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45章 曲毅,回来了

第一集 仙云宗 第四十五章 曲毅,回来了

仙云宗的骄傲,修炼速度的保持者,柳清风,一身修为被废了!

这个消息,狂风暴雨一般的迅速在整个仙云宗内传开了。

这个刚刚修炼到金丹期,还没有正式获得修炼山峰的新晋长老,也永远的失去了获得修炼山峰的资格!

随着怀清等一干人从万妖深渊返回,柳清风的各种消息,就在仙云宗各弟子口中,不径而走。

自然,各种各样的猜测消息,也不停的涌现出来。

“据说,柳清风是被火月门的永川废除了修为,后来掌教亲自找到永川,将永川杀死了。”

“你这个消息不对,我听说了,柳清风是被噬血蚊包围了,体内金丹被噬血蚊吞吃了。”

“你就瞎扯吧,噬血蚊可是吃血的,哪里来的吃金丹的噬血蚊啊。我这个消息肯定是真的,柳清风在万妖深渊碰到了幽暗魅狐,然后跟魅狐进行了双修,一身修为都被魅狐夺去了。”

“我赞同这个消息,以前柳清风就是色鬼一个,仙云宗二仙子之一的慕秋水,就是被柳清风活活双修死的。这一次,柳清风终于遭到报应了,碰到了修为比他厉害的幽暗魅狐,于是他的修为就被魅狐夺走了。”

……

各走各样的推测,无尽的风雨传言,自然都传进了宗务长老怀金的耳里。自然,自己孙子修为被废,还要被外人如此臆测,怀金真是怒火填膺。

不过,怀金也只能忍受下来,他也不可能因为低阶弟子的一番话就直接杀死他们吧。

但是,此时的怀金心里,对仙云宗又加深了一层厌恶。

自己的师父将一身法力灌输给了怀清,这是怀金开始厌恶仙云宗的源头。每一回宗内事务,自己都要对怀清用尊称说话,怀金心里更是厌恶仙云宗,虽然表面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积压的太多太厚了。这一次,自己唯一的孙子修为被废,而各个弟子那兴风作浪的诽谤,更让怀金对仙云宗厌恶之极。

此时,怀金正在自己有龙尧峰上,跟柳清风在一个房间里。

柳清风,已经不复先前的潇洒飘逸之态了,现在脸色憔悴,面容竟然像是一个中年人了。也对,没有了真气,仅先前修真时保持的**活力,也抵消不了自己已经几十年的实际岁月,再加上心理崩溃,整个人确实有些像是垂暮之年了。

怀金看着柳清风的模样,心里更加愤怒了,但是强自忍住,没有发泄出来。

“清风,你虽然金丹破碎了,但还是能够修炼的,我会去跟康药长老要几颗保元丹,保持你**内蕴含的真气不减少,接下来的重新修炼,就得依靠你自己了。”怀金心情沉重的说道。

金丹碎,想要再修炼到金丹期,花费的岁月,比起先前后速度,至少要慢十倍。因为金丹初期时,柳清风体内的经脉已经扩大到了很大的程度,而重新修炼起来,从引气期开始,吸收的灵气太少根本就填实不了体内经脉。

打个比方,一桶水倒入小渠里,肯定能流动起来,但是倒入一条干涸的河道里,那就直接被河道吸干了,哪里还能流动下去呢。现在柳清风的体内就是如此,如果从引气期开始修炼,吸收的灵气就直接被前段的经脉吸收了,根本不可能在体内经脉流通,这如何让真气流转全身呢。

所以,现在柳清风想要重新修炼回来,要么就想办法将经脉缩小,或者天天以蕴含庞大药力的丹药灌输,但仙云宗又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丹药呢?

至于经脉缩小,这更加不可能了,人体经脉复杂无比,外人想进入体内经脉并让它缩小,不但做不到甚至会直接扯断经脉,永远的失去修炼的可能。

“啊……!”柳清风直接发狂了,尖声大叫起来,突然眼中凶光凄凄的喊道:“爷爷,我恨啊,为什么曲毅那小子死了啊,他活下来多好啊,我就能看到你折磨他到死,我才能安心的死去啊。”

曲毅的死亡,洞真上人和怀清都证实了,而且其它三派的人都如此说,柳清风也就肯定曲毅必然被噬血蚊杀死了。

“清风,你放心,爷爷不会坐视不管,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怀清把这个曲毅收入宗门的缘故。这都要怪怀清啊,我不会放过他的,抢去我的掌教之们,夺去我孙子的修为,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怀金也是寒冷至极的说道。

此刻,两人对仙云宗,居然是痛彻心扉。

……

而在另一方,也是一个不小的风浪。

白曼听说去万妖深渊的人回来了,立即就去迎接父亲怀清了,自然也询问曲毅回来了没有。

死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白曼立即晕倒在地,而体内的‘五行灵煞’也立即发作起来。

怀清回到宗门,还没来得及休养,就直接开始输入真元,稳定住白曼体内的‘五行灵煞’,不让它发作起来,不然白曼就会爆体而亡。

十日后,白曼才苏醒过来,根本就不管身体虚弱的现实,又开始去找父亲怀清证实,终于知道了曲毅的死亡过程。

而后,白曼就来到了听风居,整天以泪洗面!

