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40章 北使

第四十章 北使

北使听到附近有神秘.洞府,立即勾起了好奇心,自然也想去把洞府里的宝物取来。

很快,北使、南使、百沿三个在前面飞着,来到了离海岸线不远的一片海域,而曲毅、魏言、熊观、狼强、龙战几个,跟在了后面,作为警戒力量,防备有其它的人过来。

北使、南使、百沿三个,立即进入了海里,来到了海底。

在海底,有一处海沟,那里散着微微的灵气波动,正是某种阵法缺失了一部分,从而泄漏出来的灵气波动。

北使一到海底,就感应到了,心里的怀疑也放下了,更加高兴的就往海沟里飞去。

而此时,南使和百沿两人互相看了眼,眼中都透着笑意。

海沟里,果然有一个残缺的阵法,仿佛是因为岁月久远,阵法终于被外力破坏了一部分,一股隐隐的灵力散了出来。整个阵法,笼罩住了整个海沟的最深处,好像那里就有一个神秘的洞府埋藏在那里,让人很是心奇。

“百沿,你说的就是这个阵法吧,我看真有可能是一个岁月久远的洞府呢。好吧,现在我们三个,就开始一起出自己的最强法术,将这个阵法从外面攻破了。”北使高兴的喊道。

而此时,百沿却不答话了,而是来到了阵法残破的那个地方,突然一道血色真元打了进去,然后就见整个海沟,都被一个威力极大的阵法笼罩住了。

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引阵,是曲毅从器神那里得来的,故意布置出一个残缺的阵法,而只要引动这个残缺的阵法,就能激出一个更加强大的阵法出来。也就是说,这个残缺的阵法,只是一个引子,相当于另一个阵法的阵眼一样。

而这个更加强大的阵法,叫做‘一子锁海阵’,一旦动,可以锁定千里海域,自成一界。

瞬间,整个海沟都被一股奇特的力量笼罩,所有的海水仿佛都汇聚成了水刀、水剑,然后刀剑齐攻,欲要将所有的人都砍成肉泥。

“你们……你们居然敢背叛头领。”北使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骗了。

不过,愤怒归愤怒,北使却不得不努力出自己的风系真元,一股股的青色的真元披覆周身,抵挡着层出不穷的水刀水剑。

而此时,刚刚还在海面上的曲毅,突然进入了‘一子锁海阵’,然后把玄骨上人叫出了寸界球。

“南使、百沿、玄骨,你们三个一起上,尽快降服了北使。”曲毅立即喊了一声。

“是,主人。”三人立即回应,然后就各自拿着自己的法宝,冲杀过去。

南使立即拿出了自己的法宝镇风剑,这是一把中品宝器,真元催动,出了一个‘千刀风旋’出来,只见千个刀旋风刃全部刮到了北使面前,嘣嘣的撞得巨响。

百沿拿出了自己的法宝定血珠,形似一个鸡蛋大小的红色圆珠,中品宝器,真元催动,圆珠就激出了一面血色大网。大网散出来的气息,仿佛能够网罗万物,定压四方,让人很是恐惧。血色大网一出,就立即飘向了北使,然后一缩,就将北使周围全部包裹了起来。

玄骨上人又拿出了自己的法宝玉龟舍利,催出了一头巨龟,由上强横的压下,欲要将北使直接压扁了。

这一下,北使不但要拼命挡住阵法攻击,而且还要承受三个出窍中期的强者攻击,情势极其艰难。

“摇风剑出,风碎虚空!”

北使完全拼命了,拿出了自己的上品宝器,然后就将自己的真元全部输出,把摇风剑里最强的一个‘真风破空’阵催了出来。

一个极大的旋风了出来,而旋风中央仿佛形成了一个黑洞,可以吞噬一切的威势。而旋风边刃,更是可以斩破所有的物质,那些无数的水刀水剑,一碰即碎,化成了水烟。‘风刀风旋’,血色大网,巨龟,也是毫无抵抗之力,一击就被打破。

而此时,曲毅立即让百沿、南使、玄骨上人进入了寸界球内,自己却把神诀卡片催出来,挡在了自己的身边。自然,那可以杀破万物的旋风,却对神诀卡片没有半点损伤。

北使出来的旋风,虽然将成千上成的水刀水剑杀灭了,但还是没有破坏了‘一子锁海阵’,依然被困死在阵法里。

而此时,北使身上的真元已经消耗一空了。

曲毅笑呵呵的走到了北使身边,看着他那满脸的怒色,笑道:“北使,你也不用愤怒,你就跟南使他们一样,顺从了我吧。”

