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6章 打断他们的双腿

第六集 名气扬 第六章 打断他们的双腿

曲毅、涵金真人、浮云真人,三个落到了隐云门的灵石矿藏区,在一座山顶上稳稳站碰上。

“掌教!”

此时,驻守在灵石矿区的那些元婴期弟子,以及从事采矿的金丹期以下的弟子,对着山顶上的涵金真人喊道。

当然了,此时这些弟子都不知道,曲毅才是现在隐云门的掌教。

涵金真人有些尴尬的看了眼曲毅,见曲毅没有怪罪之意,这才笑着喊了声:“各位隐云门的弟子听着,这位李沐道友才是现在隐云们的掌教,我已经退居元老之位。”

那些元婴期和金丹期弟子,有些茫然的看着山顶上的三个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过了一会儿,这些隐云门弟子,才稀稀拉拉的喊了起来:“掌教!”

曲毅不以为意,微笑的说了声:“各位辛苦了,以后你们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此时,曲毅一语双关,眼睛已经远眺灵石矿区外面的尚火宫弟子。

而那些尚火宫的弟子,已经习惯了辱骂隐云门的弟子,现在见隐云门的掌教都换了,一时兴起,灵感大发,又开始大声辱骂起来。

“隐云门的牲口们,你们的掌教都干不下去了,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掌教,你们还能屈居人下,真是卑鄙之极,还是别浪费灵石了,去跳崖死了算了。”

“隐云门的渣滓们,飞云星有你们这些修士,是整个飞云星的耻辱!”

“卑微、下贱、无能、耻辱,说的是谁啊?你们自己知道的,隐云门的垃圾们!”

……

尚火宫的十位弟子,此起彼伏,辱骂声不绝于耳,而且花样翻新,毫无雷同。

隐云门的所有弟子,脸上都是怒火欲喷,但却无一人敢去回骂,他们已经被打得害怕了,因为在这十人的后面,就有一位分神期的高手在附近静修着。

涵金真人和浮云真人,都有些脸红的看着曲毅,愧色满面,头垂了下去。

曲毅则一副笑脸,让这些尚火宫的弟子不停的辱骂,直到这些人觉得有些无聊时,这才双眼一凝,冷脸寒光。

“隐云门的弟子,你们一起上去,将这些骂人的畜生双腿打断了。”曲毅突然洪声大喊,怒意飞扬。

啥?

这些已经被骂惯了的隐云门弟子,都揉了下自己耳朵,擦了下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也不相信曲毅这个人的存在。

也怪不得这些隐云门的弟子如此表现,他们已经差不多麻木了,以前每一次忍不住上前去打,最后吃亏的总是隐云门,不是行凶的弟子被杀,就是隐云门要赔偿一些地盘。因此,曲毅刚刚成为隐云门的掌教,居然就放声打打杀杀,这些弟子还以为曲毅不清楚以前的经历,只是一时怒气而已。

隐云门现场的所有弟子,一个个都古怪的看着曲毅,却没有一个人前去攻打尚火宫的弟子。

“哈哈,各位师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那个隐云门新来的掌教说要打断我们的双腿,我真是好怕怕啊。”

“来呀,隐云门的蚂蚁们,你们来打我啊!”

“隐云门的新掌教,你还嫌隐云门不丢人吗?你还是带着隐云门投靠乾火宫吧,不要把隐云门葬送了。”

……

那些尚火宫的弟子,听到曲毅的话,刚刚熄灭的兴头又被点燃了,立即**迭起的喊了起来。

曲毅瞪亮,看着山下的隐云门弟子,再次洪声大喊:“隐云门的弟子,过去打断这十个人的双腿!”

此时,涵金真人和浮云真人,一起向隐云门的弟子们点了点头。

哗哗!

隐云门的弟子们,见涵金真人都点头了,此时也不管曲毅说的话是真是假了,将多年积累起来的各种怒气,全部化成了身体内的真元或真气,立即飞向了尚火宫的十名弟子。

这一下,尚火宫的十位弟子傻眼了,这隐云门的人还真来攻打了啊。

想到自己这十人都是金丹期的弟子,这尚火宫十人立即腾空而起,就想逃出隐云门现场上百弟子的围攻。但是,这十人毕竟只是金丹期修为,隐云门的弟子中,可是有元婴期修为的。

很快,隐云门的三个元婴期弟子,堵住了尚火宫十位弟子的逃跑,而后面隐云门的金丹期弟子围上来了,一起虎视眈眈的看着尚火宫十人。

尚火宫在附近潜修的那位长老,依然没有出来,好像在坐等隐云门的弟子将事情闹大一般。

“打!”

