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9章 火月殿主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五十九章 火月殿主

怀清静默一会,这才凝视着曲毅,问道:“曲毅,你可知道翠木星四大门派的来历?”

曲毅立即摇头道:“不知!”

听到怀清问起这个,曲毅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了,知道四派来历又怎样,难道还要自己去寻找以前的宗派,或者有什么灭门之仇让自己去报复吗,这些曲毅可没有兴趣。

怀清见曲毅立即兴趣索然的样子,只好笑笑:“呵呵,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四派,都来自一个星球,天枫星。那是一个更大的修真星球,元婴期修为的人很多,不像我们翠木星,只有几个人。天枫星刚好有南北两块大6,北边是北仙大6,南边是南魔大6,大6中间就是仙魔海了。仙云宗和火月门源自北仙大6,玄阳观和玉宿派源自南魔大6。在天枫星,有空间传送阵跟我们翠木星连接起来。”

这可是曲毅第一回听说翠木星以外的修真星球,而且还是跟仙云宗有如此渊源的星球,不由认真的记下来了。

北仙大6?南魔大6?仙魔海?空间传送阵?曲毅仔细的琢磨着。

“师父,南魔大6,难道都是一些修炼魔道的门派,魔道也是修炼五行功法吗?”曲毅突然问道。

至少翠木星四大修真门派,都是修炼五行功法,曲毅自然也推想出修魔应该也是修炼五行功法。

“不是这样子的,曲毅。五行功法,其它只是一种笼统的叫法,只是把天地的能量划分成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而具体的修炼方式,可就千差万别了。但有一点都是相同的,就是在体悟能量,就像你引气期时只是气态真气,筑基期时是液态真气,金丹期是固态真气,而到了元婴期就是真元能量了,我们就是不提的在凝练能量,更深刻的体悟能量。修魔的人也一样,他们也用自己的方法,去凝练能量,体悟能量,从而修炼到更高的层次。”怀清笑道。

曲毅一愣,随即也差不多明白了,毕竟器神曾经也说过,五行能量只是一种概称。就像金行能量,就以千万种形式存在于宇宙各处。人们修炼,就是不断的凝练能量,纯化能量,触摸到五行能量的最基本形态。

“哦,对了,师父,你刚才说天枫星有空间传送阵跟我们翠木星连接,那我们翠木星上的空间传送阵,在哪个地方啊?”曲毅眼中一亮,很感兴趣的问道。

怀清呵呵一乐,随即回道:“看来,你还真想去外面闯荡啊。我告诉你吧,翠木星上的空间传送阵,就在方姥山顶。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实力不到元婴期,千万不能去乘坐空间传送阵,不然那恐怖的空间压力就能让你直接死亡。”

曲毅听到,身体不由抖了下,原来这空间传送阵也不是随便就能坐的啊。

“好了,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们四派的来历。仙云宗源自北仙大6的清乙门,火月门源自北仙大6的金鼎派,玄阳观源自南魔大6的黑骨教,玉宿派源自南魔大6的白月宫。将来,你如果去了天枫星,倒是可以去清乙门看看。”怀清目光送向了天外,好像也在憧憬着要去外面闯荡一番似的。

曲毅听完了,心中突然闪过一道念头,师父今天有些反常,又是嫁女,又是交待门派的来历,又述说了修真界的一些典故,又关心着自己的未来,这可与师父往日大不同啊。

“师父,你怎么要跟讲这些啊?”曲毅有疑问,就直接问出。

怀清微笑着,眼中却有些黯淡,轻轻说道:“曲毅,就像你身上有秘密一样,为师也有秘密,就是上次雾西海域中我的那把宝剑。我近日修炼时,心神老是不宁,感觉到一种危险就要来临,因此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更主要是要把曼儿托付给你,我才能够放心下来。”

