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3章 要战,就来战吧

第三集 三鼎门 第十三章 要战,就来战吧

寸界球中,一只炼器大鼎赫然立在湖泊边,正是从火月门夺来的盘火鼎。

此时,曲毅双手按在大鼎两边,真元直送,而鼎内蓝色火焰平喷而出。

过去了三天,曲毅经历了几十次的失败,现在已经能够熟练的控制自己的乾蓝真火了。

在浪费了一些星空陨铁之后,现在曲毅对于用真火熔化材料,也有了一定的认知。而现在,在盘火鼎内,星空陨铁、馨音石、盘天玉已经全部放了进去,而且在真火的炼化下,已经融为了一体,正在形成具体的形状。

器神在旁边,坐在草坪上,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曲毅,时不时的轻摇一下脑袋。

“器神,你摇什么摇,谁不是从新手成为老手的,我三天就能炼制出来,你还不鼓励我,还在一边打击我啊。”曲毅一边控制着真火,一边很不满意的喊道。

这三天,器神开始时就是不停的骂,感觉再骂也没有新词了,不得不坐下,不过脑袋就没有停止过摇晃。

“我真后悔把阵法传授给你。”器神恨恨的说道。

曲毅立即闭嘴,这婴儿模样的器神,就跟女人一样,得要哄,还是别跟这种小孩儿一般见识了。

器神见曲毅沉默了,陡觉无聊,立即消失了。

一会儿,曲毅盯着盘火鼎,脸上堆笑。

“乾蓝真火,离鼎器成!”曲毅喊出,立即停止了真元输出,然后就见整个盘火鼎没有一丝火焰了。

同时,曲毅真元打入盘火鼎内,就将鼎内四件长方形卡片拿了出来,浮于空中。

四张卡片,同样的大小,一根手指长,两根手指宽,通体绿色,如碧玉一般,很是好看。

“穿空传音阵,结!”曲毅再次喊出。

然后,就见曲毅双手连掐不同的手法,真元在手法的引动下,组成了飘渺一阵的阵形排列。刹那间,那些阵形就射进了四张卡片中。

再一会,曲毅竟然将四张卡片抛入了旁边的湖泊里。

“一元灵水,刚好用来淬火。”曲毅看着身边的湖水,喜悦的大笑道。

原来,寸界球居然将吸收进来的灵气,在这个湖泊里转换成了一元灵水,一滴水就相当于筑基初期修士的真气量了。此时,用来给器胚淬火,效果比一般的泉水更好。

白曼此时飞了过来,挽着曲毅的手,晃动着,然后说道:“曲毅,这个传讯牌,能给我一个吗?”

曲毅一听到白曼的娇柔的声音,心立即就软了,原本是想到一直将白曼带在身边的,哪会用到这个传讯牌啊,但是实在是不敢拒绝,那样的话,白曼接下来的轮番手段,曲毅很肯定是抵挡不住的。

“师姐,当然有你的一个,这个传讯牌好啊,远在万里之外,都能通过灵识传音。”曲毅笑呵呵的说道。

然后,就见四块传讯牌从湖中飞出,一块飞到了白曼的手上,另三块,曲毅就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手镯里。

白曼拿着传讯牌,笑盈盈的看了一阵,然后滴血认主了。一会儿,白曼就将传讯牌伸到曲毅面前。

“我知道了,这就把灵识印记留给你。”曲毅笑道。

原来,这传讯牌中,留下了几个空间,专门用来储存别人灵识印记的,不然有传讯牌,也不知发给谁啊。

很快,曲毅灵识扫进白曼的传讯牌中,留下了自己的灵识印记。

……

曲毅和情无归,在中阳城已经入住十天了。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东城口外。

“无情,传讯牌已经给你了,如果有危险,立即传音给我。”曲毅担心的说道。

从庭院出来时,曲毅已经将一块传讯牌给了情无归。

“放心吧,我虽然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但我对付元婴中期的人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我相信这一次出去,很有可能就突破了。”情无归淡笑道。

情无归停留在元婴初期,也有一段时间了,在翠木星,也经历了几场大战,对于能量的领悟又深了一些,应该说现在已经是元婴初期大圆满的状态,一个机缘就能突破到元婴中期。

曲毅点下头,笑道:“那就好,我们就各自去一个方向,进行杀戮游戏吧。”

情无归立即飞身而起,丢下一声:“不突破,不回归中阳城。”

然后,情无归的身影就消失了。

曲毅也立即飞身而起,去了另一个方向,也要去寻找目标,锻炼自己的实力。

……

在一处四周峭壁耸立的峡谷里,曲毅停了下来,然后完全散发了自己的真元波动,将自己元婴初期的实力完全展示出来。

刚才器神灵识搜索,发现远方正有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要飞过来,曲毅就把第一个攻击的目标确定了。

