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2章 息空之花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五十二章 息空之花

灵空树失去了树核,就像修士没有了灵魂,体内的五行能量就开始狂暴的散出去。

因而,八派的强者们,在拿出了各自带来的宝物抵挡了下品仙器和灵器的攻击后,还以为可以轻松砍断树叶,从而得到下品仙器呢。谁知,因为树核的突然失控,五行能量暴乱,下品仙器突然得到大量的能量,又突然出了攻击。

八派的强者们,退回了灵空树的空间,来到了高空中,又是一阵愤骂。

“这灵空树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能量暴动了!”

“只差一点点啊,下品仙器就快到手了,怎么会突然攻击啊!”

“汲虚天火,我们的大乘期老祖宗好不容易找到的啊,这一次带进浩天仙府来,没想到就被我浪费在这灵空树上了。”

“灵空树的突然攻击,肯定跟曲毅有关系,难道他在树干里在做着什么事。”

……

八派的强者们,片刻间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却没有一个人再敢返回灵空树内了。

而此时的曲毅,一直在树核空间里,灵识联系着星罗鼎,观察鼎内的树核的动静。

那颗树核不停的挣扎,显然还不想被别人控制了,但不管它怎么挣扎,就越是难逃脱出去,最后不得不静止在星罗鼎内。

曲毅的灵识试着去接触树核,传送了想要收服树核的想法。

那树核一感应到曲毅的灵识,就立即激烈的动荡起来,居然也出了一种‘灵识’的波动出来,竟然想要控制了曲毅的灵识,进而控制了曲毅的灵魂。

曲毅有一种苦笑不得的感觉,这树核居然还想反客为主,进而控制自己呢。

唿!

星罗鼎突然五行能量激荡起来,直接将树核当成了一颗球,不停的抛来抛去,一下子就好像穿越了无数的时空一般,将树核直接震成了一片混沌,灵性暂失。

过了一阵后,曲毅的灵识再次进入星罗鼎,找到了树核的所在,现这树核的灵性好像又开始复苏了。

此时,曲毅的灵识立即进入了树核的内部,现树核的内部也有一种灵魂空间,然后就趁着这树核不完全清醒的时候,在树核的灵魂里留下了自己的一道灵魂印记。

这灵空树毕竟是中品仙器级别的宝物,曲毅可不敢现在就给树核种下灵魂枷锁,自己目前的渡劫中期的灵魂强度在树核面前,估计连一口空气都算不上。因此,曲毅只想留下自己的灵魂印记,看这树核完全清醒过来后,会有什么反应。

树核很快又恢复了过来,然后在星罗鼎内现了曲毅的灵识,此时一点攻击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有一种依恋的感觉,很喜悦的跳动着。

曲毅大喜,看来自己跟这树核还是交上了关系,可以友好的相处了。

随即,曲毅就控制着星罗鼎,将树核抛出来了,让它重新控制了整棵灵空树。

此时,曲毅也有能力让这树核控制灵空树攻击特定的目标了,这可能要大大的出乎浩帝当初的意愿了。

浩帝,可能也想不到,渡劫期的强者居然可以进入灵空树的树核空间,还跟树核有了联系。

……

身处空中的八派强者们,此时现灵空树上的下品仙器和灵器又正常了起来,不会胡乱的往空中施放法术了。

灵空树再次平静了起来,好像又在等着八派的强者们去攻击。

刚才,曲毅已经灵识跟树核联系了,让它听从自己的意见,该攻击谁时,会随时给予指令。

那树核的灵魂里因为有曲毅的灵魂印记,就把曲毅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了,居然非常听信曲毅的话,得到了曲毅的请求后,果真就欣然执行了。

八派强者们,现了灵空树的动静后,脸上又是一阵诧异,更多的是一种疑惑。

“这灵空树又变成了原来的状态,要不要去攻击下品仙器呢?”

“灵空树怎么回事,难道曲毅在树干里,已经控制了这棵灵空树。”

