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章 洛阳风云(中)

第十五章 洛阳风云(中)

曹操听了之后,奋力起身,大义凛然说道:“有何不敢,只恨当初何进不听我言,以至于造成今日之祸”

曹操真的很恨,当初袁绍给何进建议召外兵进京诛杀宦官时,他就不同意,可惜何进无能,非但不听劝,反而嘲笑自己是宦官之后,这让曹操愤恨不已。

曹操本姓夏侯,他的父亲拜宦官曹腾为义父,遂改为曹姓。

皇甫嵩晃了晃手无奈道:“如今事已成定局,怪谁也没有用了,今日董卓又邀请我们去温明园议事,估计又要行那废立之事”

卢植猛了拍了一下桌案,冷哼一声:“他如果真的想废长立幼的话,这尚书之职,老夫辞了便是。”

“如果他非要这么干,我与公伟兄亦与子干一同辞官。”皇甫嵩亦愤愤不平的说道

卢植听后皱了皱眉,开口轻吐:“那朝中之事?”,然后眼光瞟向王允。

王允低着头陷入沉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感受到众人目光都投向自己,王允才缓缓抬头,对着卢植施礼道:“这朝中之事,我就先扛着,至于孟德,我会在暗中帮助他!”

其实王允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辞官归乡,先保重性命再说,但是思前想后,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自己深受先帝恩泽,如果在最关键的时刻逃避现实,日后九泉之下又有何脸面见列祖列宗。

“好,就这么定了”卢植猛的起身,决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某不成身便成仁。”,说完便抽出佩剑,将桌案斩掉一角。

就在各方势力在商议该如何面对并州军投靠董卓的时候,此时的吕布已经将大军开到了皇城。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进入皇宫的各个大门。

在此期间,与西园的禁军发生不小的摩擦。

不过在并州军与西凉军的联合打压之后,董卓逐渐控制了整个洛阳皇宫。

鲍信看形势不妙,领着自己的大军出了洛阳城,直奔泰山而去。

董卓看形势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便领着李儒、吕布及两千甲士来到了温明园。

进入温明园大厅,吩咐甲士埋伏在四周之后,董卓便领着吕布与李儒进入了大厅。

步入大厅,吕布的目光就在大殿内快速搜寻曹操。

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在武官一列的西北角,曹操端坐在那里闭目沉思。

曹操此时正在闭目分析眼下形式,忽然感觉有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自己,其中还带着一股杀气。

曹操睁开双目看了过去,两双犀利的眼睛在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

当看到吕布的时候,曹操顿时眼睛一亮:“好一个猛将,真乃神人也”

可是曹操随后又皱了皱眉,心里暗忖:“我与他恕不相识,可是我为何感觉到他对我有杀气。”

他当然不知道,他与吕布是两世的宿敌,吕布恨不得杀了他以绝后患。

吕布也时常问自己,如果有机会能杀掉曹操,自己会不会立即杀掉,以报上一世杀身之仇。

吕布在杀与不杀之间徘徊许久之后,觉得还是先不杀,至少在他还没联络十八镇诸侯讨伐董卓之前是不能。

之后,之后那就不一定了。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杀意压了下去,对着曹操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曹操怪异的看了吕布一眼,他不明白刚刚还杀意凛凛的吕布,为何突然之间又对自己发笑,不过,吕布对他冒出的杀意像一个疙瘩一样种在了自己心里,曹操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对此人还是小心为妙”

曹操面对自己有害的人或物,时常都保持着一颗警惕心里,以防杀身之祸,而吕布刚刚对他冒出的杀意,也让曹操将吕布列为对自己有害的危险人物,心中对吕布生起了警惕之意。

董卓进入大殿之后,立与首座,看着百官差不多来齐之后,董卓含笑的开口道:“前日,我与诸位说的事,诸位觉得合公道否?”

百官闻言,都不说话,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怀心事,都不愿意当那个出头鸟。

良久之后,见百官都不答话,董卓心中一喜,随即瓮声瓮气的说道:“既然如此,那……”

还没等董卓把话说完,一个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只听那人说道:“董卓,你本是外郡刺史,从来都没有参与过朝政,安知这朝中大事,还妄想学伊尹、霍光行废立之事,古人云:”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

吕布循声望去。。

只见那人面容清癯,一身布匹,满头的灰发用木簪简单的别在一起,显得非常的朴素,

原来是卢植,对于卢植,吕布还是有点陌生,并不了解,不过他竟敢在董卓拥有二十万大军,独霸京师的时候与董卓叫板,就冲这份胆色,吕布心中对卢植的钦佩之心,由然而生。

卢植听到董卓又提出废立之事,当下再也忍不住了,猛的起身,大声责问董卓。

董卓脸部肌肉一抽,亦起身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卢植大骂:“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此大放厥词,今日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百官急忙上前替卢植求情,董卓才慢慢的将手中佩剑插入鞘中。

卢植冷哼一声,从怀中取出官印,狠狠的砸向董卓,董卓躲闪不及,那官印正中董卓脑门。

“哎呀,痛煞我也”。董卓赶紧捂住脑门,丝丝鲜血顺着他的指缝间留了出来。

吓得李儒赶紧找了一条白布将他脑门上的伤口绑住。

卢植见后放声大笑:“董卓,你欺君罔上,定会不得好死”

说完大手一挥,正气凛然的踏出温明园。

埋伏与温明园的西凉军见后,纷纷鱼贯而出将卢植围了起来。

卢植见后,重重的冷哼一声,面不改色的看着这股杀气冲天的士卒。

董卓包扎好伤口之后,抬头看着卢植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卢植匹夫,安敢欺我。”董卓说完,便起身提刀朝卢植冲了过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