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8章 木行元婴

第八章 木行元婴

迎风船到了终点,这一趟的行程也就结束了。

二百号乘客,全部出了舱位,然后就依次离开了迎风船。

曲毅依然坐在自己的船舱里,静静的不动。

魏言果然没有来跟曲毅说话了,立即就出了迎风船,然后就往黑骨山脉赶去。

血骨双英,仿佛就不当曲毅存在一般,直接出了迎风船,然后就飞到了泊船区附近的一座大山上,灵识放开。在两人的眼中,以曲毅金丹初期的修为,想怎么逃都逃不掉的,所以很放心的让曲毅一个人出来,然后一举擒拿。

金蚕门门主展锦,在迎风船内,见曲毅迟迟不出,于是微笑的来到了曲毅的船舱口。

“朋友,还不下船啊?”很显然,展锦恨不得曲毅立即下船,然后出手击毙,把金蕴丹和炫疾剑夺过来。

自然,此时的展锦还不知道,曲毅已经把金蕴丹和炫疾剑给了白曼,白曼也因此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曲毅笑着看向展锦,有些轻蔑的意思,笑道:“哎,你可真是锲而不舍,从接魔岛跟到南魔大6,你以为可以吃定我吗?”

展锦闻声就是一惊,他没有想到,曲毅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怎么会现自己的举动。当然了,展锦完全不知道曲毅有器神这个暗中帮手的存在,不然也会掂量一下要不要针对曲毅了。

“小子,你两次跟我作对,拍下金蕴丹和炫疾剑,你一个金丹初期的家伙,居然冒犯我两次,你还想活命?”展锦很直接的说出来了,此时也不需要伪装了。

出了这艘迎风船,就是曲毅的死期,展锦心里很肯定的想着。

曲毅呵呵一乐,然后摊下手,笑道:“那么,就请你先出迎风船吧,我随后就出来了。”

在迎风船内,可不能打斗,这是魔道盟的资产,代表着魔道盟的颜面,谁也不敢在船内厮斗。展锦也明白这一点,听到曲毅的话,嘴角一笑,然后就迈步离开了。

曲毅,最后一个出船。

刚来到了出船口,曲毅就得到了器神的提醒,展锦和血骨双英的灵识已经锁定自己了。

保持着微笑,曲毅出了迎风船,然后走向了接待厅。

这里是一个叫做海滦的大城市港口,也有一个专门的迎风船停泊区,自然在停泊区旁边,也有一个专门的接待厅。

展锦和血骨双英的灵识,一直锁定着曲毅,只要离开接待厅,就会直接出手,捉住曲毅。

可是,曲毅从停泊区往接待厅的走的半途,突然拿出了一张穿空符。

“混蛋!”血烈认识这个灵符,自然很是恼火。

然后,就见血烈和骨寒两人,瞬移赶过来,两人也不忌讳魔道盟的规矩了,想要直接捉住曲毅。

但是,曲毅在拿出穿空符的瞬间,就直接催动了,然后纵身就跳进了灵符制造出来的空间之门里。

血烈和骨寒两人,瞬移过来之即,刚刚看到那空间之门即将涣散,两人愤怒无比,一个挥出了一面血团,一个挥出了一个森寒的白色头骨,泄一样的将空间之门打掉了。

当然,两人却没有现扬起的大风中,有一颗灰尘在随风飘动着。

正在接待厅里的展锦,灵识也现了曲毅的举动,心里恼怒之际,但不敢出来,他可是知道血骨双英的厉害的。

“可恶啊,这小子居然拥有穿空符,这一下,要找到他需要一些时间了。”展锦郁闷的想道。

而血骨双英,很快就恢复了冷静,然后相互灵识传音。

“骨寒,这穿空符,根据催之人的实力,传送的距离有远近之别。那小子只有金丹初期的实力,顶多就传送三百里,我们放开灵识,一定要搜索到他。”血烈狠狠的说道。

很快,血骨双英就将灵识放开,极力搜索着曲毅的气息。以两人元婴后期的实力,灵识的搜索范围,可以覆盖三千里内的区域。

无疑,两人根本就现不了曲毅。

“奇怪,这小子怎么就消失了呢?不可能啊,我已经覆盖住了千里内的区域,一切动静都逃不过去,但就是没有他的动静。”血烈愤怒的喊道。

“血烈,莫非这小子传送进了仙魔海。”骨寒郁闷的说道。

海滦本来就是一个海边城市,如果是利用穿空符,是极有可能掉进了海底。

“那好,我们就飞到仙魔海上空,覆盖整个海面,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逃出我们的灵识搜索。”血烈怒声说道。

