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8章 一起突破

第八章 一起突破

“你这个神帅期修士,攻击力不行,只是仗着身法迅速,就要来跟我龙鳄对战,真的是嫌命长了吗?”

龙鳄一波法术打退情无归,怒声涛涛,狂啸而去。

情无归只是淡笑,却不回话,身体一个闪动,再次来到了龙鳄的身前,凝水剑寒气直露,又一次刺向了龙鳄的龙眼,杀气飞飙。

龙鳄真是怒得不行,这情无归明明攻击力差的很,但就是如此执迷不悟的来攻击自己,这真是烦人啊。

“天海地洋,无所遁形。”

龙鳄怒吼,刹那间整个万里海洋上空,一片海涛洋流,寒水四虐,汇聚成河,河动聚海,囊括整个天空,将情无归的身体直接包裹起来。

这就是龙鳄的真正大杀招了,以自己体内世界金木水土灵体振动,引起天地间金行、木行、水行、土行本源能量全部振动,汇聚成涛天海洋,封锁四周。

“来得好。”情无归不惧反喜。

这种以体内灵体振动,引起天地本源能量振动的法术,那就让龙鳄将它自己所有领悟出来的土行法则都展现出来了,这对于修炼斩杀之道的情无归来说,那就是最好的修炼场景。

“金行,木行,水行法则,给我破,土行法则,尽聚我身。”情无归心中默念,而已经运转了斩杀之道,神识感应四周。

果然,封锁空间的金行、木行、水行、土行的四种本源能量,金行、木行、水行本源能量一来到情无归身边,自动消散,只留下源源不断的土行本源能量飞向情无归的身体。

啵,啵,啵……

打在情无归身上的土行本源能量,只蕴含一种法则,哪能打破已经神帅期修为的情无归的身体,除了响声之外,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龙鳄看得两眼瞪直,对于情无归的这种可以剥落金行、木行、水行法则的通力,感觉很无力。

速度又快不过情无归,攻击力又被直接降了三级,龙鳄还能有什么办法对付情无归呢。

很久的时间,龙鳄在这外海的核心区里,也算是一头实力强大的海兽了,自以为可以纵横整个外海,没有想到今天见识到了情无归的实力,心里顿时有种认识,那就是自己有些盲目自大了。

封锁天空的本源能量海流,迅速散去,龙鳄可没有心情再陪着情无归战斗了。

“你敢逃!”情无归见龙鳄露怯,冷冷一声,身已经来到了龙鳄身前,凝水剑又是寒气直吐,刺向了龙鳄的龙眼。

龙鳄暴怒,自己不想打都不行了吗?

这太欺人了。

“天海地洋,无所遁形。”龙鳄又是一通暴喝,整个天空又是一片本源能量的洋流。

情无归速退,然后又沉浸在这种洋流的法术中,神识放开,感应着道道土行法则,脸上不经意见露出的笑意,表明他现在又斩杀了一道土行法则。

斩杀之道,情无归感觉自己快要斩杀干净了。

“我说,你到底有什么要求才肯放过我。”龙鳄自然也看到了情无归那种安详欣喜的表情,心中大为疑惑,不由喊了一声。

从情无归的几次攻击当中,龙鳄虽然感受到了情无归的杀气,但它有种直觉,情无归并不是想过来杀死自己,因此很是解。

难道他是想让我给他陪练?

龙鳄心中有些苦涩,无奈的看着情无归。

“龙鳄,你必须使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敢有丝毫松懈,我定杀你。”情无归感受到了龙鳄的法术中有种应付了事的味道,不由冷冷的喊了声。

这一下,龙鳄心中诞生出了一种畏惧的想法,不敢再有丝毫放松,立即振动体内灵体,继续维持着空中本源能量的洋流惊涛拍岸的飞向情无归。

情无归脸上笑意更浓了。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海洋上空,五元的身影出现了,而且还是恐惧性的飞逃着。

“无情,过来救命啊,这星海母鱼太变态了。”五元飞逃时,看到了情无归,立即激动的喊了起来。

在五元身后,一条海龟壳似的大鱼在海上飘移着,这大鱼露出海面的背壳就有两万米,飘移时那海涛翻起的白浪,都是上千米溅起,恐怖之极。

星海母鱼,乃是外海核心区实力最强大的几头海兽之一,没有想到让五元碰上了。

情无归看到五元过来,立即飞了过去,和五元一起停在空中,看着下面背壳上仿佛无数星光闪烁的星海母鱼。

龙鳄见情无归离去,大大的松了口气,想也不想,立即就进入了海底,直接逃逸而去。

星海母鱼没有将整个身体浮出海面,此时发现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停在一处时,在海底闷哼一声,整个海面直接升起了万根水柱,就像万件水枪腾空而起,封锁了整个海洋上空。