曲毅立即明白了,怀清是担心玉剑的消息走漏出去呢,这到是一个不确定的危险因素,也的确关系到仙云宗和怀清的命运。

“师父,你连寒月上人都杀了,翠木星哪里还有什么人能威胁到你啊。”曲毅立即说道。

怀清只是笑笑,就不再说了。

……

修真界,无边无际,浩瀚无垠。

无数的星球中,有一些星球能够适合人类生活,那就会成为人类的居留地。自然,就有一些修真门派,驻扎在各个星球中。

在这无数的修真星球中,有一颗星球无比的庞大,从外空中看去,泛着青绿的光芒,这里就是天枫星了。

天枫星,南北各有一块大6,北仙大6和南魔大6,两块大6中间就是仙魔海。

北仙大6上,有五个强大的修仙门派,紫阳宫、九寒门、朱火教、清乙门、金鼎派。

南魔大6上,也有五个强大的修魔门派,百血谷、黑骨教、白月宫、阴风宗、万雷崖。

两块大6的势力,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倒是没有大的冲突。

在仙魔海中,西边有一个迎仙岛,东西有一个接魔岛,这两个岛上,都有空间传送阵。其它修真星球的人传送过来,都会先来到在这两个岛中的一个。

而在此时,迎仙岛上,空间传送阵所处的山顶上,突然传送过来了一个人,正是火月门的掌教永善。

永善从翠木星传送过来了!

一会儿,永善就选择了一个方向,然后在迎仙岛上,乘坐了一种空间飞行法宝迎风船,离开了迎仙岛。

迎风船往北飞去,自然就是去往北仙大6的了。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以迎风船一瞬千里的度,这才跨越了仙魔海,来到了北仙大6。

永善出了迎风船,立即择定了方向,往金鼎派赶去。

……

金鼎派位于北仙大6的西边,占据着一条极大的山脉,瑰璃山脉。主峰金鼎峰就在瑰璃山脉的中间,也是整个山脉的最高峰。

此时,永善来到了金鼎派的一座迎客峰上,这里专门用来迎接外人进入金鼎峰。

永善拿出了火月门的掌教信物,一个玉质小鼎,那负责迎接外人的弟子急忙就请出了迎客峰长老,然后以最快的度把永善带到了金鼎峰上。

金鼎峰中,有二十处长老殿,这里就是专门为元婴期长老设立的居所。

而在这二十处长老殿中,就有一座火月殿,而此时,永善就在火月殿的一个秘密居室里,跟一个人密谈着。

此人体魄极壮,大眼浓眉,一身火行真元极其庞大,随意的一道眼神都能让人心惊,无处不透露着他的强大气息。

“见过殿主!”永善面临着这逼人的强大气息,声音都有些颤。

“火月门,自从火渺上人去了翠木星建立火月门后,这已经过去五千年了吧。今天,你这个门主才回到派中,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事要我们帮忙啊。”火月殿主随意说道。

原来,火月门,正是几千年前火月殿的一位长老去了翠木星后,建立起来的。

“是的,殿主,本来我火月门在翠木星实力最强大,而且拥有唯一的一名元婴后期的寒月上人。但是,不久前,寒月上人居然死了,而且还是被以前处处不如寒月上人的一个人一剑杀死的。”永善咬牙恨恨的说道。

原来,怀金已经将怀清杀死寒月上人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哦,有这事?详细说来听听。”此时,火月殿主才表现出一丝热心。

于是,永善就把怀清的情况说了一遍,也把寒月上人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就把怀清杀死寒月上人的过程详细的说了出来。

火月殿主听完后,闭目沉思,突然眼睛睁开,一道火光在眼中闪过。

“你刚才说,怀清杀死火月上人,只是用了一把剑,剑光挥出,就是一道流光,然后寒月上人用全身的真元抵挡,都抵挡不了,是吗?”火月殿主的眼光都可以吃人了,浑身火气散,强烈的压迫着永善。

永善顽力抵抗,这才肯定的说道:“是的,这是怀清的师弟,他亲口跟我说的,而且他当时就在现场。”

火月殿主凝视了一阵永善,微微点头,这才说道:“很好,你没有欺骗我,可以了,你先出去吧,我会很快做出决定。”

永善不敢违抗,立即出去了。

火月殿主见永善离开,脸上突然露出狂喜,眼中更是火花绽放。

“玉剑,浩天仙府,哈哈,没想到我凌火上人也有机会参与啊。”火月殿主低吟一声,难掩内心的狂喜。

是的,火月殿主凌火上人,已经从永善的述说中,大致推测到了,怀清那惊艳一剑正是八把玉剑之一。

三日后,凌火上人叫来了永善。

“永善,现在我郑重的跟你说,关于寒月上人的死亡经过,你再也不能跟另外的人说了。明白吗?”凌火上人平静的说道。

“是,殿主!”永善也不傻,立即肯定的回答。

凌火上人这才满意的看了看永善,然后昂头思索一阵,这才说道:“永善,明天我们就返回翠木星吧。”

永善大惊,他没有想到这火月殿主居然会亲自过去翠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