果然,远方的空中,一位手持黑色铁枪的青年,很冷静的注意着周围情况,灵识时刻都在搜索。

“嗯,剑削谷那里有一个元婴初期,修炼的木系功法,刚好被我金系功法克制,总算让我捡到一个了。”青年冷笑,迅速飞向曲毅。

曲毅得到器神的灵识通知,知道那个人就要过来了,嘴角连连冷笑。

“朋友,幸会幸会!”突然,空中传来一道喜悦的声音。

“幸会你个头,你不就是想要来杀我的吗?”曲毅突然骂出。

空中刚刚发声的青年,表情顿时一愕,然后就狰狞起来,立即飞到了曲毅身前。

“小子,跟你客气,你还不领情,那就对不住了,你现在必须死。”青年拿起铁枪,直指曲毅。

曲毅淡笑,拿出了红楠剑,笑道:“百魔山区,哪里来的客气之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要战,就来战吧。你以为我是修炼的木系功法,就一定能稳吃我吗?”

那个青年冷笑,觉得曲毅到现在还是嘴硬,想用话语吓退自己,不由笑道:“小子,金克木,你注定是要死在我的枪下,现在我就来了结你。”

曲毅呵呵一笑,突然动了。

风过无声!

这是曲毅《五气三花》中风系速度秘技,人就像一片虚幻之云,突然飞得无影无踪了。

那个青年精神顿时一凝,他心中有些恐慌了,因为曲毅的速度太快了,完全不下于元婴后期的修士,只能全身心的凝神以对,不然一个不小心就得遭殃。

“万须裂地!”

突然,曲毅来到了青年头顶,红楠剑凌厉劈下,剑里封印的‘万须裂地’阵法催发出来。万条如树木根须一样的真元细丝,全部刺向青年。

“你以为有速度,就能偷袭到我吗?看我的金光遍洒。”青年一怒,出声喊道。

随即,就见青年快速抖动铁枪,一个光圈立即形成,而光圈又瞬间炸开,形成了无数的真元光线,全部刺向了射过来的木元细丝。

木元细丝,全部被斩断。

而此时,曲毅突然身体又消失了,而这一次,他使用了火系速度秘技,电光火石。

像电光,像火石,曲毅的身体忽前忽后,突然来到了青年的背后,然后手里已经拿出火鳞刀。

“火焰大刀!”

此时,曲毅竟然将心脏内的火行元婴真元,全部输入火鳞刀内,将一把百米大小的火焰大刀催发了出来。

裂天之火,直飙青年而去,火刀过处,都是空间动荡欲裂,声势骇人。

“怎么可能,你体内怎么还有火行真元。”青年无比的惊恐,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识范畴。

不过,青年看来在百魔山区历练多年,临战经验非常丰富,虽然惊恐了一下,但也很快就冷静下来,凝神应对。

“看我的金枪定天!”

青年猛声一喝,将铁枪直举过头,然后就见枪头处金行真元激闪,在火焰大刀砍来时,那金行真元全部迸出,仿佛形成了一只金手,将火焰大刀一把定住了。

火焰大刀喷射,不久就消失了。

曲毅不以为意,突然又消失了,而整个身体在空中仿佛行走一样,但一步之间,却是百里之远。原来,曲毅现在又使用了土系速度秘技,缩地成尺。

“不可能!”青年刚刚挡住火焰大刀,心思初定,却见曲毅身上还有土行真元,完全崩溃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敢来惹我,那是你的不幸。”曲毅在空中飘忽之间,随意来了一声。

而此时,曲毅手上拿出了玉剑。

“我砍!”曲毅突然来到青年向前,持剑砍下。

青年见曲毅又换了一件法宝,却没有使用真元,立即就眼神歹毒起来,举起铁枪,直接刺向曲毅。

曲毅见状,立即一笑,玉剑略偏,就砍到了刺来的铁枪上。

铁枪枪头,直接掉落!

“你……你这把剑,是什么法宝?”青年恐惧了,双眼四瞟,欲要飞逃。

曲毅呵呵一笑,怎么肯说出玉剑来,这不是暴露自己的秘密吗?

“你只要记住,是这把剑结束了你的性命。”曲毅喊道。

突然,曲毅再次施展了水系速度秘技,行云流水。

曲毅整个身体,舒急灵动,行不可测,围着青年打转。青年却一直凝神以对,想要飞身离开,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好像所有的方向都有曲毅的影子,实在是找不到从哪个方向飞走。

“死去!”突然,曲毅声响。

然后,就见一道手指宽的光线,射了出来,直接打在了全力防御的青年身上。青年一脸的惊愕,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非常自信的防御之盾,居然都被直接射穿了。

曲毅静静的立在空中,而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储物手镯和金行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