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0章 遇劫

第三集 三鼎门 第十章 遇劫

海滦城,武邑山,都是位于阴风山脉的北边。

因此,情无归从武邑山飞往黑骨山脉,就得穿过白月山脉,才能到达黑骨山脉,然后还要赶往百魔山区。

如此一来,时间可能就需要两个月以上,那就太长了。

好在在阴风山脉的北端,阴风宗在那里有一个宗门山峰天北峰,因此在那里设立了一个单人传送阵,可以传送到南魔大陆的其它地方去。

于是,情无归就来到了天北峰。

单人传送阵,这是一种简化版的空间传送阵,一些大的宗派都会向魔道盟或者仙道盟申请,在自己的宗门设立单人传送阵。不过,单人传送阵,一次只能传送一人,而且距离也有限制,传送到其它星球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只能在一个大陆里相互传送。

南魔大陆,百血谷、黑骨教、白月宫、阴风宗、万雷崖这五大宗派,都申请了几个单人传送阵,这样也方便五派之间的交流。

天北峰,这里现在几乎就是一个山峰城市,从下到上,建立了无数的房屋,各种阵法点缀其间,到处都是灵气波动。而单人传送阵,就位于峰顶,那里也是阴风宗势力的驻守地。

情无归飞到了峰顶,然后来到了传送大厅。

需要用来传送阵的人,确实很多,排在情无归前面的居然有上百个,可见这南魔大陆元婴期人物的数量了。

几柱香的时间,终于轮到情无归了。

“一百枚中品灵石。”传送阵旁,坐在碧潮石桌后的一个人淡淡一声。

情无归笑笑,知道使用这传送阵的费用就是一百枚中品灵石,也不说话,立即拿出灵石,飞抛到了碧潮石桌上,然后走进了单人传送阵内。

这一次,情无归选择传送去的目的地,就在黑骨山脉的九骨峰,那里离百魔山区较近。因为在排号时,情无归已经跟阴风宗的工作人员说过目的地了,现在倒不用再强调一回了。

很快,就见单人传送阵闪出一道白光,然后情无归就消失了。

……

黑骨山脉,这里是黑骨教的势力范围。

此时,九骨峰上的传送大厅,亮起一道白光,然后一位俊俏的冷酷男子出现了,正是情无归。

情无归,无视大厅内各人的目光,直接就离开了,然后选择西边方向,立即飞离了山峰。

传送大厅内,有几个黑骨教的人在窃窃私语。

“这个家伙很冷酷啊,居然都不在九骨峰逗留欣赏一阵,直接离开了。”

“老大,要不要去跟踪他啊。”

“可以,只是一个元婴初期的家伙,我们能够对付他。”

……

原来,这里竟然有一伙专门打劫外来人的团伙,而且还是黑骨教的人员。

对于这种事,黑骨教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因为这些团伙的组成,可是教内一些长老或者殿主的亲信,而且这些团伙打劫后,也会给长老和殿主上贡,自然黑骨教也是很难管教的。

不过,南魔大陆本来就是修魔者的天地,每个来南魔大陆的人,都知道会遇到一些波折,倒是有心理准备。实力弱的人,一旦遇到这样的团伙,就会拿出财宝用来消灾。而实力强的人,这些团伙也不会去惹。

情无归这种人,就完全不知这个情况,只顾朝着百魔山区飞去。

不过,好在有器神在,他的灵识可是无处不在的,尤其是曲毅突破到了元婴初期,现在器神的灵识也达到了分神初期的程度,自然这九骨峰上一切的动静都让器神获知了。自然,情无归也知道了。

情无归立即加快了速度,灵识放开,他前面的天地空间仿佛被情无归的杀意吓散了一样,飞起来一点阻力都没有一样。此时情无归的速度,居然也不下于元婴中期的速度了。

此时,九骨峰上,飞出来三个人。一个中年人,面容阴鸷,元婴中期的实力。两个稍显年轻,一高一矮,元婴初期的实力。

三人飞离九骨峰,立即就往情无归的方向追去。

自然,情无归的动静,都在那修正元婴中期的中年人掌控中,毕竟他的灵识感应范围可比情无归大一些。

……

百魔山区,位于黑骨山脉和百血山脉之间,这里就是修魔者的修炼天堂。

每一刻,在百魔山区里,各个势力之间,各个修魔者之间,都在战斗。杀人夺宝,争抢功法,豪夺矿产,都是无所顾忌的,因为杀戳就是百魔山区唯一的生活方式。

对于这种局面,百血谷和黑骨教两大宗派,不但不出来管束,而且还有意的让派内弟子,前去百魔山区历练。

修魔者,就得在战斗中修炼、突破、生存。

而此时,情无归就来到了百魔山区的边缘地带,然后在一个山谷里落下了。

忽然,后面跟着的三个元婴期人物,瞬移过来了。

“你们……”情无归吃惊的喊了声。

很显然,情无归也很有演戏的天赋,他早就知道这三个不速之客在跟踪自己,此时却假装很害怕,很吃惊,很想逃的表情。

“呵呵,小道友,不用怕。我们只是身上灵石不够了,想要来跟道友商量一个,看能不能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储物手镯,如果有灵石的话,就借给我们用用吧。”三人中,中年人很温和的说道。