于是,血骨双英两人瞬移到了海面上空。

而在接待厅里的展锦,见血骨双英走了,那曲毅也利用穿空符逃走了,知道自己这一趟是不可能有收获了。了一通怨气,展锦就出了接待厅,然后飞向城外的一处大山去了。

而展锦却没有现,在他的头里,有一颗非常微小的灰尘。

一天之后,展锦飞过了上千里,来到了一处翠林茂盛的大山里,然后落了下去。

“武邑山,我又来了,也不知道那株青丝果树成熟了没有?”展锦飞着,嘴边小声的说道。

原来,这武邑山人迹不至,却拥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峡谷山洞,而在洞里,生长了一株青丝果树。青丝果,拳头大小,全身都是深青色,掰开果实就会现,里面没有果肉,而是万条青丝,而每条青丝都蕴含着强大的灵力精华。

这展锦也是因为追逐一头妖狐,不小心来到了峡谷底部,然后现了峡底的山洞,这才找到了青丝果树。

很快,展锦就来了峡谷底部,就要进入山洞里了。

突然,曲毅出现了。

“展锦,你很棒,谢谢你带我来到这里,让我得到你的元婴的同时,还能得到一株青丝果树。”曲毅微笑的说道。

“你……你怎么跟着我来到这里的,你不是穿空走了吗?”展锦迟疑,大声的喊道。

此时,展锦虽然拥有元婴中期的实力,但多年的闯荡经验,却告诉了,金丹初期的曲毅竟然能毫无声息的跟着自己,而且还敢露出身影来,无疑有对付他的手段。

说完,展锦就想瞬移离开。

“你还想逃!”曲毅大笑。

随即就见情无归、白曼、五元都出了寸界球,第一时间就出了攻击。

情无归在拍卖会时,领悟光墙的能量,居然有了一些心得。此时,情无归挥出黑剑,黑色真气中,竟然有丝丝金色光线。

白曼自然驱动着傀儡豹,一个‘风化千刃’了出去。

五元在蚕食了青睛刀鲚和焚海火猿的精血后,已经晋级到了元婴中期,此时龙头吐出来的金色剑光,居然有一米长,手掌宽,威力很大。

展锦见三个法术一起攻来,尤其是情无归出的剑气,更显诡异,因此不敢大意,认真的应对起来。

“真元化盾!”

展锦暴喝一声,然后就将体内金行真元出,在自己在面前形成了一个金色大盾。

风化千刃刮了过去,在盾上只是嘭嘭的响起,却对金色大盾完全不起作用。这也难怪,傀儡豹只是元婴初期的实力,对付元婴中期的展锦确实不够级别。

五元出的金色大剑,挺刺到金色套盾上,隆隆作响,然后就见金色大剑哗哗变成碎片,随后消失了。

不过,情无归的黑色剑气,却让展锦吓了一跳。现在,情无归已经恢复了元婴初期的实力,那黑色剑气就是真元级的能量了,再加上领悟的光能量,威力更大了。黑色剑气打在金色大盾上,竟然就将大盾划割开来,形成了一条细缝,而那些间杂着金色光线,就直接射向了展锦。

展锦现那上百条的金色光线,立即就推出金色大盾,然后退之际,又出真元形成千条金色剑气,这才将金色光线完全的打掉。

就这么一会,整个峡谷内,空间能量紊乱,两边悬崖上不停的落下巨石层土。

曲毅微笑着观看整个过程,等展锦完全化解了之后,刚想飞身离开时,立即就将手中拿着的玉剑挥出了。

丹田内的混合真气,五脏内的金行、木行、水行、火行、土行真气,全部灌注玉剑内,然后一道两指宽的光线射出,直接穿透了展锦的身体。

展锦被光线破坏了身体,居然还没有立即死亡,在用真元缓解体内的伤势。

情无归冷笑,立即飞过去,一道黑色剑气立即吐出,射进了展锦体内。

“啊!”展锦不甘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倒了下去。

情无归的黑色真元,非常特殊,里面好像蕴含了世间所有的杀戮之意,对任何物体都有极强的破坏性。自然,别说大伤之下的展锦受不了,就算展锦恢复了全部的实力,也不敢让情无归刺一剑啊。

五元呜呜大乐,立即就跑到展锦身边,龙口大张,就将展锦咬破了,然后猛力一吸,将展锦的所有精血吞了下去。

自然,展锦的元婴和储物手镯,就归曲毅所有了。

曲毅将展锦的金行元婴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手镯里,然后灵识扫描展锦的储物手镯,瞬间整个人怔住了。

“曲毅,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白曼立即紧张起来。

情无归和五元,也立即紧张的看着曲毅。

“呵呵,我的运气真好,这储物手镯里,居然有五颗木行元婴,其中有一颗是元婴中期。”曲毅看着三个,大笑起来。

曲毅要冲击元婴初期,正好缺一颗元婴中期的木行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