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6章 无回杀意

第一集 仙云宗 第156章 无回杀意

情无归扬起黑剑,飞身而去,直刺阳天齐而去。

无疑,面对阳天齐这种比自己高了一个等级的强手,情无归自然不会有丝毫留手。一出剑,就直接使上了压迫杀意,跟真元一起,更添杀伤力。

真元诡奇,以意压迫!

阳天齐眼中一亮,他没想到情无归得到了《修罗魔典》后,居然已经领悟出了一种杀意。

“有意思,居然领悟了一种杀意,可惜你的境界低了些,还是没用。”阳天齐微笑说道。

立即,阳天齐就拿着土龙剑,轻轻挥出,就见一条土龙横在前面,直接将情无归撞开了。

元婴后期,出窍初期,差了一个等级,情无归的真元,压迫杀意,都不能对阳天齐造成大麻烦,而且阳天阳还有土龙剑这把下品灵器,催发出来的法术很强大,确实是情无归抵挡不住的。

情无归被撞飞远去,立即站定,抹下嘴角的鲜血,眼光再次凝聚起来,杀意更浓。

“压迫千军!”情无归突然喊了一声,就将自己领悟到的一记杀招喊了出来。

随即,情无归腾空而起,然后身体倒竖,而手中的黑剑已经连续振动,发出了千道真元。这些真元化成了千把黑色小刀,每把小刀上都有一种从天而降的压迫杀气,让人心生恐惧。所有的千把小刀,集合了千条压迫之意,同时射向了阳天齐。

“雕虫小技!”阳天齐看着情无归从空中发出的杀招,又是一声冷笑。

话停,阳天齐就将土龙剑收入体内,双手上举,然后就在双手之间形成了一面土罩,迅速扩大。

千把黑色小色咚咚打在土罩上,猛烈的炸开,形成了一片黑雾,立即散开了。

“怎么样,我的双手顶天,将你的法术破解的很干脆吧。”阳天齐微笑的看着空中的情无归,轻蔑之心完全展现。

情无归神色更冷,战意欲发浓烈,好像整个人都快成一把杀气之剑了。

一边观看曲毅、慕涵、白曼、五元四个,都是焦急的看着情无归,尤其是慕涵,眼中都是星泪滚滚,就想直接上去帮手了。

“慕涵,不用急,无情现在正一心凝聚着自己的杀意,你这么一去,让他一分心,就将这一份难得的心境打破了。”曲毅见慕涵的神色,立即就灵识传音阻止她。

虽然明白曲毅的意思,但慕涵仍然是焦急难熬,不过也真的不去施加援手了。

五元那家伙,此时却依然轻轻的扇着鹏翼,龙头摇晃,很是没心没肺的打量着海岛的景色。

而此时,站在树顶的阳天齐飞了起来,笑道:“情无归,让你连打我几次,也不见效,现在该轮到我来了。”

说完,阳天齐形色一冷,土龙剑再次拿在了手上,身体直接飞向情无归。

“土龙缚!”阳天齐暴喝一声。

一条真元化成的土龙突然出现,立即就缠绕着了情无归,越箍越紧,直想将情无归挤死。

很明显,阳天齐自认吃定了情无归,此时要先玩玩情无归,然后再擒拿他。

情无归被土龙环绕,瞬间就发现体内真元全部施放不出去,而身体也在土龙的挤压下,正在快速的紧缩着。

不过,此时情无归却在这种极危的压迫下,发现自己体内的修罗之心,轮廓却在显形,好像就能内视看到它的形迹了。

而借着此股修罗之心的形成,情无归突然将压迫杀意完全凝聚,就像灵气化丹似的,杀意迸发,直射体外而去,奇迹般的就将土龙斩裂了。

土龙一破,情无归立即就拿出了一张灵符,裂空罡风符。这是情无归在灵符洞府时,跟曲毅两人平分了灵符,自己得到的灵符。

裂空罡风符,出窍中期的威力,一催发出来,立即就在空中形成了层叠罡风层,每一层罡风都能将虚空裂开,形成丝丝细小的空间裂缝。

阳天齐神色一慌,立即就将土龙甲现出来了,包裹住了整个身体。

那几十道罡风层,同时刮到了防御战衣土龙甲上,嘶嘶声响,极度的切割着土龙甲,却是没有将土龙甲破开。不过,那罡风层划破空间形成的空间裂缝,却在土龙甲上留下了道道裂痕,这也让阳天齐挥发了极大的真元,才让土龙甲没有破裂。

裂空罡风符持续了一会儿,然后消失了,而阳天齐却是安然无羔。不过,生命无忧的阳天齐,此时整个人神情很狼狈,真元也消耗了极多,因此阳天齐看向情无归的眼神,充斥着狠毒。

