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5章 小子,我让你插一剑

第二集 方姥山 第二十五章 小子,我让你插一剑

火清峰上,海洋妖兽全部赶到了。

而火月门、玄阳观、玉宿派三方人马,也聚到了一起。眼前的形势,由不得三方不聚合,不然就很可能被逐一消灭。

海洋妖兽这方,一位出窍初期的强者,雷电冰鳄。它可以抗衡三派中凌火上人、玄骨上人、灵机上人这三位出窍初期的强者,毕竟妖兽的实力,同等级的人类修士一般都需要三名以上,才能对敌。

而海洋妖兽却拥有四位元婴后期的强者,这就比人类修士三位元婴后期数量要多一个了,要不是千舜、甲平、沐真三人去了方姥山顶,人类修士倒是有六位元婴后期,现在只有万昶、丁顺、涟鸣三人。

至于其它元婴期人物,海洋妖兽这方面,更是占据绝对优势,二十位元婴期的妖兽,正得意的看着人类这方面的元婴期人物呢。而永善、承昌、丘钰、清阳上人、冰玉上人,这五人背脊冰凉。

剩下的金丹期强者,双方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了。近五百的金丹期妖兽,哄笑的看着三派的金丹期人物,个个哈哈乐着,仿佛就要去饱餐一顿似的。

三派的金丹期人数,现在只剩下八十三位,而且大部分还是金丹初期,这要是跟金丹期海洋妖兽对战,不用想,几个来回这八十三人也就死个七七八八了。

形势,对于三派来说,极度不利。

玄骨上人扫了眼海洋妖兽,平静的看着雷电冰鳄,笑道:“雷冰兄,我看你们海洋妖兽,也把我们玄阳观和玉宿派的根基都毁灭了,你的怒火也该平息了吧。”

此情景,玄骨上人也兴不起为玄阳观报复的心思了,只求海洋妖兽能够就此罢休。

雷电冰鳄化成人形,那双眼睛里,依然有蓝色的闪电活跃着,冷冷的看了眼玄骨上人,愤愤道:“好你个玄骨上人,居然跟我耍心眼,故意跟我套近乎,让玄阳观的人逃出了一部分,我看到你就来气,我的怒火如何平息啊。”

没想到雷电冰鳄如此记仇,竟然将几天前玄骨上人故意拖延时间的事情记下了,此时就拿出来讥讽玄骨上人。

玄骨上人立即静言。

灵机上人此时感觉不平了,大喊道:“雷冰,我劝你就此罢手算了,玉宿派的毁灭,我也不打算跟你计较了。不然,我去请动宫内出窍后期的存在,我想你的性命就要结束了。”

很显然,灵机上人想用威胁,来压迫雷电冰鳄屈服。

雷电冰鳄闻言一紧,脸上终于不再那般狂傲了,而是冷静的想了下。

“行,我答应不再追杀你们玄阳观和玉宿派的人了。不过,火月门的那些低级弟子,必须得死。”雷电冰鳄冷静的说道。

“不行!”凌火上人和永善,同时喊出。

不过,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却同时沉默了,他们可是很乐意见到这种形势的。

玄阳观和玉宿派两派根基被毁,再想重新恢复过来,太难了,这样的话,以后翠木星就是火月门的天下了。现在,海洋妖兽要去清除火月门的根基,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可是很乐意的,这一下三派的势力再次平衡起来,至于接下来的抓捕曲毅,争夺宝物的时候,大家又回到同一起点。

雷电冰鳄冷冷的盯着凌火上人和永善。

凌火上人和永善,见玄骨上人和灵机上人的形色,哪还不知道两人的心思啊。

要打吗?那现在在场的火月门金丹期人物,都要死尽了。

凌火上人知道眼下的形势,自己是万难阻挡得了了,不过略微想了下,也就不以为意,他来翠木星的目的,只是为了玉剑,至于火月门的生死,倒在其次。

“殿主!”永善期望的看着凌火上人。

凌火上人沉默,也算是给了答案。

永善痛苦,居然流出泪来。

随即,就见雷电冰鳄挥了下手,然后就有两百头金丹期妖兽飞走了,去往火月门的各个山峰,展开了清除行动。

而火清峰这里,海洋妖兽和三派人马,沉默的各坐在一个地方。

……

两百头金丹期海洋妖兽,去到了火月门的各个山峰,开始屠杀起各个低级弟子。

而在一个山峰,一粒灰尘随着大风,落到了峰上,随即这灰尘不见了,而曲毅却突然现了出来。

寸界球带着曲毅,来到了这个山峰。

山峰上,有五头金丹期海洋妖兽,这些妖兽都变成了人形,正在拿着法宝,哇哇的打杀着火月门的弟子。

这五头海洋妖兽,两位金丹后期,三位金丹中期。

曲毅依靠《无息诀》,将一身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的程度,然后就飞进了那些火月门弟子中间,随着火月门的弟子一起,也大哭大喊起来,然后也作彷徨乱跑状。

一位金丹后期的妖兽,突然来到了曲毅前面,手里拿着一把黑色大剑,高举着,狂笑道:“小子,不要跑了,我送你去安息吧。”

曲毅立即怔住,满脸悲愤的看着那头妖兽,很不服气的喊道:“你不就是金丹期人物吗?任意打杀我们这些筑基期人物,你很爽快是吧。我不服,你能一剑杀死我,但我也能一剑插.死你,你信不信?”

