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8章 法奥对决

第一集 仙云宗 第453章 法奥对决

祝家二十人,来到了峡谷上空,互望一笑,突然就朝着二十个方向飞走了。

宇文家族,派来了两位人魂仙,宇文宁飞、宇文传鹏,一直都在监视着整个峡谷的动静。此时,两人仙识都发现了祝家二十人的动静。

“无耻!”

宇文宁飞、宇文传鹏两人同时喊了一声。

两人当然明白祝家这批人的打算,以二十人飞向不同的方向,那么两人最多就只能跟踪两个,而其他十八人就会脱离两人的监视了。

很快,宇文宁飞、宇文传鹏两人望了眼,仙识交流。

“祝家人这是故意在激怒我们,这样,我们两个各自锁定一位中位人魂仙,必要时也不妨杀了。”宇文宁飞说道。

“好,这二十人中,一共有五个中位人魂仙,我们各自选一个,跟踪他们。”宇文传鹏回道。

刹那,宇文宁飞、宇文传鹏两人飞起,锁定了祝家两个中位人魂仙。

宇文宁飞,锁定了祝霄,而宇文传鹏,则飞向了祝保。

祝保听从了曲毅的命令,揽下了元兴宗的任务,此时就一个人往西央大陆的中部飞去。

元兴宗,作为西央大陆唯一的一个驭兽宗派,一直都是各个势力争取的对象,因此为了不得罪任何一个势力,一直都奉行中立的态度。

祝保看问了元兴宗的资料后,心里就不安了起来,这个元兴宗已经成立上万年了,一直都是中立宗派,以前就有很多的势力想要拉拢,一直都没动摇过。因此,祝保对于曲毅要去这个元兴宗,非常的不解。

不过,祝保也不敢问,一直在空中快速的飞行着。

“祝保,后面有一个宇文家的人在跟着你。前面有一片森林,你进入森林里,将自己隐藏起来。”曲毅的声音,突然传来。

器神就在寸界球内,以他地仙级别的仙识,早就将宇文传鹏的动静锁定了。

祝保听到后,表情也没有变化,一副没有发现宇文传鹏的样子,突然就加快了速度,然后飞到了前面百里处的森林上空。

整个森林,被一片朦胧的白雾萦绕着,如飘如幻,让人捉摸不透。

祝保立即坠入了森林下面,然后落进了一个水潭里。以祝保中位人魂仙的修为,领悟了水行沉降法奥、寒凉法奥,现在就以沉降法奥,将自己整个人的气息变成了水流的波动,由水潭开始,沿着溪流往下面飘去。

沉降法奥,可以将水行沉之力和降之力瞬间改换,也就是说,祝保在发出沉之力的时候,想要改用降之力,可以直接将沉之力转变成降之力。

此时,祝保就在精妙的运用沉降法奥,隐藏了自己。

宇文传鹏紧接着就来到了森林上空,然后仙识扫过,发现水潭里没有祝保的气息,继而又扫向水流,依然没有发现祝保的气息。

“哼,水行沉降法奥,就算你领悟了,今天也休想逃走。”宇文传鹏怒火上来,直接喊道。

宇文传鹏可是木行上位人魂仙,木行三种本源法奥,生枯法奥、伸屈法奥、松紧法奥,全部领悟了。这一次,宇文齐天让宇文传鹏过来监视祝家,也就是看中了宇文传鹏的修为和机警。

仙识再次扫了一遍森林,宇文传鹏依然没有发现祝保的丝毫气息,怒火更旺。

“逼我出绝招了,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宇文传鹏怒气大喊。

随即,宇文传鹏两手相对,同时成掌向下,立即往下面的森林拍了下去。

左手一团青色气团,右手也是一团青色气团,而且都是木行本源能量,不同的是左手气团中都是生之力,而右手气团中都是枯之力。

生枯法奥,居然被宇文传鹏如此使了出来。

两团青色气团同时落下,扩展延伸达到了千米之长,一左一右落到了水流的两边。

水流左边,树木陡然兴盛无比,树干直接扩大一倍,枝条延伸变长,树叶全部放大一倍,而没有多久,树木又立即枯萎起来。这是生枯法奥中,先生再枯之术。

水流右边,青色气团落下的瞬间,所有的树木草地直接毁灭,大地全部变成了荒漠一般。很快,整个荒漠又变成了良田,杂草树木生长出来,而且树木也变成了原来的模样。这是生枯法奥中,先死后生之术。

两个气团落下的时候,宇文传鹏的仙识,一直在注意着水流里面的变化。

树木,跟水流有直接的联系,一生一枯之间,会对水流产生影响。这就是宇文传鹏使用生枯法奥的原因,可以用来发现水流里的祝保。

“哼,逃得倒是很快,但是你注定是逃不掉的。”宇文传鹏发现第一次攻击,没有逼出祝保,又是怒声喊道。

随即,宇文传鹏沿着水流方向,连续使出了生枯法奥,将水流两边的树木,兴盛再死,死亡又生,不停的在寻找着祝保。

“哈哈,你逃不了了!”宇文传鹏又发出了一记生枯法奥后,兴奋的喊了一声。

宇文传鹏,刚才已经发现了祝保在水流中的位置。

“去!”

