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3章 吕布与贾诩的对话

第三十三章 吕布与贾诩的对话

?吕布策马回营,马卒迅速上前为其牵住马鞍,待马稳定之后,吕布翻身下马,步履如飞,直冲自己的大帐而去。

来到帐前,吕布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掀开毛毡帐幕,踏进了大帐。

高顺和张绣感觉有人走了进来,回首看去,见吕布卷起一阵风尘踏了进来,急忙抱拳行礼。

被绑的像粽子一样的贾诩,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吕布,冷哼一声,便转过头去。

吕布朝高顺两人使了一个眼色,高顺与张绣见后,立即退出账外。

看到两人退出大帐,吕布几大步上前,躬身为贾诩解缚:“委屈文和先生了”

等吕布将贾诩身上的绳子解下之后,贾诩立即起身,拍了怕身上的灰尘,转身朝账外走去。

吕布大急,急忙上前挡住贾诩,躬身道:“某为了得文和先生相助,才用这等卑劣的手段,请文和先生息怒。”

贾诩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吕将军,在下乃一介寒士,怎的敢受将军这一拜,告辞”,贾诩说完便绕开吕布,准备掀帐而出。

看到贾诩就要离开,吕布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嘴唇轻启:“先生,请容某说一句话再走不迟。”。

贾诩伸出的手顿了顿,心中暗暗思忖:“这吕布用如此手段将我拿来,何不让他将话说完”

想到此,贾诩将伸向帐幕的手缓缓放下,转头看着吕布,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对于贾诩,吕布失毫不敢大意,如果不能说服他,今日这般手段将他拿来,日后只要他略施一计,自己就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今日能说服贾诩便好,如果不能则杀之,以除后患,历经两世,吕布已经下定决心,只要对自己有害的,纷纷要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之中。

吕布面对贾诩的冷嘲热讽,显得不以为然,只是负着手盯着贾诩说道:“以先生大才,只要稍稍显露才能,想要在董卓帐下,某个官职,可谓是易如反掌,可先生却宁愿屈身于牛辅帐下,做一个小小的功曹从事,想来先生必是看不好董卓的未来,因此为了保身,才蛰伏于牛辅帐下,先生已然为否?”

吕布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在贾诩的心里,就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砸下一块巨山,久久不能平静。此时的贾诩,完全有一种被吕布看穿的感觉。就好像一个正常人看一个傻子演戏一样。

吕布看着贾诩面色阴冷,随即又下了一剂猛药:“先生入洛阳,拜颍公,有辞官而回,以先生大才,当年就早知大汉无论是袁氏主政,亦是董卓主政,都必有如今的局面,先生以为然否。”

吕布的话,字字珠玑,话锋直指贾诩的内心。贾诩擦了一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恐惧的看着吕布,这个人到底是人是鬼,自己为自己谋划的事居然一眼就让他给看穿了。

吕布看到贾诩的样子,就知道已经贾诩的内心防御已经被击溃,当下朝着贾诩三揖而拜:“布恳请先生助我”

贾诩看着一脸诚恳的吕布,突然放声大笑,直笑到贾诩喘不过气了才收住笑声,然后对着吕布冷冷道:“吕将军,就算你洞悉了我的想法如何,想要我助你,哼,痴人说梦”贾诩说完,大手一挥衣袖,准备掀帐而去。

“先生勿恼,请听某一言”看着愤怒的贾诩,吕布不慌不忙的说道。

贾诩转过身,看着一脸轻松之态的吕布,讥笑道:“吕布啊吕布,就算今天你把天说漏了,想我我辅佐你,妄想!”

吕布摇摇头,笑道:“先生,其实你与布乃是同类人”

贾诩眉毛一挑,阴冷的目光一亮,展颜道:“我倒是很好奇,我们是怎样的同类人”

吕布听后,正色道:“献帝晏驾,袁氏本可以手握大全,可如今却让董卓夺了去,袁氏岂能甘心,袁绍与袁术的出走便是佐证,我想再过不了多久,关东诸侯定会对董卓群起而攻之,那时乱世将会来临,如何在乱世的洪流中站住脚,正是我所谋划的,诸侯们想要夺取天下,而我只是想在乱世之中安身立命,想法与先生不谋而合,为何你我不能联手,共同抵挡这乱世的洪流,亦或者在洪流中浑水摸鱼,立下不世之功。”

贾诩惊愕的看着吕布,他实在想不到吕布居然有如此的远见,自己想到的他也想到了,自己想不到的他依然想到了,这样的人,生于乱世不是英雄,便是枭。或许他真的能成功也不一定,想到这里,贾诩斜晃了吕布一眼。

吕布看着贾诩面色有点异动,立即叩拜:“若先生不弃,请受布三拜”

贾诩急忙上前扶起吕布,皱了皱眉:“我有两个疑问,望将军解之”

看到贾诩似乎答应了,心中大喜,不过面色故作冷静道:“先生请说”

贾诩捋了捋他的段髯,询问道:“将军是如何知晓在下。”

吕布惊愕了一下,心中暗暗思忖:“如何知你贾诩,难道我说我历经两世,才知道你贾诩厉害”,吕布虽然心中这么想,嘴上却说道:“当年凉州之乱,先生偶遇羌族叛军,同行数十人,唯有先生独活,只因先生说了一句:“我乃段熲外孙,若你们放了我,我家必有后报”,先生,有此事否?“

贾诩干咳了一声,尴尬道:“却有此事”,顿了顿后,贾诩接着问道:“将军既然手握了并州十万大军,为何不退回并州,成为一方诸侯,非要淌这趟洪水呢?”

吕布闻言,展颜道:“志在西凉十万大军。”

“西凉十万大军”贾诩细细咀嚼吕布此言何意,须臾之后,诡谲的双目一亮:“莫非将军所谋者,西凉十万大军呼”

“然也”对于贾诩,吕布没有隐瞒,若想要得贾诩的真心相助,必须要让贾诩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和他玩计谋,他就像老叟戏孩童一般可以戏耍自己。

贾诩斜看了吕布一眼:“将军就不怕我告诉董卓?”

吕布听后,放声大笑:“就像先前某家所说,先生若想要获取官职,只要略施小计,亦可获取,再则,就算先生告诉董卓,我也不惧,大不了某退回并州便是。之所以要告诉先生,实乃某真心希望先生助我,在乱世安身立命,亦或者立下不世之功。”

吕布说话,铿锵有力,双目洞无城府,贾诩抬眼看了吕布一眼,露出了一丝笑容。

ps: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想放弃了,不想坚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