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0章 罗魂石出现

第十一集 闯魔界 第五十章 罗魂石出现

一个二星天魄魔修为的强者,此时在移动星球的内部穿梭着。

这位强者,外貌很年轻,身材匀称,在地底穿行流畅快速,就跟水中鱼游似的。手中一把晶黄的阔尺,前方一指,就能施放出厚重的土行世界之力,直接在前方开拓出一条通道来。

“哼,罗魂石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了。”这位年轻男子,有些兴奋。

这位男子感应到了罗魂石,自己的灵魂之花也越来越受到压制了。

可是,就在这位年轻男子兴奋的时候,寸界球化作的尘埃,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并且附着在他的身了。

“嘿,道……”

一道悠扬的声音,凭空而起。

那位年轻男子猛的受了惊吓,四周一看,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况,四周依然是那些黑沉沉的岩石,一个生灵都没有看到,哪里会有声音呢。

“难道刚才是幻听……”年轻男子呢喃一声。

摇摇头,年轻男子立即就拿着阔尺,施展世界之力,继续打在前方,开辟出一条通道,想要去抓取到罗魂石。

“嘿,道……”

又是一道声音,满含惊喜之意。

年轻男子拿着阔尺立即就在周围狂舞一通,周围岩石就在土行世界之力的攻击下,全部变成粉末。

“真是见鬼了,这声音哪里来的……”年轻男子双眼迷惑,张开着口四处打量。

忽然,曲毅出现了。

“你没有见鬼,刚才就是我在喊你啊。”

曲毅一出来,笑了一声,而手中的浩天剑早就火行仙元澎湃,直接劈了过去。

一股浩大的红色巨剑,充斥着火行世界之力,直接来到了年轻男子的脑袋,气势骇人。

“你……”

年轻男子真是吓了一大跳,曲毅的出现太过突然了,而且一出来就是无情的攻击,这让年轻男子还没有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就直接受到了攻击。

毫无意外,红色巨剑就劈到了年轻男子的脑袋,直接灭了他,灵魂之花也一起毁灭了。

曲毅已经连续偷袭了三个天魄魔强者,刺杀能力已经很熟练了,此时没有过多纠缠,直接灭了这个来自土灭盟的天魄魔强者。

晶黄阔尺,空间戒指,全部落到了地。

曲毅微微一笑,立即摄起了阔尺和空间戒指,然后就进入了寸界球内。

“器神,这一次很顺利啊。这把阔尺,又得麻烦你起个名字了。”曲毅刚刚落到软椅,微笑的说道。

听到这话,器神又高兴的翻身起来,看了眼阔尺,直接说道:“一尺划下,星球裂崩,这把三星天魄魔级别的尺子,就叫做星裂尺。”

曲毅听完,直接点头。

“器神,很有水平嘛。好了,现在土尊的趁手法宝也解决了,现在只有水尊的本命法宝没有得到了。”曲毅笑着说道。

金影剑、青凌斧、源火棍、星裂尺,曲毅已经得到了四把天魄魔级别的法宝,不过还没有得到水行天魄魔级别的法宝。

“不要急,这颗移动星球,那些天魔强者,没有得到罗魂石,就不会离去。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去刺杀水行天魔,很快就会得到一把水行法宝的。”器神微笑的说道,直接翻身躺下。

曲毅呵呵一乐。

有器神控制寸界球,曲毅倒是乐得轻松,只需要躺在软椅扫描《本源速度道》阵法,然后等待器神的通知就是了。

突然,刚刚躺下的曲毅,仰身而起,笑道:“器神,如果我让金尊、木尊、土尊三个出来,我们四人一起去偷袭天魄魔强者,可以更快的刺杀天魄魔强者。”

现在,金尊、木尊、土尊三人,就在寸界球内。而且,三人的天魄魔级别法宝,也各自得一,也能施展出一些世界之力了。

“随你便,你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器神闭着眼,懒懒的回道。

曲毅咧嘴一笑。

“混蛋,我们金斩盟的游风已经死亡了。”

移动星球表面,金斩盟的首领申石愤怒的喊道。

几乎同时,在星球表面的另一处,火屠盟的首领左召暴怒的喊道:“是谁,是谁杀了我们火屠盟的南荆。”

仿佛串通好了似的,在星球表面某处,土灭盟的首领戊央近乎咆哮的喊道:“啊……荣宣,到底是谁杀了你。”

跟木伐盟的丘玉一样,此时另外三盟的首领,也发现了有人在刺杀自己这方的天魔强者。

刹那间,金斩盟、火屠盟、土灭盟的三个首领,立即传讯,让自己这方的所有天魔强者,全部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木伐盟的丘玉,水淹盟的泽帝,观察到了三盟的变动,都感觉有异,居然也立即将各自的天魔强者都收拢到身边来了。

