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48章 我们妖修好欺负吗

第四集 八方剑 第四十八章 我们妖修好欺负吗

潮汐迷雾就要来临,五派头领暂时达成了合作,要用自己带来的法宝攻破极点地洞的阵法。

良绝催动了手上的‘灭世金符’,厉真催动了‘金龙噬星符’,荒古冰鳄催动了‘九阴吞天符’,啸月苍狼催动了‘星动地摇符’,铄烬催动了‘金鸿遍野符’。

五张灵符真元催动,立即就被抛入了极点地洞里。

五派之人,迅速离开了极点地洞,等待地洞里面的灵符攻击完成。

灭世金符,好像九个连续发出的金行能量炮,每一个能量炮的威力,都有渡劫中期的强度。九炮连击,极点地洞里,瞬间就被破坏了一角,一个护剑阵法的阵眼被破坏了。

金龙噬星符,就像一头成功渡过两次天劫的金龙,左冲右突,在整个极点地洞里四处破坏。地洞里的护剑阵法,好像有一种虚幻的灵魂攻击,但对于这头金龙完全无用,在连续冲撞之后,护剑阵法的灵魂类阵法居然就被破坏了。

九阴吞天符,施放了九道坤幽寒气,每道寒气都能冻裂渡劫中期的强者,此时在极点地洞里施放出来后,好像就将整个地洞都要冰冻起来,在护剑阵法的抵抗下,虽然没有冻住整个地洞,但有一部分护剑阵法还是失去了作用。

星动地摇符,施放出了一个圆圆的黄球出来,这个黄球仿佛有一个星球般重量,一出来就往极点地洞里沉下去,一路无阻,将整个地洞里深处的护剑阵法影响了。

金鸿遍野符,一发动就是万道金光,每道光都有合体后期的威力,在极点地洞里一出现就是无差别的到处攻击,而护剑阵法好像都来不及防御每一道金光。

五道灵符同时攻击,果然如五位头领所说,立即就把极点地洞里的护剑阵法破坏的七七八八了。

八方剑,虽然说是被护剑阵法保护着,但同时也被护剑阵法压制着。此时护剑阵法被破坏后,极品灵器八方剑,就失去了牵制,立即飞出了极点地洞,来到了南极上空。

“出手,争抢!”

良绝、厉真、铄烬、啸月苍狼、荒古冰鳄五位头领,同时出声,人已经飞到了空中,同时发出一缕真元,想要将八方剑缚住,摄入己手。

当然,已经同意联手合作的金央教和苍阳谷,以及衔月崖和九宫岛,各个合体期长老,也立即出手对攻了。

金央教有四位合体初期的长老,苍阳谷有一位合体中期的长老阳棣,还有五位合体初期的长老,一共十人。

衔月崖有五头合体中期的盘天蛇,九宫岛有五头合体中期的吞海血蟒,一共有十头妖兽。

无疑,不但修为高一级,而且还是妖兽之体的缘故,这两个妖修门派的十头妖兽,一出手就完全压制住了两个修魔门派的联手。

金央教和苍阳谷这两方力量,只能以阳棣这个合体中期的长老为首,死死的撑住,拖住这十头妖兽不能前去帮助两个妖修头领。

……

五位头领,真元都绕到了八方剑上,同时牵扯,居然不相上下,都没有将八方剑拉向自己。

八方剑晃动一下,五缕真元直接斩断。

忽然,太元门的良绝飞身来到了苍阳谷的厉真身边,拿着一柄上品灵器金虹剑,直刺厉真而去。

原来良绝早就想到了,五个头领中,铄烬乃是修魔第一门派金央教的头领,啸月苍狼和荒古冰鳄这是两头妖兽,防御力惊人,因此他们三个都有很强的防御力,自然这第一袭击的对象,就成了苍阳谷的厉真了。

厉真仿佛早就料到此事,突然拿出了一件宝物,上品灵器镇天印。

镇天印一出,就发出了一道波浪状的流沙,直接就将厉真的身体包裹住了。

良绝一剑即出,却无效果,金色剑气只是将流沙荡开了,激起一片涟源就没有什么反应了。

“良绝,我早就料到你会行此偷袭之事,可惜我们苍阳谷主修土行功法,最厉害的就是防御力。”良绝冷冷的喊道,也透着一种怒意。

既然没有达到目的,良绝也迅速后退,微微一笑,不去理会厉真的讥讽。

八方剑继续在上空浮着,而五位头领,却依然停在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先去摘取了。

啸月苍狼看了眼那二十个合体期长老的战斗,突然喊道:“盘天蛇,吞海血蟒,你们快点解决了这些渣滓。”

五头盘天蛇和五头吞海血蟒,只要组合起来,就有合体后期的实力,啸月苍狼喊出这一声,是想让这盘天蛇和吞海血蟒快点过来牵制两位头领,然后啸月苍狼和荒古冰鳄就可以联手,取得八方剑了。