“厉害。”情无归和五元两人都佩服的喊了一声。

同时,情无归和五元也动了,一个施展出斩杀之道,直接影响到周围金行、木行、水行、火行法则,导致周围空间的所有水柱都没有什么威力。

五元就在情无归身边,拿着九空棒轻轻松松就把飞来的水柱拿散了。

“无情,跟你在一起,真是太轻松了。”五元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刚才的那副害怕的样子了。

情无归只是淡笑,随即神色凝重的看着海面。

星海母鱼显然怒意起来了,它没有想到自己的无往不利的大杀招居然就这样失效了,心里哪能服气,自然又要发出一个大.法术来杀死两人。

嗖,嗖,嗖……

只见星海母鱼突然猛烈的震动着身体,海洋上面形成了一片千米波长的大海浪,四周扩散而去,同时从星海母鱼的身体下面,居然飞出了无数的银色闪光的水鱼。这些水鱼仿佛银枪似的,一米大小一条,聚成一条银河,浩浩荡荡的飞到空中,席卷五元和情无归两人。

“无情,这就是星海母鱼最强大的能力,这是它体内寄居的所有银鱼,每条银鱼都是神帅期修为,而且每条银鱼体内的统合灵体并不是统一的,五种统合灵体都有,一旦攻击,让人无法防御。”五元急忙喊了起来,显然他已经在这片银鱼的攻击中受过伤害。

听到五元的话,情无归脸上又散发出了一种狂喜之色,好像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无法数清的银鱼飞在空中,将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包围起来,然后一起疯狂的吐着法术,各种灵体凝聚成无数种形状,飞切情无归和五元两人。

果然气势强大,这一波攻击,估计神王都不敢以身体硬接,也要闪躲。

斩杀之道,全力打开。

情无归神色凝重,每一次凝水剑挥动,极尽全力,斩杀之道扩散开去,那些灵体凝聚成的各种法术,只要是包含金行、木行、水行、火行法则,都会快速消散离去。

自然,来到了五元和情无归两人身边的法术,都变成了神人期级别的法术,而那些金木水火灵体形成的法术直接消散。

情无归运用斩杀之道,五元也不能闲着,此时手中的九空棒疯狂挥动,一棒之中,就是百棒叠加,幻影重重,迎接了一**的法术攻击。

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居然挡得很轻松。

突然间,那星海母鱼整个身体跳出海面,居然达到了十万米的长度,随即鱼头露出,千米大小,深黑色的鱼鳞,背上就是龟壳,而鱼尾达到了一百条,这形象确实恐怖阴森。

星海母鱼跃出海面的瞬间,鱼口一张,一股吞噬星空的吸力出现,居然直接将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听进了体内。

“敢挑战我,那就必须死亡,吞噬了你们两个,我的体内又要诞生出两条银鱼了。”星海母鱼冷冷的一声后,整个身体直接进入了海底,消失不见。

星海母鱼体内,五元和情无归两人,立即感应到四周空间就是一个个鱼卵,自己也成了一颗鱼卵里的物体,好像整个身体都要融化了似的。

不过,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同时大声的笑了起来。

“星海母鱼,你体内的这些鱼卵,都是要先将吞噬进来的修士的灵魂控制住,然后才会融合修士的身体,最终蜕变出一条银鱼。但是,你可没有想到,我的灵魂可是很特殊的。”

两人喊完,却也感觉不轻松,鱼卵里充满了黏稠的五行醉酒本源能量,竟然同时在侵蚀着自己的肉身。

“棒打!”

“杀!”

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在两个鱼卵里都冷喊一声,一个挥棒,一个动剑,跟这源源不断的五行本源能量对杀着。

某个时刻。

“灵魂黄珠,苏醒!”

“天地五行,土行法则,斩杀。”

五元和情无归两人,居然在这鱼卵之中的厮杀中,一个苏醒了灵魂空间里的最后一颗灵魂圆珠,一个斩杀了最后一行法则。

随着这两声喊出,整个外海核心区的上空,突然间霞云汇聚,毫光万丈,图腾电击,覆盖整个苍穹。

这是神王诞生的天象!

突然间,强大无比的星海母鱼整个身体爆炸,海洋出现了两个宽大极深的天坑,直达海底。

五元和情无归两人从海底飞了出来,相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