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6章 比斗

第十三集 控三界 第二十六章 比斗

比试台上,五元和对手各站一边。

“呜呜,朵刚兄弟,我们开始吧。”五元高兴的喊道。

那位被五元挑战的健硕男子,叫做朵刚,两人已经互通名字,这才上台比斗。

“好,五元兄弟,你请。”朵刚微笑道。

五元点头,拿出九空棒,身如脱免,突然闪身到了朵刚身前,九空棒劈头而下。

九空棒,现在已经是神兵期级别的神器,劈下之际,带出一股罡风,里面蕴含着金行和木行法则,金木融合灵体形成一根长棒。

朵刚立即感应到了金木融合灵体的强悍,这一棒之威,居然拥有了六十万的灵体数量,直接就达到了自己最大的融合灵体数量。

“五元兄弟,好威风,看我的。”朵刚猛喝一声,立即拿出了一把大刀。

刀长两米,已超朵刚身高,此时朵刚举刀往上一挥,立即挥出了一把金土灵体形成的黄色大刀,迎头碰上劈下来的大棒。

金木灵体和金土灵体,直接就展开了迅猛的对撞,一一湮灭。

整个比试台上,五元和朵刚两人的第一回比斗,居然没有引起能量的暴.动,两人的法术刚好抵消。

“呜呜,有意思,再来打过。”五元一见,笑喊一声,整个身体露出了一派好战之态。

随即,五元又举起九空棒,直接向前一递,想要捅到朵刚的胸膛,将朵刚打到在地。

金木灵体由棒而出,直透朵刚前胸。

“我挡。”朵刚大喝,手中的大刀横在胸前,猛的往前一推,直接挡住了九空棒的前进。

五元和朵刚两人的身体,就像两块巨石伫立在比斗台上,两人都没有被相互的力量震退,不由相视一眼,喜悦的笑了一下。

“有趣,有劲,有意思。”朵刚感慨一声。

突然,朵刚往上拨了一下大刀,将五元的九空棒往上推去,然后大刀往前大力挺进,想要刺中五元的身体。

“呜呜,想算计我,没门。”五元大喊,身体一个急退。

大刀落空,五元已退至比斗台一角,呵呵的笑着,手中的九空棒有些抖动起来。

“朵刚兄弟,现在开始,我要疯狂的进攻了,你要小心。”五元微笑的说道。

话落,还没等朵刚反应,五元就举起九空棒,身闪如电,直接来到了朵刚身前,九空棒带着幻影,快速砸向了朵刚的肩膀。

在暴兽山脉时,五元就练就了快速的攻击方法,不息战技。只要战意起来,就能够不停的攻击下去,直到身体神元不继。

朵刚没想到五元身法又加快了,躲避不及,只能防御,手中的大刀在身前快速舞动,一道道包含金土灵体的法术激发而出,艰难的抵挡着五元的攻击。

当!

当!

五元战意一起,心里就只剩下攻击两字,九空棒随着心意不停的挥出,屡屡都是打向朵刚的薄弱之处,让朵刚的身体移动的很不自然。

不过,五元还不能一时将朵刚击败。

但是,五元的攻击,没有信息,那股浑身散发出来的无穷战意,不停的升涨,手中的九空棒威力,也在极限的提升着。

五元修炼的苏醒之道,就是要通过不停的战斗,只为觅得一丝悟机,从而苏醒一颗灵魂圆珠,进而突破修为。

九空棒,幻影丛丛。

整个比斗台上,都是五元那疯狂的攻击身影,而朵刚的身影,一直都被压制在九空棒的幻影之中,堪堪防御着。

比斗台下的观看者,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起初还不将五元和朵刚两人的比斗当一回事,但看到了五元不停的提升起来的战意时,立即就感兴趣了,纷纷过来,认真的看着五元的攻击过程。

南洛城,比斗台的设立,除了让比斗双方可以成长之外,也可以让其他观看者从中学习。只有相互借鉴,才能成熟自己的法术,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以说,南阴岛上各个城市设立的比斗台,就是想让所有来到岛上的修士学习到其它修士的法术,从而领悟出适合自己的法术。

“这个五元,好生猛。”

“是啊,这种持续增加的战意,确实有些恐怖,也不知他是怎么领悟出来的。”

“有机会,我要跟五元战斗一回,一直受到这种持续战意的压迫,我想有可能会让我有一种新的领悟。”

……

观看的修士,不停的发出了感慨,同时心里也起了要跟五元战斗的意思。

南洛城的修士,比斗时都不只是为了赢,而是想在比斗的过程中有所领悟。现在五元展现出来的不息战技,自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都想要跟五元比斗一回。

而比斗台上,五元持续不停的攻击,终于压制得朵刚无法抵抗下去,突然九空棒砸下,打到了朵刚的后背,直接就把朵刚打趴到了比斗台上。

“朵刚兄弟,手重了点,不好意思。”五元立即停止攻击,蹲下去扶起了朵刚。

“五元兄弟,你的战意太过厉害了,这样持续的攻击,南洛城没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啊。”朵刚脸上还有些惊恐的神色。

