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7章 董卓废立

第十七章 董卓废立

?吕布踢开挡在面前的两个小黄门,直接仗戟进入了嘉德殿、

他的行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百官皆错愕的看着已经进入大殿的吕布,皆暗暗思忖:“这人是谁,怎的如此狂妄。”。

不过面对威武不凡,而且又手持画戟的吕布,没人敢上前质问,如今这皇城都在董卓的掌控之中,没有人敢前去招惹这个与董卓一起进殿的人。

吕布面对百官投来的异样的目光,却显得不以为然,自顾的与李儒在哪里交谈。

随后便找了一个末尾的位置坐下,自顾自的微闭双眼养神。

在殿外,所有人以三公为首,依官职高低为序,鱼贯而入。看到立于大殿中央的董卓,皆齐齐施礼,然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也是闭口不言。

过了不久,刘辩在宦官的搀扶下,缓缓从内殿走了出了,一时间,那些刚刚还沉默不语的文武百官纷纷起身,对着姗姗而来的刘辩齐声叩拜:“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刘辩看着跪着的百官,目光畏惧的看着立于大殿之上,唯一没有跪迎的董卓。

董卓看着孱弱的刘辩,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随后转身一挥大袖,面向群臣,一脸的凶狠,道:“先帝驾崩,天子即为,无人子之心,举止轻佻,以失威仪,德行有亏,不宜为君,老夫欲相仿伊尹、霍光废帝为弘农王,新立陈留王为君,诸位意下如何?”

董卓说完之后,目光扫了一眼大殿之内的百官。

目光所到之处,群臣个个惊若寒蝉。

最后,董卓的目光落在了太傅袁槐的身上,意思十分明显,就是要袁槐第一个表态

面对董卓凌厉的目光,袁槐颤颤巍巍的站起,目光低垂,盯着嘉德殿的地板,良久之后才无奈轻吐“臣,附议”

袁槐,作为刘辩的老师,是董卓废刘辩,立刘协最大的障碍,只要绊倒了袁槐,那么这事情已然成了定局。

果不其然,袁槐话音刚落,天子刘辩身后的垂帘后,既传来一个女人的啜泣声,百官知道,那是垂帘听政的何太后,她的啜泣声显得无比哀怨、无助、伤悲。

董卓恍若未闻,目光扫过群臣,厉声追问:“诸君以为如何”

“呼”

一枚象简自人群中飞出,直砸向人群中傲然而立的董卓,董卓一把抓住,登时大怒。

“董卓,逆臣贼子,老夫与你拼了”

随着一声怒喝,一人越过跪坐的群臣,扑向董卓,众人看去,乃是尚书丁管。

董卓巍然不动,看着扑过来的丁管,冷哼一声,脸上露出虎视绵羊的神情,不屑,残忍,愤怒。不一二足。

丁管刚刚近身,董卓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低喝一声,将丁管整个人单手提起,重重的掼了在地上。

然后重重挥出一拳,朝丁管的门面砸去,直砸得丁管皮开肉绽,面目全非,惨叫一声后,就晕了过去。

董卓起身,接过华雄递过来的丝帕,擦拭双手,之后将丝帕扔给华雄,指着躺在地上的丁管,面无表情道:“拖出去,斩了”

董卓此言,好像不是在杀人,好像是在杀鸡宰牛,显得很若无其事。

大殿中本就无人出声,此刻更是死寂得像没有一个活人一样,就连何后的啜泣声也戛然而止。

董卓满意的看着群臣的反应,出头鸟已死,如果他们还不同意,老夫不介意再杀一个。

百官没有令董卓失望,没等董卓在挥舞屠刀,继袁槐之后,太仆袁逢、司空刘宏、司徒王允皆起身来,对着董卓施礼道:“我等附议。”

既然有人牵了头,余下的群臣再也没有什么顾忌,在他们看来,连陛下的老师都同意了,他们何必与董卓对着干,而且丁管的下场就是见证。

余下的群臣前前后后,已有一大半同意了董卓的废立之事,曹操亦在其中

董卓冷冷的看着一小撮仍然不表态的朝臣,随即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李傕、郭汜何在?”

“末将在此”

在武官一列之中突然传出异口同声的爆喝

董卓指着那一小撮朝臣厉声道:“将这一个个的腐儒,给老夫拖出去刮了”

那群朝臣听后,吓得毛骨悚然,立即匍匐在地,唯唯诺诺,表示同意董卓的废帝。

董卓见后,冷哼一声:“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腐儒、士大夫,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还以为自己能开染房了。”

解决了这一小撮朝臣之后,董卓转身,目光森然的看着端坐在上位的刘辩,几大步走上前去。

刘辩吓得急忙蜷缩在地上。他不明白,前几日还声称护驾的董卓,为何不让自己做皇帝。

董卓看到蜷缩在地的刘辩,伸手轻而易举的将刘辩提起,然后剐了刘辩的帝服,提着刘辩走下大殿,扔在刘协的面前,让他行跪拜大礼。

随后董卓将帝服扔个小黄门,叫小黄门给刘协穿上,待刘协穿上帝服之后,百官一起上前,参拜新帝。

董卓仗剑傲然而立,看着刘协面无表情道:“陛下新立,理当改元,大赦天下。”

刘协颤颤巍巍的说道:“将军所言甚是”

董卓听到刘协叫自己将军,眉头一皱,沉声道:“老夫拥陛下有功,却不能只做将军,从今日起,我为相国,陛下以为如何”

董卓虽然话音是在与刘协商量,不过其中肯定的语气,容刘协不得不答应。

刘协依然颤声道:“董卿有拥立之功,可为相国”

董卓听后,放肆大笑,一时间整座嘉德殿都回荡着董卓的笑声,那笑声犹如雷电奔泻,震得天子刘协,与跪着的群臣惶惶不安,冷汗淋淋。

须臾之后,董卓的笑声渐渐停止。对着刘协说道:“启奏陛下,并州刺史、执金吾丁原不幸身死,执金吾一职关乎京城安危,不可一日或缺,臣举一人,可保京师安危”

ps:要考试了,又复习,所以一天一更了,等考完试就不上课了。那时候一天两更妥妥的,有时候估计三更都没问题啊。嘿嘿。在这里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