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0章 你无耻

第二十章 你无耻

“你这顶天火轮,竟然催发出来了虚天业火。”

曲毅有些惊讶的喊道。

随即,阎天阔手中的顶天火轮已经冲向曲毅身前,那火轮上此时一片安静,但火轮前方却有一种澎湃无形的火焰气味,判人生死,消人际业,永阻轮回。

虚天业火,可是神王体内才能拥有的神火!

曲毅当机立断就拿出了星罗鼎,立即混沌能量催动起来,一片浩大漫天的黝漪神火生出,整个虚空也是一片火焰世界,仿佛一个个异度空间汇聚而成,浓重而狂暴。

嘭!嘭!嘭!

一个个黝漪神火空间爆炸,根本就无法抵挡虚天业火的攻击,无数的火焰神龙腾空而起,仿佛惊骇逃走似的。

阎天阔脸上只有冷笑,眼神残忍,顶天火轮快速往前,打到了星罗鼎上,一片如海如洋的虚天业火全部冲进了星罗鼎内的平行空间。

“哼,就算你有星罗鼎,也休想挡住我的虚天业火,看我撑爆你的星罗鼎。”阎天阔讥笑连连,手中神元愈加勇猛输入,虚天业火的气味充斥天地。

曲毅淡笑,依然手持星罗鼎,轻松的挡着顶天火轮。

“阎天阔,你再努力一点,这些虚天业火还不够强,星罗鼎的平行空间还有很多没有被虚天业火打破呢。”曲毅友善的提示了一句,笑个不停。

看到曲毅那一副让人烦恼的笑容,阎天阔脸色愈加冰寒,果然愈加威猛非常的催动神元。

以阎天阔神帅期的修为,催动出虚天业火,也是需要大量的消耗神元的。这一下,阎天阔在勇猛的催动虚天业火想要打爆星罗鼎时,自己体内的神元也在急剧消耗。

曲毅依然轻松愉悦的拿着星罗鼎抵抗着。

“不好……”

阎天阔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愤怒的喊了一声,立即收回顶天火轮,脸色狰狞的看着曲毅。

“哎,还是让你发觉了啊,真是可惜。”曲毅也将星罗鼎收回体内,连连摇头,有些可惜的说道。

阎天阔努力恢复神色,寒光冷清的看着曲毅,恨声道:“曲毅,你果然狡诈,竟然想让我催动虚天业火来协助你炼化刚才得手的两件神器,卑鄙狡猾。”

没有错,曲毅将刚才得到的两件神王级别的神器收入星罗鼎后,本来是打算等到自己突破到神王修为后,再将两件神器里的神王意志驱除,炼化两件神器。不过,在看到阎天阔催发出虚天业火来时,曲毅立即想出用虚天业火来焚灭神器里的神王意志,从而现在就能够炼化两件神器。

曲毅抿了抿嘴唇,可惜道:“可惜,你要是再催动一阵虚天业火,这两件神器我就能炼化完成了。不过也没有关系,这两件神器,我迟早也会炼化的。”

阎天阔气的身体一阵抖擞。

“我要不要拿出底牌呢?这个曲毅已经使出了星罗鼎,还有一把星辰剑没有使出来,看来他还有其它的保命手段,我要是拿出底牌不能一招制服他,那我可就有危险了。”阎天阔看着曲毅,眼珠溜转,心里细想着。

作为阎族此行的首领,阎天阔身上除了神王级别的神器外,自然还有其它的神器。但是,越是厉害的神器,需要更多的神元支持,阎天阔可不想自己使出底牌后没有制服曲毅,反而被曲毅钻取空子。

“阎天阔,怎么不打了呢,难道你还想等阎族的其他八个人过来配合你吗?”曲毅也不主动攻击,此时浅笑的喊了一声。

听到这一句,阎天阔双眼一亮,立即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先等阎族另外八人打败了五元和情无归后,再配合自己围攻曲毅,那时自己拿出底牌来,也不怕曲毅钻漏子对付自己。

“好啊,我们就先等他们打完后,我们再决一死战。”阎天阔淡淡一笑。

曲毅耸耸肩。

“你们三个混蛋,不要逃。”

五元跟阎族三个神帅期修士对战,不断都是狂风暴雨的攻击,但这三人都在逃避着,明显就是想一起消耗掉五元的神元。

九九合一棒法,一棒之中就是八千万灵体,这三个阎族弟子根本无法对抗,就算有神王级别的防御战衣也不敢硬抗一棒,只能不停的闪躲。

五元攻打无果,不由体内火气暴发,怒声咆哮。

“五元,你的攻击力强,但还是奈何不了我们。”

“五元,你能够任意挥发,有什么厉害的招式都能够使将出来。”

