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33章 压迫性的攻击

第三十三章 压迫性的攻击

兑兽城的城主之位,十人争夺,其中天风寨就出了五个。

杨过、郭靖、萧峰、段誉、虚竹五人,意气风发,无视八域神帅期修士的狠毒眼神,只是注视着同在比斗台上的另外五个神帅期修士。

神王宗景一声落下,一个圆盘飞出,那圆盘里有十个方形金色卡片,外观一模一样。

圆盘浮在十人中间。

“抽签吧,这十个卡片下面,有五种颜色,抽中相同颜色的人,就是对手。”宗景淡淡一声。

这个圆盘里,有一种特殊的空间规则,神帅期的修士想要依靠自己的神识感应卡片下面的颜色,那是做不到的。因此,这十人只能凭自己的运气,各自拿走一张卡片。

“我先来。”萧峰大步一迈,相当豪爽的就来到了圆盘上,随意拿去了一张卡片。

杨过、郭靖、段誉、虚竹四人,呵呵微笑,也立即跟上,各自拿走了一张卡片。

“不会这么巧吧!”

就在萧峰、杨过、郭靖、段誉、虚竹五人都取了一张卡片后,五元都翻转了卡片,发现各自的卡片下面的颜色不一样,红、黄、蓝、绿、紫各一种。

也就是说,五人的对手,铁定都是其他的五个人了,不会天风寨五人同室操戈。

因此,五人大笑起来。

另外五人,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他们原本还有一些希望,那就是天风寨的五个人相互比斗,这样他们还有希望进入最后一轮的比斗中。

既然情况如此,五人只能收拾失落的心情,也去到了圆盘边,各取了一个卡片。

宗景在五人取走了卡片后,立即喊了一声:“萧峰对战落花流,杨过对战亚克西,郭靖对战秋六蟒,段誉对战容么么,虚竹对战狂梦遗。”

五人之名,正是落花流、亚克西、秋六葬、容么么、狂梦遗。

刹那间,阴阳鱼区域迅速扩大,随即就有五个透明光罩仿佛苍穹一般出现,罩住了五对比斗的修士。

虚空战场,原来也蕴含着强大的空间规则,可大可小。

五元看着透明光罩里的五对修士,眼羡不已,恨不得现在战斗的人就是自己。当然了,如果可以允许一人参加多场比斗,五元会毫不犹豫的参加所有的比斗。

“曲毅,我什么时候出场比斗啊?”五元心痒难耐,不由跟曲毅神识传音。

自己不能比斗,反而要一直观看别的修士比斗,这对于五元那是一种折磨,因此五元很想不通曲毅为什么不想让自己现在就上去比斗,顺便夺取一个城主。

曲毅淡笑,立即神识回音:“五元,你急什么,这些实力不行的家伙,你上去不是浪费吗?只要有实力变态的修士出现,我就让你进入比斗场。”

五元撇撇嘴,还是不满,但只能忍下来,随让个人战的规则只允许有一次的比斗机会呢。

而这时,情无归问了一声:“曲毅,你看萧峰、杨过、郭靖、段誉、虚竹五人,他们都能胜利吗?”

曲毅点头,笑道:“毫无疑问,我们肯定全胜。”

这一声,落到了八域神王的耳中。

“曲毅,不要以为你的手下体内灵体有一亿之数,就认为实力一定强于对手。神界八域神帅期修士,哪个不是经历亿万年的苦修才有这样的成就,你以为用了什么诡异的方法让这些人体内灵体扩充到一亿之数,战斗经验比得过八域神帅期修士吗?”此时,阎雀一声喝出,直斥曲毅。

显然,阎雀对于在外海没有取走曲毅性命,反而让曲毅夺走了阎族六套神王级别的神器,心中大为恼火。此时听到曲毅的话,心中不平,直接就教训起来。

八域神王微笑的点了下头,很明显他们都是赞同阎雀的话,同时也很想讥笑一下曲毅,让曲毅损损风头。

曲毅淡笑,直视阎雀,笑道:“阎雀,要不我们两个来赌一场,或者五场都赌。一场输赢,就赌一件神王级别的神器吧。”

阎雀神色一滞。

曲毅竟然来这一手!

