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44章 十年

第六集 名气扬 第四十四章 十年

李赞只是出窍初期的修为,从寒风星空中飞行,一路看到了很多的强大修士,但这些强大修士都不把李赞看在眼里,也没有怀疑李赞。

因此,李赞还是很轻松的来到了迎仙岛,然后乘坐空间传送阵,赶去魔毒星区。

而此时,在仙风峡那片区域,已经聚集了无数的修士。因此曲毅和炎搏的战斗,引起了巨大的能量波动,已经让很多人感应到了,消息迅速传开,自然让十大门派的派到寒风星的修士知道了。一下子,很多人都赶过来了。

“这是太元门的炎搏的火行真元的气息!”

一个大门派的渡劫期强者,在寒风星时跟炎搏有接触过,立即从空中遗留的火行能量波动,知道了炎搏已经被杀了。

“什么,炎搏都死了,他可是渡劫初期的强者,而且我还知道他有一门速度秘法,这都遭难了吗?”另一个大门派的渡劫期强者,一脸的惊讶。

十大门派,在寒风星这个大型星球,都派来了一位渡劫初期的强者,以便这个大型星球周围的各个星球上有事时,可以立即赶去。因此,这些常驻星球上的渡劫初期强者,也是经常有接触,彼此也有了一些了解。

哗然,来到现场的九个渡劫初期强者,一下子意识到了一点。如果渡劫初期的炎搏都死了,那么同样修为的他们也是有性命之危的。

“各位,我想我们此时不能分开了,如果那个凶手还在寒风星,我们任何一个落单,就有可能被他偷袭。”突然,金央教的一位强者出声了。

其他八人,立即点头,都知道此时不能再存门派之见,需要一起合力御敌了。

“而且,我已经了解了,这里存在的一批势力,很可能就是李家的势力,那就是说,这个凶手很可能就是曲毅了。”突然,苍阳谷的强者也出声了。

现场,顿时一阵沉默,九人立即拿起了自己的传讯牌,将曲毅来到寒风星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当然,寒风星的迎仙岛和接魔岛,也立即关闭了。

这些人还以为曲毅要带着一干李家众人,此时肯定躲在寒风星的某个地方,因此想联系各派,再派来更加强大的元老,来到寒风星后围堵曲毅。孰不知,曲毅却有寸界球这种宝物,已经带着李家的众人,在迎仙岛关闭之前,已经乘坐空间传送阵离开了。

……

辟毒星,最接近于魔毒星区的一颗星球。

此时,李赞经历一番传送,终于来到了辟毒星。李赞出了迎仙岛,来到了辟毒星的一个偏僻地方后,曲毅立即从寸界球里出来了。

“李赞,辛苦了。”曲毅一出来,立即说道。

“曲毅前辈,你救了我们李家一群人的性命,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我很乐意为曲毅前辈效劳。”李赞恭敬的说道。

曲毅点下头,然后就把李赞送进了寸界球。

而在下一刻,曲毅直接飞到了星空中,然后几个星球大挪移,就来到了魔毒星区的外一星。

因为在这魔毒星区,只有曲毅和五元不受毒气的伤害,但曲毅也知道,现在整个魔毒星区都在仇视着人类修士,对于外物进入魔毒星区,绝对围杀。因此,曲毅不想让不会收敛气息的五元出动,而是自己利用《无息诀》,在这魔毒星区里活动开来了。

有了器神这个大乘期灵识的感应,曲毅还是不会碰到那些魔毒星区里的厉害互妖兽的,而且除了那五个渡劫初期的毒妖兽,曲毅也不用害怕任何一头毒妖兽了。只不过,曲毅不想引起魔毒星区里的毒妖兽注意,只好潜行在魔毒星区里。

