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3章 三人商谈

第二集 方姥山 第十三章 三人商谈

方姥山石洞内,曲毅撤下了隐尘阵。

在这个石洞内,曲毅、白曼、五元三个,陪同情无归一起,修炼了一个月。

情无归服食了通心寒芝和九香天果后,借助两者的强大药力,已经驱除了大部分的毒素,但隐藏在五脏内的毒素,却还是有一些滞留,只能等待以后,寻找到绝妙丹药,才能完全驱除了。

也因为还有一些毒素留在体内的原因,元婴初期的情无归,发挥的实力也就金丹后期左右。但是,情无归修炼的方式非常特别,体内居然没有元婴,所有的能量都散布在体内各处,而且在长年的杀伐中,剑意初铸,杀招奇多。因此在这个队伍中,情无归的实力却是最强的一个。

曲毅则是把这三个月来,收获的金丹和妖丹,拿了出来,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将金丹和妖丹分类,然后直接吞噬了。

按照能量等级,金丹初期的金丹和妖丹,金木水火土五类,各有三颗。金丹中期的金丹和妖丹,各有一颗。

曲毅吞噬之后,感觉到体内六颗金丹,能量提升了两成左右,现在的实力,估计杀一般的金丹后期修士,还是有可能的了。

白曼很安静的修炼《金碧辉煌》,稳固一下实力。

五元则是最无聊的一个了,又不能出去打杀妖兽,它就没有办法吞食其它妖兽的精血,这实力是没法提升上去的。

四个都修炼完毕,互相打量着。

“情无归,你是从其它星球过来的吧?有敌人在追杀你吗?”曲毅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在想的问题。

因为翠木星,元婴初期的实力,只有以前的四大掌教才是,而且情无归的体内居然没有元婴,这更加让人惊奇了。

情无归淡笑,点头道:“是的,我的家乡,是在六盘星,整个修真界最核心的星球。我是被人追杀,逃到了天枫星,又被追杀的人下了毒,杀了下毒之人后,又来到了你们这里。”

曲毅闻之,心中大为同情,这情无归的处境,跟自己是何其相似啊。一个是被强大的敌人追杀,一个是宗派被灭,四处逃避,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我们的情况很像,我们仙云宗,以前是翠木星四大门派之一,却被强大的敌人杀灭了。现在,我和师姐四处逃跑,准备修炼有成后,再来报仇。”曲毅感怀的说道。

情无归也是一阵耸肩,他这种四处逃窜的人,最能体会门派被灭,四处逃避敌人追杀的心情。

“曲毅,我有一个提议,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大家一起携手,闯荡修真界,怎么样?”情无归激动的说道,眼中热火灼灼。

“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这修真界,迟早都是我们的。”曲毅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豪情,激昂的喊出。

五元在一旁,立即呜呜大叫,瞅着曲毅和情无归。

“当然,也少不了你,五元。”曲毅赶紧补充一声。

呜呜!五元得意的四蹄齐跳,龙头摇个不停。

……

此时,在火月门的主峰,离火峰上,来了两拨人。

一拨是玄骨上人率领的玄阳观人,甲平、丁顺、承昌、清阳上人,还有三十名金丹期人物。

一拨是灵机上人率领的玉宿派人,沐真、涟鸣、丘钰、冰玉上人,还有三十二名金丹期人物。

这两拨人,一起来到了火月门的主峰,直接呼喊起来,让凌火上人出来一会。

凌火上人这段时间,郁闷的很,大老远从天枫星赶到翠木星,本想轻松之极的就能得到玉剑,谁知情况大变,不但玉剑没有得到,而且连玉剑的归处都不肯定。

感应到峰外两拨人,凌火上人更是愤怒,立即飞出了静坐之室,迅飞之际,身后都留下了一条熊熊尾火,将自己愤怒的心情,展露无遗。

“哦,原来是玄骨和灵机两位,你们也来到翠木星了啊,你们带着这么一大帮人,来到火月门,想干什么?”凌火上人愤怒看着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

而此时,永善也把火月门剩下的二十五位金丹期人物,也带到了凌火上人的背后。

当然,凌火上人的两名手下,千舜和万昶,也早就来到了凌火上人的身边,分站左右。

玄骨上人看着凌火上人的神色,知道这个火暴的家伙,很可能还没有得手要找的宝物,心里就宽松许多了。

“凌火兄,你也知道,玄阳观出自我们黑骨教,我听承昌说,你带人灭了仙云宗,我自然担心你会再次逞凶去灭了玄阳观,我当然要来翠木星管管。”玄骨上人冷冷说道。

灵机上人一听,也立即说道:“没错,我跟玄骨兄一样,也担心凌火兄哪天脾气不好,就去玉宿派发泄一番,我当然要过来跟凌火兄交涉一下。”