那十头妖兽,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立即就加快了进攻节奏。

金央教和苍阳谷这两派的十人,本来就抵挡的艰难无比,此时见十头妖兽更加发狂似的进攻,周围空间无比动荡,竟然都要引出空间裂缝来,心里惊惧之下,个个拿出了自己空间戒指里的宝物。

“爆元丹!”金央教的一位长老吞下一颗丹药,整个身体突然变大十倍,攻击力直接提升了十倍,可以媲美合体中期的实力了。

“看我的卷沙流瀑符!”苍阳谷的一位长老,突然催动了一张灵符,就把欺身逼近的三头盘天蛇困住了。

“哼,欺负我啊,我不得不拿出我的成名剑阵来了,炫金灭灵剑阵!”金央教的一位长老怒喊一声,驱动了五把金剑,杀向一头吞海血蟒。

“太欺负人了,我珍藏多年的火心绝煞雷,是时候拿出来用了。”苍阳谷的一位长老脸气的通红,狠下心来,拿出了一颗火红的煞雷。

……

金央教和苍阳谷十人,被逼得退无可退了,只好将自己带来的宝物拿了出来,同时反攻十头妖兽。

果然,十头妖兽立即就被打个措手不及,吓得赶紧飞逃走了。

在这个战场边上,有一颗微不可察的冰粒,正是寸界球从空间裂缝区里出来后,变化而成的。

寸界球内,曲毅时刻注意着外面的战况,看到十头妖兽被打退后,嘴角笑了下。

“银面啸天犬,蓝龙,是该你们两个重返战场的时候了。”曲毅笑了声。

然后,寸界球变化而成的冰粒飞向了空间裂缝区,然后银面啸天犬和蓝龙这两头妖兽,离开了寸界球来到了空间裂缝区里。

“你们这两个修魔门派,我们妖修好欺负吗?”忽然,银面啸天犬和蓝龙从空间裂缝区里飞出来,直接怒吼一声。

所有人都以为,这两头妖兽在空间裂缝区里干掉了太元门的长老后,这时终于返回来了。

果然,银面啸天犬和蓝龙一出现,各自手里就拿了一张灵符,正是曲毅在灵符洞府里得到的‘都天烈火符’和‘地煞天罡符’。

这两张灵符,都有合体中期的威力。

银面啸天犬和蓝龙话落,就已经将两张灵符抛了出来,直接罩住了金央教和苍阳谷两派的人。

都天烈火符,施放出来了漫天的炫殛真火,一朵朵真火就像下雨似的,焚烧着两派十人。

修士中,金丹期体内有三昧真火,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体内有乾蓝真火,而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体内就是炫殛真火了。

地煞天罡符,成功施放后,地里会涌浮出地阴煞气,影响心神,天上会刮起狂暴的罡风,刀刀都有合体初期的威力,困在里面的人一是心神被扰,而是真元又要不停的运转,一般的合体中期修士,都很难抵挡住。

银面啸天犬和蓝龙一出来,就直接抛出了两张灵符,完全出乎了金央教和苍阳谷两派之人的预计,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于是都被两道灵符攻击到了。

“啊!”金央教和苍阳谷两派的长老,相继尖叫了几声,已经死去了几人。

而其他的几人,还在真火、地阴煞气、罡风中,苦苦支撑。

这都是突如其来的攻击,金央教的铄烬和苍阳谷的厉真,也来不及出手挽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灵符逞威。

两道灵符终于失去了效用,散于空中,消失不见了。

金央教,还有一人活着,苍阳谷,还有三人活着,其中就有那个阳棣,但都已经是奄奄一息的样子,真元耗尽了。

而在这时,早就候在一边的五头盘天蛇和五头吞海血蟒,立即飞了过来,全部变回了妖兽本体,蛇口大张极度凶残,蟒口如血盆似能吞下海洋,快速的来到了剩下的四人身边。

一口,一个,金央教和苍阳谷这四个存活下来的人,全部被杀。

“你们……”金央教的铄烬和苍阳谷的厉真,怒喊一声。

但是,已经太迟了。

寸界球内的曲毅,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口中笑道:“阳棣一死,我就不用担心他会去到天桦星,也就不用担心无情和慕涵会被他追杀了。”

阳棣本人一死,谁还会去帮他给阳天齐和冷宇报仇呢,修真界也是讲究利益的,没有好处的事,阳棣在苍阳谷的那些朋友也不会无聊的花费时间去追杀一个人,况且这个人的一切信息,随着阳棣的死亡也完全失去线索了,更没人去干这无聊的事了。

器神在一边听到,背手笑道:“还是看好戏吧,银面啸天犬和蓝龙刚才也表现了一次,说不定厉衡、铄百、良去三个,也要去表演一次呢。”

曲毅呵呵邪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