“五元,传闻你能够不停不休的战斗,今天我们三人就好好的陪你打一场,一万年也不久啊。”

阎族三位弟子此时极尽自己的讥笑才能。

五元眼中火花怒放,整个人的气质再次变化起来,仿佛天地之中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加持在五元身体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空明状态,不为外物所扰。

顿悟,五元竟然又一次出现了顿悟的情况。

这都是被阎族三个弟子气的,竟然逼迫的五元间接到达了顿悟的状态中,一身战意凝实,杀气陡升。

“你们三个家伙,还不快点阻止五元。”阎天阔看到五元的气味变化,心中有感,立即怒声喊出来,要不是曲毅在一边盯着,自己就亲身去杀五元了。

而这时,五元已经手持九空棒,突然闪身来到了一个阎族弟子的身边,举棒挥去。

一棒之中,赫然已经是百棒叠加而成。

是的,现在五元突然进入顿悟状态中时,竟然又将棒法提升了一点,竟然同时叠加了一百棒。这一百棒,每一棒之中都是八十万金木水火灵体,登时就是八千万灵体完美演绎出来。

一个巨大的灵体棒当头砸到了阎族的那个弟子脑袋上。

“哼,我有防御战衣!”那个阎族弟子大声喝出。

但是,就在阎族弟子想要然后以后背驱逐灵体棒击时,发觉自己的身体竟然都有些迟钝起来。随即,灵体棒结实的打到了这个阎族弟子的脑袋上。

嘭!

脑袋碎裂,一身神元全部溃散,而灵魂想要逃逸时依然被五元的一棒结果了。

“阎天狂,你不能就这样死了。”另外两个阎族弟子,惊吓的喊了一声,却不敢去攻击五元,此时间接飞身退走了,一身抖擞。

五元突然出现的强大实力,实在是太过突然了,而能力又大得离谱,并且也能影响周围空间,整片空间都要固定下来似的,如此一来形成阎天狂的动作变缓,一时无法抵御住,就此丧命。

五元收起阎天狂死后留下的两件神王级别的神器,眼中仍是战意如斧,身体立即飞向另外两个阎族弟子,好像要将这两个人也杀了才能罢休。

没法,另外两个阎族弟子只能惊慌而逃,在空中不停的闪躲。

情无归一人独战五个阎族神帅期弟子,不断都在闪身躲避着五人的攻击。

阎族五个弟子,不管如何攻击,情无归都不会反击,只会以灵动的身法躲避着,神识不断在感应着五人的法术,寻觅着土行法则。

“各位,这个情无归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就是一个十足的受虐男。好了,我们既然用自己的神器无法伤害到他,那我们就一起使用神王器,务必杀了他。”此时,阎族的一位弟子心中着急,建议了一声。

五人不断都不想用神王级别的神器攻击,因为他们都担心自己神元消耗过大,会引起旁边的曲毅偷袭,那时自己就会落得跟阎天德一样,间接身死道消,那就划不来了。

但是,此时五人都看到自己无论如何攻击都奈何不了情无归,也只能冒险一回。五人心中只能期待阎天阔身上的底牌足够强大,这样就能压制住曲毅,从而不会让曲毅来偷袭自己。

“好!”其他四人立即回应。

刹那间,五把神王级别的神器立即拿了出来,登时整个空间一片浩大的威能,整个空间都要凝固起来了一样。

情无归见此情况,嘴角显露冷冷笑意,悄然一声:“既然你们拿出了神王级别的神器,那我也只能拿出问天刀了。”

说完,情无归手中拿出了问天刀,同样也是神王级别的神器,立即抗衡住了五件神王级别的神器的威压。

“攻击!”五位阎族弟子同声喊出,立即挥动了手中的神器。

五道空间裂缝间接出现,整个空间都喷涌出无穷的混乱能量,全部冲向了情无归。

情无归淡淡一笑,竟然脚踏问天刀,间接破空而去,逃逸出了五道神王级别的神器的攻击。问天刀的速度,可比神王,自然能够轻松逃脱五道攻击的速度。

“你……”五个阎族弟子大惊,他们没有想到情无归竟然想到了这种方法闪躲。

五个阎族弟子联手攻击情无归时,本来就已经消耗很多的神元了,此时同时挥动神王级别的神器,体内神元立即消耗到只有一半的程度。

而就在这一刻,不断跟阎天阔对峙旁观的曲毅嘴角一抽,身体立即破空消息,竟然来到了五个阎族弟子中的一人身边,一掌击出。

“曲毅,你无耻。”阎天阔看到了,想要阻止却来不及,大怒一声。

而曲毅已经一掌拍晕了这个阎族弟子,坚持着又是一掌,间接打杀了这个阎族弟子,再次夺走两件神王级别的神器,眼中笑意浓重的看着阎天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