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66章 辖风鼓

第七集 进仙府 第六十六章 辖风鼓

一万里太短,曲毅一个星球大挪移身法,直接赶到了。

四周一片平坦的荒野,只是孤独的耸立着一座三千米的雪山,山顶架着一面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彩纹鼓。

鼓有三米之大,鼓皮一片晶白,摆在一张铁石坛上,此时也许是感应到了曲毅的到来,那面白鼓立即振动起来。

咚!

鼓声厚重,传扬万里,整个四野都是鼓声回响,天地间的能量好像被鼓声振荡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能量波,舒张伸缩,力量极大。

曲毅听到鼓声,就感觉体内真元乱窜,元神摇晃,心感这鼓声威力实在是强,也赶紧运行五系功法,稳守体内真元。同时,元神和元婴紧密契合,稳驻丹田,不被那鼓声牵扯摇动。

“曲毅,这件木系中品仙器,有**惑心的作用,你可要小心了。”器神突然轻笑一声。

这个时候,器神居然不顾曲毅面临的险情,还能笑得出来。

曲毅也不去诅咒器神了,一心抵御着这面鼓的攻击。

第一回鼓声终于落下,曲毅还没有变换表情,鼓声又坚持着响了起来。

咚咚!

这一回,鼓皮振动两次,紧凑的两记厚重的鼓声响起,力道极大,好像是将声音骤然拉起来似的。

曲毅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元神连同元婴上下震颤,而周围空间的能量上下剧烈拉动,居然激荡出了无数的空间切片,有一种要将空间内的物体全部切成齑粉的势头。

刹那,曲毅干脆盘腿坐到了地上,闭眼凝神,以身化为万丈山峰,抵抗这能量波动,而元神稳守,不受鼓声影响。

空间类激荡出来的各种能量切片,依然无数划破曲毅的身体,而鼓声的迷惑之音也无法搅动曲毅的元神。

曲毅再次挡住了鼓声。

悠传的鼓声停止,曲毅还没有站起来,那面雪峰上的白鼓再次振动起来,第三回鼓声传出。

咚咚咚!

鼓声三次连响,一次比一次激昂,拔到一个高度,又迅速拔到另一个高度,显得那样的尖锐剧烈。

曲毅顿时就感应到,整个空间好像形成了三个隐形的龙卷风,股股能量无限凝聚,所有的能量都汇聚三股,其它空间一片虚无。

这三股龙卷风迅速移动,来到了曲毅所在的空间,同时快速的旋转起来,风心之处都在曲毅的身上,有在曲毅身上钻出三处大洞的趋势。

而且,在这三股隐形龙卷风中,还包含着一种让人飘飘欲仙的靡靡之音,心情舒畅的不想去理会周围的险境。

鼓声,在发出攻击的时候,居然还要鼓惑曲毅不要反抗。

“曲毅,现在可以检验一下你体内的混合真元的威力了。”突然,器神传音过来。

因为修炼《五气三花》,曲毅丹田里的真元是一种混合真元,不属于五行真元的范畴,而且等级还要高于五行真元,尤其是经常混沌能量的洗礼,已经变成了透明之色,接近于混沌能量了。而且三九天劫之后,混合能量和五脏里的五行能量汇聚于丹田里,六种能量、六种元婴、曲毅的六头人身元神,融合一体,共存于丹田里。

曲毅听到器神的话后,立即就将体内的混合真元送出体外,直接形成一个透明光罩,包裹住自己。

那三股由鼓声形成的隐形龙卷风能量流,轰击到混合真元光罩上时,居然一碰即溃,重新散飘成了充斥空间的能量,攻击不了曲毅的身体了。

而且,那股隐于龙卷风里的迷惑之音,也消失无踪。

曲毅真是不能相信眼前这个事实,刚刚自己抵挡第二回鼓声时,可是坚持的很辛苦。而这第三回鼓声时,威力更大,迷惑之意更浓,但自己就是送出混合真元,居然就立即挡住了。

“器神,这混合真元,威力是不是太强悍了一点。”曲毅还是不能相信,讪讪问道。

“曲毅,在天火星区你的身体能够吸收混沌能量时,我就知道你体内的这股混合能量,可能已经超出了五行本源能量,是一个更加高级的能量形态,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反正,这能量对你只有好处,将来你的成就,很可能跟这股能量有关,我能不能恢复以前的实力,也得靠这种能量了。”器神带着一种淡淡的激动说道,也很开心见识到这混合能量的强大。

居然连器神都不知道这混合能量的特性,曲毅也就不去深思了,专心迎接着那面白鼓的攻击。

果然,龙卷风的能量全部溃散的同时,雪峰上的白鼓又是隆隆响起,这一次是四声连响。

咚咚咚咚!