“原来,你一个元婴后期的家伙,敢向我挑战,是因为有一张威力强大的灵符啊。可惜,你还是失算了,我身上有土龙甲,你是永远也休想破开的。现在,我不想再把你活捉折磨你了,我想让你立即就死。”情无归冰冷的喊道,显然刚才灵符的攻击,已经彻底引动了他的心火。

情无归一句不回,立即拿着黑剑,再次刺向了阳天齐。

阳天齐更怒,拿着土龙剑,直接刺向了黑剑,两把剑的剑锋直接抵到一点,然后黑色真元和土行真元直接碰撞,情无归直接就被打飞了。

“你一个元婴后期的家伙,还想跟我拼真元,真是不自量力。现在,就让我来终结你。”阳天齐怒道。

就在情无归没有站稳的时候,阳天齐已经飞过去,土龙剑凌厉刺出,直取丹田部位。

情无归身子突然一降,而手中的黑剑也同是上撩,将土龙剑拨开了,这才躲过了这道必杀一击。不过,这一次施展的‘惊弓雁’身法,也让情无归消耗了大量的真元,伤势更重了。

阳天齐愣了下,没想到情无归居然还有这样的身法,不过也立即释然,然后再次飞起,直扑下去,土龙剑再次狠狠刺去。

这一剑,蕴含的土行能量极大,剑锋上闪烁着激烈的黄芒。

情无归知道这一剑威力很大,自己体内的真元不多,很难再挡下一记了。不过,情无归只所以想跟阳天齐决战,等得就是这个时刻,他想让阳天齐不停的逼迫自己,让自己领悟出另一种杀意。

“压迫杀意,混同真元,撑天一挡!”

情无归情急之中,将体内的真元全部集聚到了黑剑上,而心神完全聚于一团,压迫杀意也集聚到了黑剑上。

黑剑上,一个手掌大的黑色圆团,破剑而出,抵挡住了土龙剑。黑色真元和土行真元,立即剧烈的碰撞起来,形成了一片飓起的罡风。

情无归真元全无,脸色惨白,颤颤的站立着。

阳天齐又是一愣,自己这一招又被情无归挡下了,这可大大的丢了自己的脸。一个出窍初期在攻打元婴后期的人物时,居然还要几个来回,太让人难受了。

“情无归,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进步这么快。看来,修罗魔典对你的修炼,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很好,既然你就要死了,我就夺下魔典,以后好好的参悟一下。”阳天齐怒后反笑,此时轻松的说道。

反正情无归真元全失,阳天齐也不怕他会逃开了,哪能不出言讥讽一声,好好的挽回一些脸面。

情无归此时,颤抖的身体突然怔住了,而整个人好像跟自然完全溶于了一体,正在感悟着周围空间的一种规则似的,而周围的各种能量,都在向情无归体内聚集。

阳天齐一惊,他意识到了一种危机,这情无归可能正在领悟能量,而且还有可能直接就突破到出窍初期。

“哼!我就封锁周围空间,我看你怎么吸收能量。”阳天齐大怒。

瞬间,阳天齐就把元婴飞出体外,从头顶浮现了出来,然后整个元婴连掐手诀,就见整个空间形成了一个黄色的半球,将周围的能量完全拦在了外面。

而此时,处于半球内的情无归,眼睛突然睁开,然后体内散发出了一种奇特的杀气。

“阳天齐,谢谢你,耗光了我的真元,也耗光了我的压迫杀意,让我终于领悟出了‘无回杀意’。”情无归微笑的说道。

无回杀意,一剑即出,一去无回,杀尽天下,才能心归。

“情无归,你领悟了又怎么样,你现在在我的真元空间内,我想杀你,就是一个意念的时间。”阳天齐冷笑。

确实,情无归虽然领悟了无回杀意,修罗之心再次增强,但吸收不了灵气,就转化不了真元,怎么也不可能挡得住任何一道法术的攻击。

“呵呵,阳天齐,我是没有真元,但我的兄弟有啊。”情无归淡笑说道。

阳天齐立即看向曲毅这边,这才发现曲毅手上已经拿出了一把玉剑,而剑上已经充满了真元。

没错,曲毅在器神的提醒下,知道情无归终于在压力之下突破了,这时才拿出了玉剑,要来帮助情无归。

丹田内的混合真元、肺脏内的金行真元、肝脏内的木行真元、肾脏内的水行真元、心脏内的火行真元、脾脏内的土行真元,曲毅全部灌入了玉剑内。

玉剑一挥,一道一人宽大的流光,直接落进了阳天齐的体内。

阳天齐很自信的显出土龙甲,但下一刻就满脸惊恐的发现,那道流光已经破开了土龙甲,而且进入了体内,将体内的一切都搅得粉碎。

“八方……”阳天齐惊讶的说出,但立即就整个身体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