此时,傻子都知道,这三人是来抢劫的了。

情无归愤愤的喊道:“你们是来抢劫的吗?你们就不害怕黑骨教来惩治你们吗?”

三人立即哈哈大乐,然后中年人笑道:“道友,怎么说的这样难听呢,我们只是借几块灵石而已,可不要惹我们发火哦。你只是一个元婴初期,我们三人随便一个,都能让你死去活来,所以你最好不要乱说话哦。”

情无归听完,害怕的表情,突然转向阴冷,喝道:“你们三个,以为人多,就能随便欺负人,是吧?很好,曲毅,五元,白曼,你们也出来吧。”

瞬间,曲毅、白曼、五元三个,一起从寸界球里蹦了出来。

“现在,我们是四个,对付你们三个。”情无归淡笑道。

那三人惊愕一阵,曲毅三人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也不见空间波动,不可能是瞬移过来,难道还能凭空出现吗?自然,三人都意识到了,今天打劫的对象可能找错了。

不过,中年人灵识感应,发现曲毅和五元都是元婴中期,而白曼只是金丹中期的实力,立即宽心了。

“道友,你们有四个不假,可惜啊,三个元婴初期,我们三个还是稳吃你们。”中年人很得意的说道。

中年人可是元婴中期的实力,他当然有自信一个对付三个,而其它两人在旁边协助,打杀曲毅四个,还是很轻松的。

曲毅哈哈大乐,带着戏谑的眼神打量着中年人。

“既然如此,你们三个可以死了。”曲毅突然喊道。

随即,就见情无归、白曼、五元出击了。

情无归一个人,直接杀向了那两个年轻人。而白曼和五元,则同时攻击中年人。

两个年轻人,修炼的《玄骨炼心诀》,主要就是杀害修士后,将修士的身体炼化,将自己的身体一步步强化了。自然,两人的身体,还是很硬的。

不过,在情无归的一把黑剑刺杀中,尤其是诡异的黑色真气中,两个年轻人中剑之后,那一身强硬的身体,居然就像豆腐一样,完全不堪一击。

两个年轻人,以前也是倚仗中年人,才在打劫的过程中有所收获,真正的打杀还是不强的。速度不行,攻击法术不行,完全抵挡不了情无归的诡异身法,诡异能量,同时被杀。

而五元一动,就见龙头吐出一道金色大剑,直刺中年人。

白曼很干脆,傀儡豹一出来,就发出一道‘风化千刃’。两只血蚊王出来,一起发出了两道‘血丝化婴’。

血丝化婴,是血蚊王的特有法术,只要被血丝沾身,就会立即钻入体内,将整个身体溶解分化,严重者就直接将元婴都碎化了。

中年人一怒,居然被抢先攻击了,立即拿出了一个腿骨一样的法杖,黑漆漆的,这就是他的本命法宝噬骨杖。

“百骨缠身!”

中年人大喊,就见噬骨杖喷出浓浓黑色气团,然后化成了百具骨头的形状,迎击着五元、傀儡豹和血蚊王的法术。

十具骨头迅速去迎接了‘风化千刃’,居然很轻松的就将千刃打散了,形成了一股大风。十具骨头合击金色大剑,也将金剑打得粉碎。而其它八十具骨头迎接着‘血丝化婴’,开始时沾上的骨头都是刹那散开,而到最后,血丝能量完全被消耗了,也就没有用了。

而在一边冷笑的曲毅,也趁着中年人匆忙应对的时候,立即出手了。

玉剑在手,闪电般的挥出。

无疑,此时曲毅六个元婴内的真元,全部灌注到了玉剑内,然后形成了一道手掌宽的月牙形流光,穿进了中年人的体内。

当年,怀清以元婴初期的实力,依靠玉剑都能对付出窍初期的凌火上人。现在,曲毅体内的真元,可以说是怀清的五倍,现在一举发出,玉剑发出的流光,更加强大。

自然,中年人张开口,然后整个身体就像泥沙一般,粉碎开来,就此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