金斩盟的申石,带着近两百的天魔强者,来到了木伐盟天魔集中之地。

“申石,你带着这么多天魔来我们这里为何?”丘玉怒色质问。

“丘玉,我们金斩盟的游风已死,我要调查一下。”申石一点都不含糊,直接道明来意。

以申石的性格,自己金斩盟的人死了,必须要调查出真正的凶手。

丘玉一听,立即就明白了,看来不是自己的弟子被别人偷袭死了,而且金斩盟的天魔也被偷袭了。

不过。

“申石,你们金斩盟是不是太小看人了,居然兴师动众,直接来到我们木伐盟这里,难道你以为我们木伐盟的人会去偷袭你们金斩盟的人吗?”丘玉愤怒的喊道。

丘玉现在代表着木伐盟,可不能任由申石盘问,丢了脸面。因此,丘玉也是怒容喊出。

申石脸色一正,随即就缓和了下来。

“丘玉,不瞒你说,我们金斩盟的天魔死亡,一定要找到凶手。如果不是你们木伐盟的人做的,我自然会给你一个道歉。如果让我找出凶手就是你们木伐盟的人,那就不要怪我撕破脸面。”申石平静的说道。

给了一个台阶。

丘玉凝视申石片刻,突然就咬牙切齿喊道:“你要找凶手……你要找凶手,那我亲弟弟的性命,谁又是凶手啊。”

丘岷的死亡,丘玉一直都在暗查,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凶手的踪迹。

青凌斧,一直都没有出现,丘玉又怎么能确定谁杀了丘岷呢。

申石听到,脸顿时就惊愕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原来木伐盟的天魔,也有人被偷袭了。

沉默一会。

申石已经暗中感应了木伐盟的天魔们,尤其是那些四星天魄魔以修为的天魔们,发现他们都没有什么异样神色,心中也有了决定。

“丘玉,看来在这颗移动星球,有人趁着我们五盟的天魔们在星球内部分散了,暗中偷袭我们的天魔强者。既然你们木伐盟有人也受到偷袭了,那我就不怀疑你们木伐盟了。丘玉,我们一起去其他三盟,联手调查这个真正的凶手。”申石此时出声了。

虽然说不怀疑木伐盟了,申石内心还是有一丝怀疑的,只不过这个怀疑要放到最后了。

丘玉听到,很快就点头同意了,狠狠道:“好,我们两盟,就去逼问其他三盟,非要找出这个真正的凶手不可。”

凶手一定是五盟中的人,申石和丘玉都是如此肯定的,毕竟这移动星球内部,现在只有五盟的天魔们。

火屠盟中。

申石和丘玉带着各自的天魔们,一通喊话后,三盟也联手起来。

……

土灭盟中。

申石、丘玉、左召三位首领,带着金斩盟、木伐盟、火屠盟的天魔们,过来了。

再次又经历一场熟悉的对话。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联合起来了。

随即,金斩盟、木伐盟、火屠盟、土灭盟一共七百多位天魔们,一起赶到了水淹盟的驻足之地。

泽帝白弘看到了感应到了四盟天魔们的气息。

“这四盟的天魔们,怎么来我这里了?”泽帝紧眉,内心疑惑的想着。

不过,泽帝内心虽然疑惑,但神色还是很轻松的。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你们四人不去寻找罗魂石,怎么跑我这里来了?”泽帝高声喊道。

很快,四盟的天魔们,随着四位首领,一起落到了地面。

“白弘,我们四盟中,都有一位天魄魔强者被刺杀了。现在,我们四盟的天魔们,过来看一看,你们水淹盟的天魔们,有没有可疑凶手。”申石直接说出。

无疑,在空中的时候,申石就已经放出了魔识,感应了一下水淹盟的天魔情况,发现水淹盟的天魔数量没有少一个。因此,申石心中就断定这水淹盟刺杀四盟的天魄魔强者的可能性最大,这一出口就没有好口气。

“白弘,你们水淹盟的天魔们,好像没有死亡一个啊,我们四盟死亡的天魔,那个凶手最大的可疑人物,就是来自你们水淹盟啊。”丘玉更加直接。

“白弘,你应该给个解释。”左召眉毛一掀,直视泽帝。

“白弘,你必须交待一下。”戊央郑重的很。

一见申石如此直接说出,丘玉、左召、戊央三人还有什么顾忌,也是直白的喊道。

泽帝听到四人的问话,顿时就是愤怒无比,直接回道:“你们四人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水淹盟的人偷袭了你们四盟的天魔吗?”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凝视泽帝,沉默的看着。

四人的意思,不是你还会是谁呢。

泽帝看到四人的神色,更加的愤怒了,这简直就是直接栽赃到自己的头啊。

位天魂魔强者,不可欺,更不能辱。

“你们四个混蛋,我们水淹盟从不屑于刺杀你们四盟的天魔。现在,你们四人强行将罪名按在我们水淹盟头,你们可是直接污辱了我们整个水淹盟,你们四人可要想好,得罪我们水淹盟,你们能不能承受将来的报复。”

泽帝也是毫不示弱,直接威胁了。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互相看了眼,随即个个都恶面怒容的看着泽帝。

“白弘,你也休想恐吓我们,不要以为这移动星球在你们水淹星域里,你们水淹盟就可以随意对付我们四盟。今天,你们水淹盟必须要给一个交待,否则我们四盟不介意现在就对你们水淹盟展开攻击。”申石平静的喊道。