很快,曲毅来到了魔毒星区里的内围,在一颗星球里找到了一个巨大的石窟,适合噬毒果树的成长,于是就决定停留在这颗星球上了。

石窟洞口,被曲毅用巨石封锁住了,只留下一些缝隙让毒气可以进入石窟里。

而在石窟的万米深底部,曲毅停下来后,立即就让器神把噬毒果树送出了寸界球,直接放在了地面上。

噬毒果树刚从寸界球内出来,立即就呼啸一样的吸纳着浓郁的毒气,而树根处已经自行插入了地里,自我成长起来。

毒气呼啸,整个石窟里的毒气,刹那间就变稀薄起来,而石窟洞口因为有巨石挡住,毒气一下子都进不来,但从缝隙进来的毒气都形成了气刃了,可见这噬毒果树吸收毒气有多猛烈了。

可以说,现在整个魔毒星区,只有这噬毒果树旁边没有毒气了,因为已经被全部吸干了。

曲毅在一边,看到噬毒果树由五米的大小,一下子就冲到了百米之高,黑色的树叶也将整个石窟占据了,而且那树叶上也长出了一个个的噬毒果,数量不下于一万之数。曲毅心里震撼之余,又想到了什么,立即将毒魂兽放了出来。

毒魂兽一出来,就嗅到了石窟里的毒气气息,知道自己又回到了魔毒星区,又回到了家里来了,立即呼啸的飞了起来,显得高兴异常。

随后,毒魂兽飞到了噬毒果树树枝上,将自己吐出的毒气喷到了噬毒果上。

曲毅立即就见识到了神奇的一幕,那颗刚刚生长出来的噬毒果在吸收了毒魂兽喷出来的毒气后,好像得到了毒气精华一般,迅速扩大变得有拳头大小了,而且泛出了黝黑的光泽,显然这噬毒果的品级提升了几个等级。

那毒魂兽居然能吸收毒气后,在体内形成毒元,而这毒元,能让噬毒果不停的成熟,如果积累到一定量,就能蜕变成为为万毒果了。

曲毅看到这个现象,自然是很开心的了,自己去找噬毒果树,本来就是要制造出来万毒果,现在看来,希望很大。

随即,曲毅放心的让毒魂兽在石窟里生活,而自己则进入了寸界球内,开始自己的修炼了。

……

曲毅扫描三元道,已经扫描完大部分了,估计再过十年,也就能将剩余的所有三元道都扫描完成,那时曲毅的灵识境界就能突破到合体后期了。

因此,曲毅不想再耽误时间,而是一心扫描三元道,将自己的灵识境界提升上去再说。

于是,曲毅一进入寸界球,直接坐到了湖边,沉心扫描三元道去了。

寸界球内,其它人也在潜心修炼,不用再担心外面的凶险了。

而此时,在寒风星上,十大门派又各派来了渡劫中期的元老,然后一起来到了仙风峡。这十大渡劫中期的元老,是在接到曲毅来到寒风星的瞬间,就直接乘坐空间传送阵,从附近的星球赶了过来。

但是,这十大门派的元老们,在仙风峡附近仔细的搜索了一个月,居然丝毫曲毅的痕迹都没有,而且那些李家众人也是毫无踪迹。

迷惑、困扰、不解,十大门派的元老们,个个都有几千年的阅历了,但却没有一个人想得通,曲毅到底是如何离开寒风星的。

迎仙岛和接魔岛的空间传送阵关闭了,而曲毅又没有从星空中飞走,因此这批元老们执着的认为,曲毅肯定有特殊的方法,一定还隐藏在寒风星的某个地方。

于是,这十大门派的元老们,依然驻守在寒风星,而且那迎仙岛和接魔岛依然关闭着——

在百兽峰,掌教一爪青龙得到了赶往迷林星的元老的回报,知道噬毒果树已经消失了,立即意识到,曲毅已经去过了迷林星。

因为,修真界所有的渡劫期强者,都在十大门派里,或者一些有背景的修真大家族里。檬尘作为一个渡劫初期的强者,一般的渡劫期强者杀不了他,他舍弃噬毒果树独自逃命的话,也很少有人能奈何得了他。而现在檬尘死了,青龙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拥有八方剑和**刀的曲毅了。

