂火阵的威力直比金丹中期的修士。

一线天在半途,就被狂火焚毁。

柳清风自己,却是没有来得及飞走,全身的真气本来就用来使出最后一招,现在被大火包围,竟然没有真气可以用来护体,顿时整个**就被烧烤了起来。

曲毅控制着狂火阵,持续了一刻,直到柳清风耗尽了真气,耗尽了力气,昏迷了过去后,这才停止了狂火阵。

“柳清风,你用三昧真火没有烧死我,我却用大火烧晕了你,你还是不行啊。”曲毅笑着,感慨的说道。

许久之后,柳清风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到谷地中有一颗夜明珠,旁边就是曲毅在微笑的看着自己。

“啊,我的丹田,我的金丹!”柳清风想出手攻击,一运功,却发现自己的修为完全被废了。

曲毅看到柳清风的狼狈恐慌的模样,大笑一阵,然后才说道:“柳清风,我跟你赌的是十年之约,虽然你无耻的想来提前铲除我,但我却不会这样做。废了你的丹田,那是给你偷袭于我的教训。我不杀死你,真的,但不会带你出去了,你就留在这里吧,遇到妖兽,还是遇到宗内长老,就看你的运气了。”

说完,曲毅就飞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