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7章 交易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五十七章 交易

怀清连续四次挥出玉剑,迅速收入了体内。

火月门的人全部诛杀!

所有的仙云宗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怀清,他们都不相信自己的掌教竟然有这般实力,翠木星的第一人寒月上人竟然挡不住怀清的一剑。

场面定格,良久之后,仙云宗的人才有了动静。

“掌教师兄,刚才你手上的宝剑,怎么拥有这样的力量?”怀金小心奕奕的问道。

怀清轻轻摇了摇头,肃穆的对着所有仙云宗的人说道:“大家听好了,对于刚才的一战,大家不要说出去了。火月门一干人的死亡,都是海底妖兽所杀,明白了吗?”

想过片刻,怀清还是下不了决心将仙云宗的人也杀死,这样就能完全的保住玉剑的秘密了。这些仙云宗九人中,有师兄弟怀金和怀游,有弟子李机、王模、曲毅,怀清实在是硬不起心肠狠下毒手。

“是,掌教,火月门的人遭遇海底妖兽的伏击,全部死亡。”仙云宗一干人,纷纷说道。

怀清这才放松下来,真元运转,稍微安定了身体的内伤,这才开始检查寒月真人的储物手镯。

寒月上人一死,他的储物手镯就被怀清收取了。

“噫,这是通心寒芝!”怀清灵识在储物手镯里一扫,除了一干重要的丹药和灵石之外,居然还发现了一株珍贵的药材。

瞬间,怀清就把通心寒芝拿了出来,高兴的端详起来。

通心寒芝,内部中空,通体散发着冰寒气息,外部全是粉红颜色,形如分叉的树枝。

一边的怀金看到了,脸上现出狂喜,立即喊道:“掌教师兄,请把这株通心寒芝送给我吧,清风的一身修为就能恢复过来了。”

原来,这通心寒芝药力极其浓厚,而且还是木属性的,对于元婴期的人都有效果,而对于金丹期的人来讲,很有可能直接帮助他晋升修为。

怀金知道这通心寒芝的效果,也知道如果让柳清风服用了,金丹期的修为很快就能重新修炼成功,一身修为尽复。

怀清一听,眉头紧皱,缓缓说道:“怀金师弟,我不是不愿意给你,而是这通心寒芝对于我来说,也是极其重要,我要用它来炼制灵婴丹,这样的话我就能突破到元婴中期了。”

突破到元婴中期,不仅真元增强几倍,而且寿元也增加上百年,那样的话怀清就有希望突破到元婴后期。自然,怀清说出这番话,也表明他想自己使用这通心寒芝了。

怀金一听,脸色一滞,随即脸上苦涩的笑笑,就没有再继续说话了。而在心里,怀金却对怀清的怨恨,再浓烈了一分。

“好了,大家都经过了一番大战,真气消耗很多,你们现在就乘坐穿云舟去前面的海岛休息,我随后就会赶到。”怀清收好了通心寒芝,心情大好的说道。

怀游等人,平复了一下心情,不再去想怀清逆转形势的那把剑是怎么回事,遵照了怀清的指令,坐上穿云舟,开始返回宗门了。

……

怀清见众人离开,立即从寒月上人的储物手镯里,拿出了一个瓷瓶,将里面的一粒红色丹药拿了出来,随即吞下。

丹药服下,怀清就坐在穿云舟里,静静的炼化着药力,恢复着自己的真元。

“回婴丹,果然好啊,这么快就恢复了我的真元,也治疗了我的伤势。”怀清睁开眼,喜悦的说道。

精神大振的怀清,立即就收起了穿云舟,然后再次钻进了海里,下潜到了海眼玄晶处的海底。

“怎么可能,这海眼玄晶去哪里了?难道有人潜藏在海底,趁机夺走了。不可能,翠木星没有人能够承受那种寒气,没有人能收取得了海眼玄晶。难道是海眼玄晶自己逃走了?”怀清来到海底,立即发现海眼玄晶消失了,惊愕的猜想着。

怀清就站在海眼玄晶原来的位置边,胡乱的猜想着,就是猜不出这海眼玄晶怎么离开了。

久久静立着,怀清实在是不想离开啊!