进一步推测,青龙内心都有些惊惧了,曲毅身上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一颗万毒果。

上一次毒魂兽出现在魔毒星区的消息,让青龙动心了,为了不引起其它门派的注意,于是派了四头合体期妖兽过去,而且连唯一的一颗万毒果也带去了,就是为了防止魔毒星区的五头渡劫初期强者,势在捉到毒魂兽。这样的话,就能依靠毒魂兽不停的催生出万毒果,因而以一颗万毒果之失,赚取无数颗万毒果,这买卖很划算。

可惜,曲毅也去了魔毒星区,而且也把百兽峰四头妖兽带去万毒果夺走了。

青龙一想到曲毅很可能得到了万毒果,心里惊讶之余,立即明白过来了,现在十大门派的元老去追捕曲毅,可能要面临非常大的损失了。

不过,万毒果在曲毅身上的事情,青龙是绝对不会透露出去了,只要它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既然曲毅身上有万毒果,那我们百兽峰就减低追捕他的压力,表示一些友好之意。让其它门派去大力追捕吧,利用曲毅把这些门派的元老杀个痛快。”青龙心里已经决定了。

青龙既然推测出曲毅夺去了噬毒果树,自然也就推测出曲毅此时肯定去了魔毒星区,因为只有那里的毒气,才是噬毒果树最佳的生长环境,也是最有可能催生出万毒果的地方。

既然决定了要利用曲毅屠杀其它门派的元老,青龙自然也就有了计划,一面通知百兽峰的各位元老,只需要象征性的去追捕曲毅,但不可死逼,一面派了几个渡劫中期的元老,去了辟毒星,而且有意无意的宣扬,曲毅很可能去了魔毒星区,因此要去那里截住他。

果然,百兽峰的三位渡劫中期的元老去到了辟毒星,立即引起了其它九派的强烈重视,也立即派去了三名渡劫中期的元老,也驻守在辟毒星了。

虽然这九派的人不知道曲毅是否真去了魔毒星区,但它们知道,百兽峰既然派去了三个渡劫中期的元老,那么就说明在魔毒星区里肯定有事情,因此就想就近盯着百兽峰的三位元老,一旦有事就可以便利行事——

修真界,因为曲毅的突然消失,又慢慢的沉静下去了。

虽然十大门派不停的变着方法去找曲毅,但就是没有发现曲毅的一丝踪迹,于是各派的人员,越来越应付于事,对于搜捕曲毅的热情,日渐消退。

搜捕曲毅,必须要渡劫期强者才能行事,不然就是送死。但渡劫期强者,可是极度需要时间潜修的,因为需要准备法宝、丹药等宝物渡劫,可不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找飘渺无踪的曲毅。

其它修为的人员,见渡劫期强者都不去搜查曲毅了,他们怎么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去寻找曲毅呢,因此一个个就是象征性的飞来飞去,作个姿态。

曲毅的事,很快就淡了。

岁月无痕,刹那就是十年过去了。

人在魔毒星区里的曲毅,此时坐在寸界球的湖边,突然睁开眼来,喜悦的喊道:“器神,我已经将三元道扫描完了,我的灵魂境界已经达到了合体后期。”

躺在软椅上的器神,只是动了动身子,眼皮都没有翻开,只是哦了一声,然后继续睡去。

曲毅嚼了下嘴唇,知道这器神对于合体期的修为完全看不起,也就不期待他的恭贺了。

而下一刻,曲毅来到了听风居,看到白曼和儿子居然正在切磋,各拿一柄宝剑在攻击着。

“师姐,寒心,我已经突破到合体后期了。”曲毅乐滋滋的从空中落下,来到了两人的身前。

“哦!”白曼应付性的回了一声。

“父亲,恭喜了!”曲寒心都不转头看一下曲毅,继续跟白曼互攻着。

曲毅脸色黯淡下来,心里直叹:“感情是需要培养的,我一直一个人修炼,不跟师姐和儿子在一起,这亲切感就淡薄了许多啊。”

“哎,不干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切磋吧。”曲毅摇头就想飞走了。

“回来,我还没有恭喜你呢!”白曼突然笑盈盈的喊道。

“父亲,你是我的榜样,你是我的骄傲!”曲寒心突然停剑,笑呵呵的喊道。

曲毅一听,顿时就手舞足蹈起来,心里高兴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