这四声如闪电一样的速度瞬间响起,整个空间好像一下子就飙出了无数的空间界膜,垂直界膜,水平界膜,将整个空间突然间变成了无数个方形空间,一个个的独立空间形成了。

空间内,能量隔绝,缠魂之音极速的灌输进入元神里。

曲毅居然来不及抵抗,一下子就被封锁于空间里,而且那一股缠魂之音就像螺旋一般绕进了元神中,想要跟曲毅的灵魂绞缠一起,甚至想替代了曲毅的灵魂。

居然想替换掉曲毅的灵魂,占据曲毅的身体。

“曲毅,这已经是地仙级别的高手进攻了,你这个渡劫期人物,抵抗不了,还是进入寸界球内吧。”器神叹声道。

瞬间,曲毅的身体就在方格独立空间里消失了,而下一刻就落在了寸界球的湖边。

一进入寸界球,曲毅就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后所有的心神进入了元神里,抵抗着已经进入元神里的那些缠魂之音。

而此时,器神出手了,曲毅的灵魂里突然现出了一片金光,精确的将一条条缠魂之音斩断,迅速的消除了曲毅灵魂的危险。

“真是好险,这中品仙器果然不同凡响,我的实力还是不行啊。”曲毅站起身子,感慨一声。

“没有什么好气馁的,你只是一个渡劫中期的人物,低了中品仙器三个等级,抵挡不住很正常啊。”器神躲在软椅上,悠悠说出。

曲毅看了眼器神,突然笑道:“器神,怎么收取这面白鼓啊?”

既然见识到了这面白鼓的威力,曲毅怎么肯罢手离去,自然想要收入自己囊中了。

“你现在出去,就可以直接拿走这面鼓了,因为它只有这四回攻击,前面三次鼓声,只是一些木行领域的攻击,只有这最后的回次鼓声,那才是它中品仙器的最强威力,可以利用空间攻击了。”器神在软椅上翻了下身子,淡笑一声。

曲毅一听,立即明白了,原来这面白鼓只有四个攻击法术,四次攻击都没有起到作用,自然就会停止攻击了。

显然,浩帝将这面白鼓置于雪峰,也算是考验来到雪峰这里的强者的实力了。

很快,曲毅的身影又出现在雪峰下面了,周边空间又是一片宁静,只有雪峰上的白鼓茕茕而立,孤傲的很。

嗖!

曲毅飞到了雪峰上,然后一滴血液掉到了白鼓上。

“中品仙器,辖风鼓,恭喜!”

跟曲毅夺得中品仙器尚金剑一样,在曲毅认主了这面白鼓时,浩帝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告诉了曲毅这面鼓的名字。

曲毅念头一闪,这面辖风鼓就收入了曲毅的体内。

辖风鼓消失的同时,雪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空间传送阵,表明着可以通过这空间传送阵离开鼓风十桥界了。

曲毅微笑的走进了空间传送阵里。

……

而此时的八派十一位强者,已经冲过了重重难道,闯过了九座风桥,终于来到了第十座风桥的边缘。

但是,第十座风桥已经消失了。

因为曲毅成功过了第十座风桥,风冠就被送出了浩天仙府回归妖界,这风桥立即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这第十座风桥怎么会消失了呢?”

“不会是那个曲毅闯过去后,又把这座风桥毁掉了吧。”

“不可能,浩帝的威严怎么可能允许曲毅主动破坏这座风桥,只有一种可能,曲毅已经过了风桥,而这个鼓风十桥界里的阵法毁去了风桥。”

“曲毅这个混蛋,真是气煞我了,辛辛苦苦追了两个月,居然又让他逃掉了。”

“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又要重新闯过那九座风桥,返回**殿。”

“气人,真是气人,我们辛苦闯过九座风桥,现在却是前路断绝,又要原路返回,又要继续闯过九座风桥,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气人的事吗?”

……

十一位强者,哪怕修性再好,此时也不由个个破口狂喷了,怨恨曲毅之心,更是强上了一分。

没有办法,这十一位强者,只能悻悻转身,继续去闯过九座风桥,重新离开鼓风峡谷,然后通过光墙返回**殿。

再次过去了两个多月,这十一位强者通力合作,再次艰难的闯过了九座风桥,终于回到了**殿内。

而此时,十一位个个心里怨气冲天的强者们,一出了光墙,赫然发现曲毅就坐在**殿内,而且还向所有人笑脸招手着。

“各位,你们真是太慢了,我都在这里等了两个多月了。好了,既然你们已经返回**殿了,那我就再次进入光墙里了,你们想来追杀我,那就一起进来吧。”曲毅笑道。

话落,曲毅飞身而起,进入了一面光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