“白曼师姐,我是曲毅,二十天前,师父把我带进了宗门。”

“师姐,我……已经坐下了,你放开我的手好吗?”

“师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你不要怪我,好吗?”

白曼想起了当初跟曲毅初次见面的情景,不由泪盈两行,声音凄凄,柔肠欲断。

“师姐,你快放我出去啊,以后我一定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犹豫的去帮你做好。”

“师姐,你肯定是仙云宗最漂亮的女子吧!”

“师姐,你只要想来听风居,你就过来,我愿意替你解忧。”

两人再次见面后,曲毅心里,已经有了朦胧般的喜欢白曼的意思。白曼此时回想起来,觉得好恨那时的自己,为什么要去戏弄曲毅呢,为什么要让曲毅为难呢?

几天的时间,白曼不吃不喝,将她和曲毅两人在一起的时光,都回忆了一遍,心中黯然。

“师弟,你既然都离去了,我又何必再偷生在这世界上呢?”突然,憔悴的白曼站了起来。

此刻,白曼竟然有了死意!

蹒跚的走出听风居,白曼直接唤来了金冠鹭,艰难的爬到背上去,然后就飞到了高空。

追云楼里,怀清却在连连叹气!

金冠鹭带着白曼来到了空中,依照指令悬停静止了下来,而此时白曼在背上站立了起来。

笑脸如花!

白曼居然笑了,那是一抹绝美的笑容,也是她自信这一生最美的笑容!

“曲毅,师姐笑的好看吧,但是你却不来看我,你答应过我,我想什么时候叫你,你就会过来。但是,你却不能来了,师姐只好去找你了。”

白曼晶莹的泪光闪出,轻轻的低吟着,然后扫了一眼下面的壮丽美景。

“师弟,我来了!”

此时,白曼居然直接从鹭背上跳下去了!

“哎!”突然,追云楼里的怀清无奈的叹了口气。

瞬间,怀清的身体不见了,他已经瞬移离开了追云楼。

……

“啊!爸爸!”白曼极速往大地坠落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被接住了,立即睁开眼来。

“女儿,你不用如此极端吧,虽然曲毅离开了,但你也不用这么残忍的离开爸爸吧。”怀清唇间有一丝苦笑。

白曼神色一滞,立即无语可对,只能流着星泪看着父亲怀清。

“好了,我们回去吧!”怀清也不责怪,直接瞬移回了追云楼。

而在此时,追云峰外一百里处,空中有一条穿云舟正在飞速的往追云峰赶来。

刚才还在担心着白曼的怀清,整个人突然停滞下来,所有的表情都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震惊!

元婴初期的修为,灵识感应范围可以达到一千里,怀清自然是因为发现了曲毅的身影,这才无比的震惊。

“爸爸,你怎么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吧,你不会气傻了吧?”白曼挣扎着,努力的说出来。

“曲毅,回来了!”

怀清依然不相信的说了一句。

白曼也立即怔住了,突然大叫:“爸爸,你带我去看他,我要揪掉他的脑袋。”

想到自己刚才差点摔死,白曼立即忘记了刚才对曲毅的柔情,又显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来。

怀清点点头,立即抱起白曼,瞬移到了空中,刚好堵住了曲毅乘坐的穿云舟。

“曲毅!”白曼定眼一看,果然是曲毅,狂喜的喊道。

“师姐,我回来了!”曲毅温柔的一笑,立即跳出了穿云舟,来到了白曼面前,眼中也是狂喜不已。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突然,白曼离开了怀清的怀抱,扑到了曲毅的怀中,嘤唔不满道。

曲毅先是一怔,随即大喜,立即抱紧了白曼。

“师姐,我想你了。”曲毅贴耳小声道。

“嗯!”白曼本来还有些憔悴的面色,顿时通红粉霞,身体却是不停的发抖,显得无比的感动。

怀清在一边,摩挲着手,想说什么却不能说出来,突然直接瞬移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