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7章 你们太弱了

第五集 六合刀 第七章 你们太弱了

古林城,倏然三道身影,落到了一间酒楼前。

此处,正是幻舞蝶击杀李沐的地方。

而这三道身影,正是李家三个实力最强的三人,李庭、李庆、李庞。

李庭人落,灵识立即放开,将整个古林城都覆盖了,却没有发现一个可疑的迹象,城里一个分神期的强者都没有。

“大哥,看来那个凶手已经离开了古林城。”李庆眼中凶厉,愤愤难平的说道。

李庭面色冰寒,眼光迅速射进了旁边的酒楼,而人瞬间消失,已经来到了酒楼的最高层,酒楼店主的账房里。

“你,把上午发生在酒楼前的事情,一字不差的说出来。”李庭冷漠的看着瑟瑟发抖的中年店主,严肃的说道。

中年店主在这位分神后期的强者面前,已经被那股气息压抑得心脏都要撕裂了,听到李庭的问话,努力的回道:“前辈,上午有一位自称李沐的贵公子,在街道上拦住两位美貌女子和一位青年男孩,说要跟两位女子结识一场,那两位女子听到后就发怒了,其中一位女子只是身体扭动了几下,那位贵公子就神魂不知,被那位跳舞的女子杀死了。”

李庭听到,眼睛一闭,这一下也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的这个二儿子,修炼天分是高,但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近女色。

“哦,对了,前辈,在三人离开的时候,我的桌上突然多了件东西,以我金丹期的修为,居然打不开,我想是她们三人有意留给前辈的。”那位店主紧张的说道。

“嗯!”李庭听后,立即看向店主,威压再次加重。

那位店主抖擞着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玉盒,上面真元流动,好像有一个特殊的禁制。

李庭大手一抓,就把玉盒从店主的手里拿了过来,一道真元打进玉盒,直接破坏了禁制,然后拿出了盒里的一张纸条。

“若想报仇,速来远古大森林,即日将要远行。”

李庭将纸条上的文字读了出来,随即口中冷道:“原来是一个散修来到了我们聚仙大陆,打杀了我的儿子,还敢如此狂妄,那就让我去会会你。”

话完,李庭已经瞬移离开了,而后面李庆和李庞也迅速的跟上。

……

远古大森林,一颗高入云霄的巨树。

曲毅、白曼、曲寒心、幻舞蝶四个,正坐在巨树之上,而白曼在不停的倾诉着。

“曲毅,这颗雪沐星上的人,都是一群混蛋。我不就是带着寒心去各地转转吗,寒心在寸界球八十年,什么都没有见过,我就是想告诉寒心一些知识啊。”

“很不爽,真可恨,这些人处处都盯着我跟幻舞蝶,还不停的笑我。”

“居然还有人想来调戏我,真是气爆我的脑袋了,好在有幻舞蝶在,把他打死了,不然我以后还怎么活下去啊。”

曲毅平静的听着,脸色喊道:“师姐,还敢有人妨碍你逛街的心情,我就去杀光他们。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把整个雪沐星的人都杀死算了。”

怒气洋溢的说完,曲毅就想飞走了。

“啊,不要。”白曼刚才还是一脸的委屈诉苦,听到曲毅的喊话,一想这可闹大了,立即拉住了曲毅。

白曼可不希望曲毅因为自己,变成一个杀人大魔王,其实幻舞蝶杀了李沐后,她受的怒气早就消了,刚才只是想起来恶心,于是就想找曲毅倾诉一下,排解烦心而已。

曲毅见白曼表情变化,心里一喜,自己的计策果然见效了。

“既然师姐都这样说了,那好,你们不是留了张纸条给他们吗?如果他们来,我就出手对付他们,如果不来,那就算他们幸运,我们就启程去往六盘星吧。”曲毅哼口气,说道。

白曼立即点下头。

忽然,空中飞来了三道身影,李庭、李庆、李庞三人,已经来了。

李庭灵识立即锁定住了幻舞蝶,然后浮在了巨树旁边的空中,打量了树上的四人。

“沐儿,就是被你们杀死的?”李庭凝眼问道,杀意毫不藏匿。

幻舞蝶发现自己居然被李庭灵识锁定了,就好像自己整个身体都被他亵渎了一般,怒火顿时就起来了。

“那个家伙就是你的儿子是吧,很好,果然跟他老子一样,都是无礼之人。没错,人是我杀的,难道不该杀吗?”幻舞蝶冷笑一下。

李庭、李庆、李庞三人听到后,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凶手,立即冷笑一声,拿出了自己的法宝。

“在聚仙大陆,我们李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沐儿是你杀死的,那你就把命留下。”李庭大怒喊道,手上的金剑已经指着幻舞蝶了。