这次来到雾西海域,就是为了寻找这海眼玄晶,而且还暴露了自己拥有八把玉剑之一的秘密,现在却发现海眼玄晶莫明的消失了,怀清怎肯心甘情愿的离开。

但是,怀清还是叹了口气,往海上飞去了。

一会儿,怀清就来到了一个海岛上,发现了仙云宗的一干人正在那里休养,立即落了下去。

“掌教!”曲毅等人,立即站起,齐声喊道。

怀清微微点头,笑道:“好了,诸位,现在我们就返回仙云宗吧。”

雾西海域之行,就此结束。

……

雾西海域一行,在翠木星四大门派,掀起了一阵巨浪。

火月门中,更是一片哀鸿,门类最强大的寒月上人,去了雾西海域,居然就此离开人世。据火月门在仙云宗、玄阳观、玉宿派中的奸细回报,寒月上人居然是被海底妖兽攻击而死。

寒月上人一死,火月门就只剩下一个元婴初期的永善了,从最强大的门派,一下子就成了四派中最弱的一个。

自然,以前嚣张惯了的火月门弟子,以后就得小心处世了,不然遭受到其它三派弟子的欺负,永善是不敢出头庇护了。

而在玄阳观和玉宿派中,也是一片悲痛。

虽然两派的掌教,承昌和丘钰都平安返回,但两派中跟随去的金丹期和筑基期弟子,全部死亡,这对两派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隐约之中,现在翠木星四派中,最强大的一派就是仙云宗了。

一次万妖深渊,一次雾西海域,火月门、玄阳观、玉宿派这三方力量,都死了金丹期的弟子和大量的筑基期弟子,派中精英力量死去,不但没有后继力量跟上,而且那些死去的弟子遗留下的各种烂摊子,也得其它的弟子收拾,对于三派来说,更加的烦躁。

不过,仙云宗此时的气氛,并没有群山喜悦的场景,反而是出奇的平静。

各个从雾西海域回来的弟子,除非是以前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不然是绝不乱跟别人说话了,生怕说漏什么消息似的。

这种反常的现象,立即引起了其他弟子的猜测,于是气氛就像能传染一样,所有的弟子都缄口不言了。

而在仙云宗龙尧峰,此时怀金和柳清风却在进行着一个秘密的谈话。

“爷爷,你刚才说什么,掌教居然得到了一株通心寒芝,你为什么不要过来给我。”柳清风满脸不悦的喊道。

通心寒芝的效果,柳清风居然也知道,看来在这段时间,他寻找能够治疗自己身体的药物,确实费了不少心。

怀金沉默一会,一脸的痛苦神色,一会儿才说道:“清风,我请求过了,但是怀清居然想自己用,他不肯让给我啊。”

说完这段话,怀金的眼中居然满是狠毒,普通之人跟他对视一眼,估计都能被眼神直接杀死。

柳清风顿时明白了,这通心寒芝对怀清也是有用的,但依然很不满:“怀清,又是他,难道他就不知道,我的身体,我的修为,都是他的弟子曲毅损伤的吗?为什么,爷爷跟我,都要被他们师徒两克制呢?”

此时,柳清风已经忘记了,是他仗着修为想要杀死曲毅,这才得到这种报应的事实。

怀金一听,眼中狠毒几欲射出,随即冷冷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去投靠火月门,把寒月上人的死亡经过,全部告诉永善。我要请求永善,让他去其它星球请来帮手,铲除了仙云宗,我只要那株通心寒芝,帮助你恢复修为。”

长久以来,怀金对怀清都有不满,日积月累,内心早就对仙云宗和怀清都有很大的怨念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怀金竟然不惜背叛仙云宗,甚至毁灭仙云宗,而目的就是得到一株通心寒芝,用来帮助他的孙子柳清风。

柳清风听到,面容几度变化,最后也冷冷的说道:“好,爷爷,我一切都听你的。”

显然,柳清风对仙云宗,也是一点顾及都没有了。

……

一个月后,怀金的一名弟子回来报告,说在追雾山脉发现了一个矿藏。于是,怀金主动向仙云宗请求,要亲自去鉴定一下,得到同意后,怀金就一个人离开了仙云宗。

沿着追雾山脉往南,怀金一个人快速飞行着,在某个山头,突然转向往东南方向飞去。

东南方向,正是火月门所在的揽月山脉。

火月门主峰,正是离火峰,而掌教永善就住在峰上的火月堂内。

夜深无光,黑漆漆的夜色中,一缕清风飘过,一道人影快速的插入了离火峰中。

永善突然感应到了,立即灵识传音过去警告,得到来人的回复后,竟然脸上满是笑意,然后就在火月堂内欢迎来人。

“怀金道兄,欢迎来我火月门!”永善友和的说道。

随即,来人落到了火月堂中,站到了永善对面,赫然就是仙云宗的长老怀金。

“永善掌教,此番秘密前来,是有一桩交易要跟你商量。”怀金淡淡的说道。

永善眼睛紧紧,立即笑道:“交易,很好,我永善最喜欢做交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