宇文传鹏右手猛的拍出一掌,就见掌中吐出一团碗口大的青色气团,气团落到水流上时,突然变成了一根锋利的长刺,直接扎进了水流里。

嘭!

突然,祝保从水流中冲出,两手中捧着一团冰柱,直接抵挡着青色长刺,爆声响起,冰柱和长刺同时碎去。

“你是宇文家的哪位,怎么一见面就如此狠心相逼?”祝保来到空中,愤色质问。

刚才,祝保在水流中,被生枯法奥波及到,一时不小心终于走了气息,因而被发现,不得不出来抵挡。

宇文传鹏淡漠的看着祝保,冷笑道:“我的名号,你无须知道,因为你今天必须死,这才能警告你们祝家,方央星不是你们祝家可以涉足的。”

祝保一听,一脸肃穆,杀意骤起。

“是吗?那我就接受你的警告,现在就决一生死。”祝保眼露凶光的狠声喊道。

虽然祝保只是中位人魂仙,只会两种法奥,但人魂仙之间的战斗,并不一定就是领悟的法奥数量越多,就一定占优,也得看各人体内的仙元多少,也要看各人运用法奥的技巧,所以,祝保在面对这个宇文家的上位人魂仙,也是一点惧意都无。

宇文传鹏双眼一凝,突然拿出一把泛着青亮光晕的木剑,竟然是从一株十万年宝翠树中得到的树心,从而炼制出来的地魄仙级别的仙器。

“我的宝青剑,杀人无数,现在就取你的人头。”宇文传鹏冷声喊出。

宝青剑,仙元输入,突然化作一道幻影,直接射向了祝保。

速度,比上位人魂仙快多了。

祝保眼中一惊,随即就是全身一抖,突然在整个身体前面,竖起了一面透明的冰墙,墙中一条条闪亮的白光在流动着。

嘭!

宝青剑和冰墙碰撞,只是将冰墙刺破了浅浅的一层,就再也不能前进一分。

“哼,就算你有地仙仙器,但你本身也只是人魂仙修为,威力又能强大到哪里去。我的寒凉法奥,对于你的木行仙元有凝固之效,你的宝青剑再锋利,速度再快,也休想打破我的冰墙。”祝保神色冰冷的喊道。

宇文传鹏立即收回了宝青剑,神色一冷,重新打量起祝保来,忽然笑了。

“你只是一个中位人魂仙,而且还是刚刚晋升为中位人魂仙不久,你体内的仙元能有多少,我耗死你。”宇文传鹏又是冷冷喊出。

突然,宝青剑又是幻影一样的射出,再次刺向冰墙。

滋滋冰墙裂破声,一直在剧烈的响起,好像随时都要将冰墙划破。不过,祝保也是拼死一搏,一直都在狂送水行仙元,维持着冰墙的完整。

宇文传鹏连续攻击了十次,发现祝保居然还能维持冰墙,心中有些诧异,立即收回了宝青剑。

“你一个中位人魂仙,仙元倒是丰厚,不过我也知道你也快耗尽仙元了。现在,你就尝尝我的松紧法奥,看你还能抵挡得住吗?”宇文传鹏脸上狂笑的喊道。

宝青剑又被宇文传鹏送出,不过这一次那宝青剑飞出刺向冰墙时,体积变大了十倍,就像一把天剑似的砍到了冰墙上。冰墙应声而裂,几乎就要完全的碎落。此时,那宝青剑又迅速变小,居然比原来还要小一半,在裂缝中幻影一样的穿梭,射向了冰墙后面的祝保。

这就是木行松紧法奥,一松一紧,仙元散开又凝聚,驱动着宝青剑的变化。

祝保,眼中闪过一丝惧怕,居然没有办法抵挡这宝青剑了。

就在祝保感到绝望的时候,祝保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被收入了一个空间里,那把宝青剑自然也没有射到自己身上来了。

器神利用寸界球,收进了祝保。

而与此同时,金尊、木尊、水尊、土尊四人,离开了寸界球。金尊、水尊、土尊三人,一起拿着中品仙器,直接飞向了宇文传鹏,而木尊拿着辖风鼓,迎接着宝青剑。

宇文传鹏,一脸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