到了这个情形,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已经不管凶手是不是水淹盟的天魔了,就算弄错了,也能结合四盟的天魔力量,预先除去水淹盟的天魔,从而让争夺罗魂石的力量中,直接少了水淹盟。

而且,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也一点都不担心危险,因为自己四盟的盟主,也早就在水淹星域的边缘等着,只要得到了罗魂石,四人就会传讯给各自的盟主,那些盟主自然会过来接应,哪里还会怕水淹盟的报复。

“你们……”泽帝直接气得无法再说了。

四盟的联手,泽帝就算是传讯给水淹盟盟主淼帝,淼帝将所有的水淹盟天魔都传召过来,也来不及赶到移动星球帮忙了。

现场的两百多个水淹盟天魔,可坚持不到援手的到来。

“所有的水淹盟天魔们,列队集阵,准备战斗。”泽帝知道再辩驳也是无用,干脆气的喊了一声。

两百多位天魔强者,迅速三四个一起,组成一个队形,怒气洋溢的看着四盟的天魔们。

修炼到天魔的修为,哪个人能够承受无端的指责,哪个人能承受屈辱。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嘴角都扯动了一下,表露出了内心的喜悦,现在这个机会可不易得。

“金斩盟天魔们,准备。”

“木伐盟天魔们,准备。”

“火屠盟天魔们,准备。”

“土灭盟天魔们,准备。”

申石、丘玉、左召、戊央四人毫不犹豫的就下达了命令,决定直接杀灭了这两百多个水淹盟的天魔们。

“攻击!”

四盟天魔强者一准备好,四人就同时下达了命令。

哗!哗!哗!哗!

七百多个天魔强者,刹那就飞身来到了水淹盟的四周,包围住了水淹盟的天魔们,然后个个拿起了天魔法宝,对准中间的水淹盟天魔们,展开了攻击。

金行世界之力、木行世界之力、火行世界之力、土行世界之力,立即就腾空而起,闪耀当空,一股股力量直接撕裂了空间,无数的能量乱流涌出。

“水淹盟的天魔们,潜入地底。”此时,泽帝突然下令。

面临如此多的世界之力的攻击,泽帝气愤中,也不失冷静,知道以水淹盟的天魔数量,怎么可能抵挡住七百多天魔的集体攻击。

两百多个水淹盟的天魔们,直接将水行世界之力打进地里,一片宽阔的地坑形成,而水淹盟的天魔们,迅速下沉,进入了地底。

“哈哈……”

“水淹盟的人渣,刚才还是硬朗的很,原来都是装的啊。”

“大家立即下去追杀,一定要屠灭了水淹盟的混蛋。”

四盟的天魔们,世界之力打在了星球地面,迅速在地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陷地。狂暴的能量足以毁灭万千,但是没有打在水淹盟的天魔强者身,也就没有伤到一个人。

不过,在见到水淹盟的天魔们害怕而逃跑了,四盟的天魔们还是得意了一下。

一会儿,四盟的天魔们,立即就进入了地坑里,下潜去追杀水淹盟的天魔们。

“我轰死你。”

“你们不要逃,吃爷爷的一记火焚世界。”

“水淹盟的混蛋们,你们停下来,我的万刺世界还没有施展呢。”

……

在疯狂的追杀中,四盟的天魔们,不停的讥笑着。

不过,水淹盟的天魔们,一心只想逃跑,哪里会顾得了回嘴。

在移动星球内部,水淹盟的天魔们,集体轰击地层,打通了一条逃跑的通道。

而在通道后面,也有四盟的强者在不停的追杀,各种世界之力在破坏扩大着通道。没有多久,星球内部,就出现了曲折弯绕的通道,竟然慢慢的就要贯通整个星球了。

从一个星球地面出来,又迅速钻入地里,再次从另一个地面出来。

四盟追杀水淹盟,居然一直持续了十天。

整个移动星球内部,现在已经形成了无数的通道,几乎就要将整个移动星球内部都给掏空了。

移动星球空,原来还是白雾一样的物质,此时已经变得稀淡,就像快要消失了一样。

而在浩瀚的星空中,移动星球的飞行速度,也变得极慢,后面壮观的白云长河也消失不见了。

显然,五盟的天魔们在移动星球内部穿梭,已经破坏了整个星球的结构,自然也让移动星球停止了一些能力。

让人惊奇的时,整个移动星球内部快要掏空的时候,那颗罗魂石好像还没有显身,依然在星球内部不停的移动着,躲避着五盟强者的追击。

可是,就在这时,移动星球内部出现了隆隆响声,好像正在撕裂破碎一般。

五盟天魔们,听到这一连串的巨响,立即意识到移动星球就要崩溃了,个个都不敢再在星球内部穿行了,立即各选一个方向,逃出了星球内部,去到了星空中。

啵……

咔……

哗……

移动星球真的破裂成了一块块,直接就在星空中解体了。

此时,在五盟的天魔强者目光注视下,一颗不停变幻着金色、青色、蓝色、红色、黄色的人头大小的方形石头出现了。

罗魂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