“很奇怪,这灵空树透着一种怪异,还是观察一阵再说。”……

八派的强者们,又是一番心思,个个都对这灵空树的变化有些担心,倒是没有立即就飞进灵空树里攻击下品仙器。

过了很久后。

忽然,太元门四人太铭、善真、善忍、善震,又聚合了一身的真元,再次化成一柄金行真元之刀,又飞向了原来攻击的那把金系下品仙器。

此时,那下品仙器带着周围的一万件灵器又是一轮攻击,但是它的攻击比起前一次的攻击,威力好像降低了一半。

这一下,太元门四人的真元之刀,轻松的抵挡住了攻击,又迅的飞到了下品仙器的附近,真元之刀直接劈去,居然就将挂着下品仙器的树叶砍断了。

下品仙器落下,立即就被藏在真元之刀里的太铭收走了。

周围的一万件灵器都是由下品仙器控制的,此时失去了下品仙器,自然就安静的挂在树叶上,没有出一丝的攻击法术。

太元门四人的真元之刀立即飞出了灵空树的空间,又立即分开,显出了四人的身影。而太铭手上拿着那把金系下品仙器,大笑的扫看着其它七派的强者们。

“各位,这一次是我们太元门领先了,我就不等候大家了。”太铭大笑一声。

随即,就见太铭滴血认主,那下品仙器直接放出了一个光罩,将太元门四人包裹了进去,直接划空长空消失了。

这一次,太铭想抢在曲毅之前,第一个通过空间传送阵离开这个法宝世界,去往八荒殿的最后一个区域,东北荒。

因为太元门四人早就猜测肯定了,曲毅在前面六个区域内都是第一个到达,第一个离开,很可能是得到了浩帝的特别提示。因而,太元门这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了第一把下品仙器,哪还会再恋战,直接就选择了离去。

青云宗、应天派、金央教、苍阳谷、百兽峰、衔月崖、九宫岛这七派的强者们,看着太元门四人的笑容,又听到太铭的得意声音,目送太元门四人的离去,所有的强者们立即就是一阵懊悔。

很快,七派的强者们,也立即重新聚成了真元之刀,飞进了灵空树的内部,攻击那些下品仙器。

而此时的灵空树内部,曲毅一直在指挥着树核的行动。

“曲毅,你就这么轻松的让太元门夺走了下品仙器?”此时,器神的声音响起了。

原来,刚才太元门四人去取下品仙器时,是曲毅故意让树核控制能量供应,让下品仙器和灵器的攻击力下降一半。

“器神,我可不想让这八派的强者们现在就死了,还是让他们陪我一直走下去吧。”曲毅笑道。

虽然八荒殿只有最后的一个区域了,但还有后面的**殿,曲毅可不想一个人进去闯荡,还是想让这八派的强者们帮自己探路。

器神听到后,就不说话了,显然是赞同曲毅这样做的。

此时,七派的强者们,已经化作了七把真元之刀,各自去到了一把下品仙器附近,展开了凶猛的攻击。

那七把下品仙器对于七派的强者们,攻击力也是下降了一半,并没有给这七派强者们造成多大的压力。自然,这也是曲毅暗中控制的结果,要不然那能让七派强者如此轻松的就接近了下品仙器。

很快,七派的强者们,各自得到了一把下品仙器。

而此时,青云宗、应天派、金央教、苍阳谷、百兽峰、九宫岛这六派的强者们带着下品仙器离开了灵空树的内部。

而衔月崖三位妖修形成的真元之刀,在得到了一把下品仙器后,见这里的下品仙器攻击力下降了一半,居然又打起了还剩下的两半下品仙器的主意。

于是,衔月崖三位妖修形成的真元之刀,来到了一把刀形的下品仙器附近,又想去取走这把下品仙器。

“混蛋,贪心之人,一定要惩罚!”此时,在树核空间里的曲毅愤怒的喊了声。

显然,衔月崖三人的动作,立即激怒了曲毅。

开玩笑,如果让七派把剩下的两把下品仙器都取走了,那自己就要在这里死亡了,曲毅怎么能容忍呢。

突然间,衔月崖三位妖修形成的真元之刀,还没有靠近下品仙器,那把下品仙器和周围一万件灵器就突然震荡起来,一起出了一个绝烈的法术。

攻击力,提升了一倍!

刹那间,衔月崖三位妖修就感应到了极大的压力,三位妖修紧急之中,立即撤了真元之刀,散开来,各自拿出了一件宝物,居然都是一样的花朵。

息空之花!

其他门派的强者们,此时在外面的空中喊了起来。

原来,这衔月崖几位妖修带来的宝物就是息空之花,可以封锁一片空间的宝物。本来这衔月崖的三位妖修想用在最后的机会上,没想到这一次因为贪心,不和不拿出息空之花来保命了。

息空之花在真元的催动下,立即散开消失了,然后就见衔月崖的三位妖修都消失了,好像已经进入了另外的时空一样。

下品仙器的攻击波过去了,然后就见衔月崖三人的身影现出来了,丝毫没有受伤。但是,此时的衔月崖三人可不敢再打下品仙器的主意了,一出现后就立即飞出了灵空树的内部。

曲毅见衔月崖三人离去了,淡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