曲毅一直淡笑的坐在树枝上,此时才轻轻说道:“师姐,寒心,你们去树背后,这里就让我和幻舞蝶来应付好了。”

白曼只是元婴后期的修为,曲寒心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在这种分神期高手对战中,一道散开的能量波,都能伤到他们,所以曲毅要让他们避一下。

话落,李庭、李庆、李庞三兄弟已经抢先攻击了,李庞刺向曲毅,而李庭和李庆两人一起对付幻舞蝶。

“你们太弱了!”幻舞蝶轻笑连连,随即就扭动了纤细的腰身。

片刻,以巨树为中心,周围天地灵气,迅速汇聚,冥冥中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灵气空间。而后,随着幻舞蝶的舞蹈,整个空间内的灵气,组合出万千种攻击法术,虽然只是一种剑阵、箭雨攻击、刀刃齐发,但阻挡住了李庭和李庆的攻击。

而后,幻舞蝶就发出了灵识攻击,它的攻击方式,就是以舞蹈的方式,将真元化为灵识攻击,不停的攻击别人的元神。

李庭和李庆两人,两把剑巧妙挥洒,将幻舞蝶的法术攻击打散后,突然发现幻舞蝶的攻击方式大变,自己的元神中好像钻进了万道‘灵识之针’,不停的刺扎着,万分剧痛。

“啊!”李庭和李庆两人,还没有见过这种特殊的攻击方式,顿时中招,不得不停下身子,全力防御着元神。

而李庞,也是手持一柄金剑,快如闪电来到了曲毅身前,却发现曲毅已经人去影消了。

曲毅突然施展了万里寸金,速度直比分神后期,轻松躲开了李庞的攻击。

“你一个分神后期,就以为能够轻松杀了我这个出窍后期,真是见识少啊。”曲毅在后面,笑出一声。

李庞怔了下,他确实没有想到曲毅的速度还能这么快,刚才因此放松了戒心,此时听到曲毅的话,怒气上冲,而手中的剑上,真元直露,杀气凛凛。

“你一个出窍后期,还能在我手上蹦跶几下,拿命来。”李庞恨喊一声。

随即,李庞全速飞起,人眼不可见的虚影来到了曲毅的面前。

而此时,曲毅却没有避开,而手中已经拿出了一块玉块。

正是冻魂冰晶!

曲毅肾脏内的水行元婴,将所有的水行能量,全部输入到了冻魂冰晶里,然后就见整个天地的水行能量都被吸收到了巨树附近,一块上百米的圆球冰层直接将飞来的李庞包裹住了。

这冻魂冰晶,也是上品灵器级别的法宝,曲毅虽然只是出窍后期的修为,但全力催动之下,也能发出分神后期的威力。而冻魂冰晶最主要的攻击不是寒气,而是寒气中渗透着极强的灵魂攻击,无数的灵识在刺激着李庞的元神。

“啊!”李庞在冰球中,保持着一个挺剑飞行的姿式,此时却发现元神被攻击了,痛叫一声,却没有来得及改变那个威武的姿式了。

此时,空中突然又飞来了两个身影。

“谁敢打我老婆!”

“呜呜,我来了。”

原来是金麒麟和五元两个,它们被曲毅要求,压制气息藏在附近,如果没有得到曲毅的命令不得出来。此时,两头妖兽看到现场的情况,觉得自己再不出来,就没有自己出力的份了,于是兴致上来,就忘了曲毅的命令。

金麒麟拿出了自己的得意法宝敲山棒,当空直砍,极强的大气压力劈到了李庭的身上,将李庭直接打晕过去。李庆看到金麒麟,就像见到鬼一样,吓得直接就想逃走,但哪里快得过敲山棒的攻击速度,又是一记强大的气压劈来,李庆也直接晕了过去。

五元羽翼一展,巨大的身躯就来到了冰球上方,然后就见它四只马蹄疯狂踩踏,将冰球蹬的粉碎,然后龙头摇了一下,十把金剑打到了李庞身上。

无疑,李庞元神被攻击,现在身体也被打了十个血洞,一时气急,居然就晕了过去。

曲毅看了眼金麒麟和五元,本想说它们一声,最后还是摇下头,笑吟吟的来到李家三兄弟身边,让器神给他们一一种下了灵魂枷锁。

随后,曲毅笑吟吟的飞回到树枝上,坐了下去。

“师姐,寒心,出来吧。”曲毅笑喊一声。

随即白曼和曲寒心从树后飞了过来,静静的站在曲毅的身边。

“父亲,以后,我就在这雪沐星了,我想独自一个人修炼成长,不想在你的庇护下修炼。”曲寒心突然镇定的说道。

曲毅和白曼,都是惊讶的看着曲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