凌火上人红红的眼睛,看着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面色愤怒,但心里却是平静的很,思考一下,也就知道这两人,肯定也嗅到了玉剑的消息,要过来跟自己争抢了。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玄骨兄和灵机兄,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灭仙云宗,是听说仙云宗的怀清勾结海底妖兽,杀了我们火月门的寒月上人,我才过来惩戒一番。玄阳观和玉宿派,没有得罪火月门,我也不会去欺负小辈的。”凌火上人笑道。

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都心中暗讽,真是一个虚伪之极的人,要是两派中藏有宝物,估计凌火上人早就把玄阳观和玉宿派灭了。

“凌火兄这样说,可不能消去我们两人的担忧。既然我们一起来到火月门了,难道凌火兄都不请我们进去一坐吗?”玄骨上人笑道。

凌火上人嘴角一抽,知道两人果然猜想到了自己来翠木星的原因,这一次是真的没法回避了。

“这是我的疏忽了,玄骨兄,灵机兄,就请两位随我一起,去舍下倾谈一番。其他的人,就由永善好好接待吧。”凌火上人立即说道。

瞬间,凌火上人、玄骨上人、灵机上人,三人消失了,已经去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商讨着事情。

而永善,则笑脸满满的招待玄阳观和玉宿派的来人。

……

凌火上人、玄骨上人、灵机上人,来到了一座山峰顶端,在周围设下禁音阵法,隔绝了外来灵识探索的可能,这才开始讨论起来。

“凌火,我们就不要绕弯弯了,你来翠木星,是发现什么宝物了吗?”玄骨上人笑道。

灵机上人也立即盯着凌火上人。

凌火上人立即脸色难堪起来,然后忧虑的说道:“不瞒两位,仙云宗的掌教怀清,拥有一件下品灵器的法宝,火行属性,非常适合我,我自然想夺来。不过,在杀了怀清的时候,他的储物手镯被其他人夺走了。”

凌火上人知道不能随意敷衍两人,但又不能把真正的情况说明,只好编了一个谎言,把玉剑说成是一件下品灵器。

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一怔,作恍然状,下品灵器需要合体期修为才能炼制,确实足以让凌火上人动心了。不过,两人又怎么能轻易让凌火上人骗了,脸上装作相信的表情,心里也在计较着。

“凌火兄,难道这么久了,你都没有将储物手镯找到?这有什么原因吗?”灵机上人笑问道。

“灵机,我找到了,还会呆在这翠木星吗?至于为什么没有找到,不瞒两位,我也一头雾水,照理说这翠木星没有一个人能脱离我的灵识搜索,但就是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也陆续抓到了一些仙云宗逃逸的弟子,但一问起来,根本就不是,我最近也恼火的很。”凌火上人竟然如实相告。

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立即就请问详情,想具体的了解一下。

凌火上人想了一阵,暗道既然这两人来了,也不能轻松打发走,倒不如也让他们参与进来,让他们做一阵苦力,最后自己再想办法夺到玉剑就是了。

于是,凌火上人就把攻打仙云宗的情况说明了,而且也把火月门掌握的仙云宗的情况,也如实相告。

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立即沉默起来,脑袋里飞快的思考着。

“凌火兄,我想这储物手镯,十之八九是让那曲毅带走了。”玄骨上人突然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很有可能就是曲毅。”灵机上人也肯定的说道。

凌火上人一愣,立即问道:“为何?”

玄骨上人笑笑,也不藏私,直接说道:“凌火兄,你难道没有想过,怀清的女儿白曼没有修真,自然没有能力飞下山峰逃走了。而你说搜索追云峰时,却没有发现白曼的尸体,你想想看,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有谁会主动保护白曼,只有曲毅了。也就是说,在怀清死亡的时候,追云峰除了洞真上人和白曼外,还有曲毅。”

灵机上人点头,补充道:“根据火月门提供的情报,这曲毅身上肯定怀有宝物,能够隐藏气息,这就能够解释,曲毅得到储物手镯后,立即就悄悄的逃走了。”

这灵机上人倒是误猜误中了,他把隐尘阵的能力,当成了寸界球的能力了。

“哈哈,两位,你们这样一说,我也想通了。火月门的金丹期人物,在仙云宗巡逻时,被人偷袭死了十五人,很可能就是那个曲毅所为了。”凌火上人眼睛放光的说道。

“什么?”

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同时大惊。

凌火上人莫明其妙的看着两人,立即问道:“难道两位,知道曲毅的行踪了。”

“方姥山!”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也懒的隐瞒了,因为两人的惊讶状,肯定瞒不过凌火上人,与其让凌火上人跟踪自己,还不如直接说出来。

原来,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因为传送到方姥山时,发现那里的金丹期妖兽几乎绝迹,自然跟火月门金丹期人物死亡的现象联系起来了,知道曲毅极缺金丹,在杀了火月门的金丹期人物后,又去打杀妖兽。

瞬间,凌火上人、玄骨上人、灵机上人,三个一起瞬移走了,直接飞往方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