五元拍下朵刚的肩膀,然后就下了比斗台。

围观的修士,此时已经围上了五元,各个都发出了挑战的声音。

五元的比斗之旅,可以说不会缺少对手了。

另一个比斗台上,情无归也在跟一个对手比斗着。

跟情无归比斗的人叫花千留,手中有一把华丽的长剑,身高体大,站在比斗台上,那股气势就像是战神降临似的。

情无归,手中没有神器,一脸平静的看着花千留。

“花兄,请开始吧。”情无归平静的说道。

花千留很是诧异,情无归来到比斗台上,居然都不拿出神器,难道还想空手对战自己。虽然说,凭双手也能施放法术,但速度就要慢许多了,而且神器打到身体上,也会造成伤害的。

不过,花千留也不去问情无归,只当情无归的神器现在隐藏在体内,需要时才会使出来。

“好,我开始了。”花千留淡笑,手中长剑已经举起。

花千留长剑一举,利索的划下,一道剑光,带着水木灵体形成一个圆弧直接飞向了情无归。那强烈的水木灵体气息,数量不下于三十万之多,打到身上,必然可以划破情无归的身体。

情无归修炼的斩杀之道,就是要斩杀掉法则,从而让蕴含着此种法则的法术都对自己无效。

金行法则,情无归已经斩杀了,只要带着蕴含着金行法则的法术,面对情无归时,都会威力大减,甚至于法术都会失效。

情无归来到南洛城,想要通过不停的比斗,从而斩杀了木行法则。因此,情无归选择的对手,都是已经领悟了木行法则的修士。

此时,情无归在看到那一道圆弧剑光飞来,身体只是闪躲,却不施放法术去抵抗这道剑光。同时,情无归的神识,一直都在感应着剑光,体会这个法术里面的木行法则。至于水行法则,现在情无归还不想去斩杀干净。

花千留心中大疑,情无归居然只是闪躲,身上竟然真的没有神器,也不出手来抵御一下,实在是想不通情无归上比斗台来想做什么。

“难道这个情无归有受虐倾向?”花千留心中闪念。

不过,花千留也不去细想,既然到了比斗台上,只少也要把情无归打趴下,才能走下台去。因此,花千留在看到情无归不出手攻击自己时,也乐意施展出自己所有的法术,疯狂攻击情无归。

“情无归兄弟,你注意了,我要施展我的绝技了,飞花八连击。”花千留微笑一声。

话落,花千留就拿着长剑,优雅的挥动起来,那剑形轨迹,就像一朵朵飘零的飞花,凄凄哀哀,欲留却去。

长剑看似缓慢,但骤然停顿的一刹那,却是剑光直出,快如闪电。

情无归依然还是一副任群来攻的架势,那一道剑光袭来,只是身如影动,都是刚刚躲开剑光的袭击。同时,情无归的神识,一直都在感应着花千留施放出来的法术里面的木行法则。

木行法则,内容万千,每一道法术里,也不可能包含了所有的木行法则。情无归需要不停的战斗,才能将所有的木行法则都感应出来,一一斩杀。

因此,现在情无归在跟花千留的比斗,就是在感应着花千留法术中的木行法则时,希望可以设法斩杀其中的木行法则。斩杀一点算一点,只要对手够多,总有斩杀完所有木行法则的时候。

花千留施展的‘飞花八连击’,一击接着一击,但都被情无归轻松的躲去。而情无归,依然没有反击,一直都在闪躲。

比斗台下的观众,全部都有着巨大的疑惑,这情无归难道是想要修炼身法吗,怎么只躲不攻呢。

比斗台上,花千留心里疑惑归疑惑,但不能就此罢休,只能坚持下去,不停的将自己一身的法术都施展了一遍。

最后,花千留一身的神元都被耗光了,居然还是没有把情无归打趴下。

而这时,情无归在看到花千留虚弱的神色时,嘴角一笑,微微道:“花兄,你可以倒下去了。”

说完,情无归手中拿出了自己的神器,两指长的岁月无情刀。

飞刀一出,只是一道暗金光线,直接打到了花千留的肩膀上。随即,花千留瞪着老大的双眼,不甘的倒下去了。

而这时,比斗台下的观众,居然都肯定的认为,情无归的比斗方式,就是耗光对手的神元,然后施放最后一击。

情无归扶起花千留,不说话,拔出岁月无情刀后,淡笑的走下了比试台。

在见识过了情无归的比斗方式后,自然有很多的修士对情无归感兴趣了,这就是自己发泄怒气的最好人选啊,想出气时就去找情无归比斗。谁叫情无归比斗时只会躲,不会攻击呢。

可以说,五元的暴攻比斗方式,情无归的闪躲比斗方式,都受到了南洛城各个修士的欢迎,两人的修炼,不会缺少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