那头妖兽见曲毅居然如此硬气,临死之前,还如此愤愤不平,脸上笑得都快变形了。

“很好,小子,我让你插一剑,我让你死得瞑目。”那头妖兽放下了剑,跨步挺着身子。

原来,这头妖兽本体乃是一头金鳞玄龟,天生防御力强得离谱,以他金丹后期的修为,已经能够防御得了元婴初期的攻击。自然,这头妖兽怎么想,以曲毅筑基后期的修为,怎么都不可能刺破他的身体,于是就想让曲毅插一剑,然后再杀了曲毅,这样也是很有趣的。

曲毅眼中闪过一道不可察的喜色,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讶状,怔怔的问道:“你真的让我插一剑?”

“是的,小子,我让你插一剑。”妖兽看到曲毅的表情,更加喜悦了,他的虚荣心又满足了一分。

曲毅咬咬嘴唇,然后拿出了玉剑。

玉剑虽然是极品灵器,但它的外观,就是一把很普通的武器,连法器都不如。

那头妖兽看曲毅拿出的法宝竟然一点法力都没有,更是放心了,很爽朗的笑着,眼神在鼓励曲毅用力插一剑,好像如果曲毅没有使上全力,他会很不高兴似的。

“我来了!”

曲毅哼哼气,装作很不服气的样子,然后举着玉剑,插向了妖兽的胸部。

平静……

那头妖兽看着已经没入自己体内的玉剑,鲜血沿着玉剑在慢慢滴落,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以致于都不知道疼痛,也不知道要不要说一句话。

随即,就在沉默中,那头妖兽睁眼倒了下去。

玉剑入体的瞬间,曲毅就输入了混合真气,将妖兽体内完全的绞碎了。

曲毅呵呵一笑,立即取出妖兽的妖丹,然后将妖兽尸体装进了储物袋,又装作惶恐的模样,在山峰上不知方向的跑着,而目标,就是那山峰上的另一头金丹后期的妖兽。

那三头金丹中期的妖兽,曲毅不感兴趣,毕竟已经突破到了金丹中期,如果吞噬金丹中期的妖丹,数量需要五百颗,而吞噬金丹后期的妖丹,只需要五十颗就能突破到金丹后期了。

另一头金丹后期的妖兽,本体是一头千鳍鲛鱼,化作人行后,那千鳍变成了它的本命法宝,千把飞片。

飞片呈月牙状,有刃,飞出去,割伤人的同时那飞片上携带的鲛鱼特有真气,能让人直接麻木,然后接下来就能直接飞出更多飞片,直到人死亡。

那头妖兽,此刻就手拿着飞片,对着慌张乱飞的火月门的人,在空中哦哦高兴的喊着,伴随着就是一片片的飞片射出,将一个个火月门的弟子打中,然后那些弟子整个身子麻木,只能从高空中摔下而死。

曲毅跟着几个火月门的弟子,飞到了空中,有意落到他们的身后,然后就等待着机会。

那头妖兽见又有几个火月门弟子飞到空中,立即哈哈大乐,拿着飞片,就猛的射了过来。

就在那几个火月门弟子身子麻木的瞬间,曲毅动了,施展了金系速度秘技‘万里寸金’。

千鳍鲛鱼在海中,速度极快,但在空中,它的速度可就下降了一个等级。在发现曲毅突然飞到身前来时,千鳍鲛鱼已经反应不过来了,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曲毅拿着红楠剑刺入了自己体内。

金行真气随着红楠剑,进入了千鳍鲛鱼的体内,将它的体内完全捣碎。

曲毅微笑,立即取出了千鳍鲛鱼的妖丹,又把千鳍鲛鱼的尸体放进了储物袋中,然后就消失在空中了。

寸界球内,曲毅得意的大笑着,让一边的白曼看得一阵无语,不就是阴了两头妖兽吗,用得着如此大笑吗。

“器神,拜托了,让寸界球飞到下一座山峰去,这送上门来的妖丹,我不去夺取,我自己都过意不去。”曲毅笑了一阵,立即出声喊出。

随即,就见空中有一粒灰尘,随着飘扬的大风,往另一座山峰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