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4章 关羽的刀法

第二十四章 关羽的刀法

吕布和张绣在华雄的带领下,来到了华府的宴厅,三人按照主从宾序坐毕,然后开始了一番寒暄。寒暄完毕,华雄便叫侍从端上瓜果酒肉。开始招呼吕布两人。

筵席间,华雄与张绣频频向吕布敬酒,吕布也来者不拒,举杯畅饮。

须臾之后,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吕布举杯:“子键兄,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讲。”

华雄仰头闷了一杯酒,砸吧砸吧嘴巴,随后爽朗笑道:“奉先,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快快讲来。”

吕布听后,缓缓放下酒杯,抬头道:“那日,我与子键兄大战,某观子键兄的刀法有点儿问题。”

张绣听后,也若有其事的点点头,因为华雄在于吕布大战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华雄的刀法有点问题,只是碍于情面,没有明说而已。

谁知华雄听后,不怒反喜,立即开口道:“不满二位,某的刀法是在某年幼时在山涧偶然寻得,可惜是一部残篇而已”华雄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吕布听完华雄之言,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与华雄交战时,华雄的刀法虽然娴熟,但是章法却翻来覆去就是那几招。

如果真按华雄所说的那般,只要华雄能学全刀法,那么他就可以算作一流武将了,可惜啊可惜,可惜上天只赐给他了刀法残篇,让他的永远停留在二流武将的巅峰。不能前进一步。

那他前世死于关羽之手,也并不冤枉。关羽的武艺就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筹,本来以华雄的武艺能在关羽手下可以走个二十多回合,也不至于被关羽两刀给斩了。

可是奇就奇在,关羽的刀法精髓聚集在他的前三刀上,如果没有挡住关羽的前三刀,那么就注定身死命消,如果挡住了关羽的前三刀,虽不能敌,却可至于于丢了性命。

吕布如今想要帮华雄破除死劫,就必须模拟关羽的刀法与他切磋武艺,让华雄熟悉关羽的刀法,只要华雄能低档得主关羽的前三刀,那么他的性命就无忧矣。

想到这里,吕布头颅微微扬起:“子键兄,闲来无事,不如我们三人切磋切磋武艺如何?”

华雄与张绣听后,双目均顿时一亮,一副跃跃欲试模样。

因为在他们眼中,吕布的武艺可以用登峰造极来形容,如果能得到吕布的指点,对他们两也是莫大的裨益

当下华雄兴奋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好,就依奉先之言,恰好某家内院有一出宽广之地,正好为我等所用”

“如此甚好”随后三人便同时起身,离席而去。

吕布和张绣在华雄的带领下,来到了华雄所说的地方。这个地方正如华雄说的那样,甚为宽广。想来此处必是华雄闲暇时练武之处。

三人来到落兵台上挑选合适武器,华雄选的是一把大刀,张绣选的是一杆长枪,当两人均以为吕布会选方天画戟时,吕布却也选了一把大刀。

华雄见后立即询问:“我记得奉先使的是戟吧!”

吕布却笑了笑:“今日我便使刀,”

华雄听后,一副随便你的模样,随后便开口询问:“谁先来?”

张绣虽然此时非常想与吕布切磋,然后在吕布哪里学到一招半式,但是想到华雄为主,自己为宾,在看到华雄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当下思考在三之后,向后面退了几步,开口道:“还是叔父与吕将军先来吧。”

“好,那我就先和奉先先切磋切磋”

华雄也不客气,直接提起大刀来到中央。

“哐”的一声。

华雄手中大刀的刀口磕在地上,发出一声金属交鸣之色,使人听起来是那么的清脆。

随后华雄抬眼看着吕布说道:“奉先,请了”。

吕布并不答话,只是手握大刀对着华雄施了一下礼,随后稳稳的站在华雄的正前方。

“呼”大刀划过长空,发出一声厉啸

吕布随意舞了一圈刀花,随后反手将大刀背于身后,双目立即一沉,眼神凌厉的盯着华雄。

这步战不比马战,不仅需要功底扎实,还需要出招迅速。看着不远处的华雄,吕布脑袋在飞速的运转着,凭着与关羽大战过几次,关羽前三招的刀法迅速出现在脑海中,感觉差不多后,吕布突然笑了笑:“子健兄,某来了。”

华雄此时手心已经布满了冷汉,双手使劲的握住大刀沉声道:“来吧”,面对吕布,他丝毫不敢大意,他只希望自己这次输的不要像上次那么惨就好了。

“铛”吕布的刀口沉重的落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随后吕布轻喝一声,健步朝华雄冲来,后面的大刀拖起一片火花。

在离华雄大约只有五步的时候,吕布突然纵身跃起,反提大刀的右手高高挥起,那大刀在吕布抬手的瞬间也随之升到半空中,也就在那一瞬间,吕布便狠狠的朝华雄劈下。这边是关羽的第一刀,名为“拖刀斩”。

面对着吕布这势大力浑一刀,华雄绝望了,至从那日败于吕布之后,自己带着伤痛苦练多日,本以为能在吕布手下多撑几个回合,可是,自己还是痴心妄想了。吕布的武艺,估计这辈子自己都没有可能追上了,他就好像一座神祗,凡夫俗子永远也摸不着,寻不到,唯有仰望。

吕布这一刀彻底的击垮了华雄的心理防线,正当华雄准备认输时,他看到了吕布的目光投来失望的目光,华雄见后,顿时心中一沉,一股耻辱感从从心里窜了出来。

面对吕布失望的目光,华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华雄对于自己刚刚产生的畏惧之心而后悔,自己作为一名武将,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亦无憾矣,但是还未与敌交战,就被敌人吓破了胆,这是对武将的耻辱,兔子尚可以搏虎,为何我就不可以搏虎?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华雄亦然。

想到这里,华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力量,面对着吕布的大刀,华雄怒喝了一声,迎了上去。

ps:今天又没复习,我感觉我要挂科啊,冒着挂科的危险给大家码字,求大家点击收藏,给点推荐吧,四郎在此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