作为神王,阎雀一下子发现自己刚才说出去的话,直接就被曲毅套住了,这一下在八域神帅期修士面前,自己如果不跟曲毅赌,那自己这个神王颜面尽失。

曲毅手中的神王级别的神器,还不都是从阎族弟子手中夺去的,现在来这一出,那就是相当于曲毅在拿阎族的神器跟自己这个阎族老祖宗赌博。

再憋屈,到了这个份上,阎雀也没有退路了。

“好,我就跟你赌。规则我来定,就以赢得场次多少来论输赢,赌注就是一件神王器。”阎雀立即回了一声。

这话说出去,其实已经显得阎雀有些心虚了,不过为了不多损失几件神王器,阎雀也不得不这样做。

神王器,蕴含五种法则,现在神界之中的炼器师,只有公冶家族的孙公夏有能力炼制。因此,八域神王如果想炼制神王器,除了要找到珍贵的炼器材料外,还要请动孙公夏,同时也要付出大量的财富报酬,一切的一切,反正就是炼制一件神王器很困难。

因此,阎雀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拿出几件神王器作赌注。

曲毅见此,哈哈笑了起来,随即点头道:“好,我看你阎雀如此窘迫,那就可怜可怜你,就以一件神王器作赌注吧。”

输赢规则,很简单,如果天风寨五人赢得三场以上,就赢了这次打赌。曲毅可是很清楚天风寨五人的手段,心中早就定性是五场均赢,自然这次打赌那是肯定胜利了。

阎雀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能将希望放在落花流、亚克西、秋六葬、容么么、狂梦遗身上了。

而曲毅此时笑着看向各个神王,大声喊道:“还有哪个神王也想参与这次打赌的,也一起来吧,规则一样,赌注也是一件神王器。”

其他各个神王脸色微怒,却没有人再去接话了,已经有阎雀这个倒霉蛋在前面出丑了,自己可不会再去捧曲毅的臭脚。

曲毅见状,于是笑道:“看来各位神王一心修炼,不为外物所动,那我就不强求了。好了,阎雀,现在就我们两人打赌了,我现在就拿出一件神王器,放到宗景神王手中,你也拿出一件神王器交给宗景神王吧。”

说完,曲毅就拿出一件长剑形状的神王器,抛给了宗景。

阎雀在众目睽睽之下,哪还能借口推托,只能拿出一件神王器,也是一把长剑,直接丢给了宗景。

宗景微笑,接过两件神王器,笑道:“好,我这个主持,暂时就替两位作个担保,谁赢了这次打赌,两件神王器就归谁。”

曲毅微笑点头,阎雀无语。

而五个透明光罩里,现在已经开始了比斗。

萧峰对着落花流一个抱拳,豪声喊出:“落兄,请。”

落花流立即拿出了一根棍子,欺身而上,一棍挥出,竟然有八千万灵体形成一把轰天大棒,直敲萧峰的脑袋而去。

萧峰居然都不用神器,一双肉掌迅速翻飞,幻影重重,而每一次手掌推出,都是一亿灵体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直按落花流而去。

轰天大棒碰掌而断,而巨大的手掌余威犹在,再次印向落花流。

落花流大惊,他没有想到萧峰的实力如此强大,惊慌中立即闪身,躲开了灵体手掌,惊魂不定的站在地上,一身犹豫不决。

“落兄,我最近领悟出了降龙三掌,你来尝尝。”萧峰气势沉稳,见落花流不敢来攻击,立即爽朗的大喊一声。

说完,萧峰就是飞身而起,身有空中时右掌猛的一推,突然间一亿灵体从体内喷出,形成了一个威武神龙之象,吼天之势,猛的飞向了落花流。

“我挡!”落花流大惊,双手同握棍子,往上一推,作出一个格挡的姿势。

神龙奇袭,咬中棍子,居然余威不减,持续碾压而去。落花流一身拼命催动灵体,形成极大的灵体盾,抵挡着神龙的前进。

吼!

凝聚神龙的灵体终于溃散,神龙也随即派人,一道猛烈的声浪冲啸天际。

还没等落花流稳定情绪,萧峰已经落到了他的身前,此时双掌同时推出,居然从身前身后都腾起一条神龙,都是一亿灵体凝聚而成,一起咬向了落花流。

太有压迫性了!

落花流大怒,但知道自己的实力想要抵挡这两条神龙攻击,根本不可能。

“火龙棍,爆炸!”

突然间,落花流也是果决的很,直接就将自己手中的神器棍子抛去,引爆了神器。这根火龙棍是神帅期级别的神器,一旦引爆,威力比起一亿灵体还要强大。

一个大大的爆炸能量中心横在两条神龙前面,迅速将飞过来的两条神龙打得溃散,一下子就消失了。

而这时,萧峰一个大笑声传来:“落兄,得罪了。”

落花流暗感不妙,想要闪身躲开时,却发现在自己身前,居然出现了一件神帅期级别的神器,状如大刀。

大刀猛的爆炸,一个大大的混乱能量席卷而至,将落花流裹起,居然将他的身体都给削成了骨架形状。

萧峰竟然在落花流引爆神器的同时,也意外引爆了神器,打得落花流一个措手不及。

落花流一身神元,全部消耗,骨架支撑着一个脑袋,落到了地面上。

萧峰没有再去攻打,而是站在地上,笑呵呵的看着落花流。

“我输了。”落花流很识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