北使拿着摇风剑,眼珠溜转,想着要不要拼命再来一次攻击,但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自己杀不了曲毅。

“你有什么阴谋?”北使服软了,干脆也把摇风剑收入了体内。

“呵呵,我有什么阴谋,你不需要知道。放心吧,跟随我,对你也不会有坏处,将来你就会知道的。”曲毅微笑道。

北使看着曲毅,突然脸色一变,露出狰狞之色,而灵识已经钻入了曲毅的元神中。

此时,北使居然想用灵识攻破曲毅的元神,然后解救南使、百沿这两位妖修。

曲毅微笑着,却是一动不动,然后就看到北使的脸色大恐,一脸的不可相信的看着曲毅。

没错,北使跟南使一样,也被器神的灵魂攻击到了,被种下了灵魂枷锁。

“哎,北使啊,我都说了,让你主动归顺于我,你却还要如此大费周折。”曲毅微笑的说道。

北使神色萎顿了下去,大口呼气,心中不甘,但也慢慢的适应了下来。

随即,曲毅就把‘一子锁海阵’撤下,然后把南使、百沿放出了寸界球,一起飞到了海面上。

此刻,曲毅已经把南使、北使都控制住了,妖修头领的左膀右臂都成了曲毅的人,这一下曲毅的计划更加方便了。

“要是将来妖修头领现,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成果,却被我曲毅暗中夺走了,他会不会暴体而亡啊。”曲毅在空中飞着,心中暗爽的想道。

而在空中,南使看着郁闷不甘的北使,不由开导了起来:“北使,算了,我们都是修真之人,追求的是永生之道。跟随头领,和跟随无趣,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我有一种直觉,我们跟随无趣,将来的成就可能要更高一些,也许还是一件好事呢。”

北使怨恨的看了眼南使,随即有满脸的悔恨,但心里却把南使的话听进去了,也在暗暗的琢磨着。

很快,曲毅等人又返回到了红云峰。

众人一落定,曲毅就询问起来了:“北使,你们在紫阳宫潜伏的妖修是谁?实力如何?怎么没有挑起紫阳宫的内斗呢?”

妖修在南魔大6的计划太完美了,而在北仙大6却没有翻起大浪来,曲毅自然很好奇。

北使看了眼曲毅,咬了咬嘴唇,思考了许久,这才开口说道:“我们潜伏在紫阳宫的妖修,叫做归海心,来自海洋,只有出窍中期的修为。紫阳宫除了掌教是出窍后期的修为,还有一位元老也是出窍后期的修为,虽然紫阳宫掌教被我们骗走了,但这位元老依然在宫内坐镇,归海心不敢太过活跃。”

曲毅这下子终于明白了,原来紫阳宫还有这样的强者啊,难怪妖修不敢乱来。

“北使,你们的妖修头领,实力应该很强啊。他为什么不去紫阳宫,刺杀了那个元老?”曲毅又是一个疑问。

曲毅从南使那里得知,这位妖修头领可是分神初期的修为,只要他出手,这位紫阳宫的元老定然会被杀死吧。

“主人,你还不知,我们的头领已经达到了分神初期的修为,但北仙大6,也留下了一位分神初期的强者,那个人就是金鼎派的赤金真人。我们头领不想现在就出手,以免让那个赤金真人知道了自己的修为。”北使慢慢的说道。

曲毅听到,心里终于明白了,这位妖修头领想让自己的手下出动,一个个的铲除五大修仙门派,等到引出那个赤金真人时,突然袭击,刺杀于他。

“好吧,我终于知道了你们妖修头领的计划了,那我们就先顺着他的计划,将修仙门派铲除了吧。”曲毅笑道。

现在,曲毅越来越是期盼了,等自己在五大修仙门派大闹一场,暗中控制了无数的力量后,那位妖修头领最后检查收获时,现他的所有人都被自己奴役了,那位头领会不会疯呢?

“好了,既然你们妖修头领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那我们就加快行程,现在就赶往紫阳山脉吧。魏言、熊观、狼强、龙战,命令你们的手下,立即出。”曲毅脸上喜意盎然的说道。

自然,南使、北使、百沿、魏言、熊观、狼强、龙战这七个妖修,看到了曲毅那得意的神色,心里都提前给紫阳宫祈祷了一下。

很快,魏言、熊观、狼强、龙战这四个人,去给四千修魔者,下达了出的命令。

一个月后,曲毅带着修魔者,终于赶到了阳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