突然,隐云门的一位元婴期弟子,直接喊出一声。

随即,就见隐云门一百多位弟子,一起出手,将自己的法术打到了尚火宫十人的身上。

“隐云门的畜生们,你们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那十位尚火宫的弟子,哪里能够承受住这一百位隐云门弟子的狂轰烂炸,象征性的挡了几波攻击,就被法术打伤落到了地上。

而隐云门的弟子还不解恨,一个个遵从了掌教的指示,竟然抬脚就在昏迷了过去的尚火宫十人腿上踩了下去,将这十人的双脚都给踩断了。

就在隐云门弟子打残了尚火宫十位弟子,纷纷飞在空中,想要返回灵石矿区时,空中突然飞来了一条身影。

身形魁梧,面相凶恶,手持一根两米长的火红的铁棒,这位大汉正是尚火宫的一位长老,叫做火豹子,分神中期的修为。刚才,这火豹子故意让隐云门的弟子围攻自己宫内弟子,现在出来就是要来谈条件了。

“隐云门的凶手们,你们居然敢打残我们尚火宫的弟子,我火豹子要杀光你们。”火豹子拿着铁棒,飞在空中,作势要打杀隐云门弟子的模样。

曲毅其实早就知道这火豹子在附近,一直都不点破,现在见他终于出来了,立即叫涵金真人去抵挡一阵。

对于这种小货色,曲毅可不想亲自上去。

涵金真人拿着一把上品宝器金丝剑,飞身来到火豹子身边,一剑挡住了火豹子的棒击,让隐云门的弟子们安全离去。

“哼,涵金真人,你刚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门人打残我尚火宫的弟子,你这是默认。难道你想跟我们尚火宫为敌吗?”火豹子一脸冷笑的喊道。

此时,火豹子还像以前一样吓唬着涵金真人,以为这涵金真人肯定会服软,那就可以提出条件,让涵金真人好好的赔偿一回。

“火豹子,我不只想让弟子们打断你们尚火宫弟子的双腿,我也要亲自打断你的双腿。”涵金真人冷笑的喊道,多年受的恶气终于发泄出来了。

话落,涵金真人就立即攻打起来。

火豹子一愣,大惑不解,紧急中拿起铁棒挡下了涵金真人砍下的一剑。

“涵金真人,你疯了?”火豹子还是不放弃的再次问了声。

迎接火豹子的就是涵金真人的更加凶猛的攻击,金丝剑发出了十道金丝剑气,条条都能穿透火豹子的身体。

火豹子终于肯定,这涵金真人是来真格的了,于是不抱幻想,立即拿起铁棒认真的抵挡起来。毕竟,这火豹子只是分神中期的修为,比起涵金真人还是低了一级,不得不沉心应对。

“你以为十丝剑气就想打伤我,真是小瞧我了。”火豹子脾气上来,喊道。

随即,火豹子就将铁棒震荡起来,只见铁棒的端头在快速的划出圆圈,一股股火环震荡了出来。十个火环同时射向了十道金丝剑气,竟然就轻易的挡了下来。

原来,这铁棒居然是下品灵器,这也是火豹子有信心抵挡涵金真人的攻击的原因。

涵金真人见火豹子居然如此轻松就挡下了自己的法术,心口一闷,脸色有些羞愧,于是更加卖力的拿着金丝俭发出了一个更加强大的法术。

“金丝如雨!”

只见涵金真人也是快速的震荡着金丝剑,然后就见剑锋所指,一条条如针金丝,像暴雨一样不停的发了出去,如果打中了火豹子,绝对可以将他的身体打出万个针孔,不死也残。

火豹子见此状况,眼中都有火苗冒出,显然引动了真怒。

“棒碎千石!”

火豹子怒喝一声,就将铁棒再次快速震荡起来,棒头所指方向,一个个火焰球快速飞出,迎接着那如雨一样飞来的真元金线。这一次,火豹子再次依靠自己的法宝优势,将涵金真人的法术挡了下来。

曲毅在山顶上看着,摇头叹道:“速度啊,涵金真人,你法宝不如火豹子,你可以依靠速度将他绕得晕头转向吧。”

这涵金真人,修行以来,亲身经历的战斗太少了,隐云门有大事时,也是浮云真人出面解决,因此这涵金真人战斗经验太缺,临变能力还是弱了些。

曲毅故意感叹一声,立即让涵金真人双眼明亮,已经明白过来了。

忽然,涵金真人身化一片淡金幻影,在空中快速的飞行着,在火豹子身周绕着,只要火豹子稍有疏忽,就会立即挥出金丝剑攻击。

果然,涵金真人展开了身法后,这火豹子就完全的傻眼了,不得不跟着旋转,不然稍微一慢,自己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眼见火豹子就要被绕晕之时,远处的空中,再次飞来了一道红色的身影,尚火宫的宫主弥火真人过来了。

曲毅见到弥火真人来了,嘴角微微扯动,眼中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