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章 离开只是开始

第三十六章 贾诩自残

?听到贾诩要走,吕布大惊:“先生欲往何处去?”

贾诩看到吕布心急火燎的样子,展颜道:“主公放心,文和既然答应辅佐你,就绝不食言,如果你想夺取西凉军权,也不是那么容易,因此,我意回牛辅军中,到时候以为内应,主公以为然否”

吕布迟疑了片刻,问道:“如果先生回去,牛辅是否还会相信先生?不如先生留下来助我,岂不是更好?”

自己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贾诩带回大营,如果贾诩就这样完好无损的回去,就算牛辅在傻也不得不怀疑。

自己不让贾诩回去,也是出于他的安全考虑,而且今日贾诩为自己所定的战略,已经凸显了贾诩作为谋士的最高境界“谋天下”,如今对于贾诩,吕布还是不太放心他独自回西凉大营,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自己到时候怎么后悔的都不知道。

贾诩见吕布不放自己走,讪讪笑道:“奉先担心我一去不复返呼?”

吕布急忙辩解:“奉先未有此意,只是担心先生的安危,仅此而已。”

贾诩两条淡眉一展,一脸讪笑瞬间收起,正色道:“欲成大事,一点困难不算什么。你不必留我,记住凡事多加小心,而且,董卓并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我走了,你不必送我”。

贾诩说完转身就走,留给吕布一个背影,而贾诩的最后一句话,也硬生生阻止了吕布想要送他出去的脚步,虽然不了解贾诩,但是经过刚刚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吕布逐渐摸清了他的脾性,贾诩决定的事,感觉很难改变。

看到贾诩掀开帐幕离去,吕布没有叫唤,任由他离去,良久之后吕布才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心中顿时一阵失落。

贾诩前脚刚走,高顺就与张绣先后踏就进帐内。

高顺看着满脸愁容的吕布,不解的问道:“主公,刚刚那个人是谁?”,主公不是说刚刚那个士子在酒后侮辱他么?为何不仅没有杀他,反而放之离去,还带着愁苦的面容,高顺实在想不明白。

吕布感受着贾诩还留下的最后一丝气息,沉吟道:“伯平,如果我们得到他的相助,别说整个并州,就算整个天下也未尝不得。”

高顺听后,嘴角一撇:“就他?一副寒门士子的模样,如何能助我等获得天下?”

看到高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吕布本来就不爽的心情,瞬间爆发了出来,对着高顺就是一脚,怒道:“高伯平,那日我还夸你有大将之风,你自己也说了,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就算孩童也亦然,如今你却这般瞧不起贾先生呼?”

吕布越说越怒,又是一脚提在高顺的小腿上:“岂不闻,孙膑的断腿之殇,韩信的**之辱,他们那一个是泛泛之辈?我警告你,如果那一天贾先生投到帐下,尔等必以师待之,否则我让你们好看。”

高顺面对吕布的勃然大怒,头也不敢抬,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掉落在地上,心中暗暗思忖:“主公一向对自己都是和颜悦色的,如今却为了那个寒士对自己如此大怒,想必那个寒士对主公非常重要,自己以后见那寒士之后,自己还是尊重点好”

张绣也惊愕的看着吕布,这还是自己认识吕布以来,吕布第一次发火,看到高顺厚实的身体,瞬间就被吕布踢翻在地,也替他抹了一把冷汗。

看着高顺黝黑的面容露出知道错的模样,吕布心中也不忍,躬身将高顺扶起来,关心的问道:“伯平,你没事吧”

高顺立即拱手道:“主公,末将没事。末将知错也”,高顺说完便低下了头颅,对于吕布刚刚对自己的怒气,高顺没觉委屈,反而觉得吕布说得有理,将领之怒,最多伏尸几具,流血十步,而士子一怒,就是伏尸千里,流血百步,甚至千步、万步。

这也不是夸大其词,厉害的士子,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一个计谋,就可以使双方十万将士互相攻杀,甚是厉害。

如果那个寒士真如吕布说的那般厉害,今天挨的这两脚也值了。

吕布看到高顺似乎懂得了其中的道理,对着高顺说道:“你去叫文远及众将来帐中议事,估计我们真的要离开洛阳了”

高顺皱了皱眉,询问道:“难道真如牛辅所说的那般,我们要被调离洛阳?”

吕布迟疑了片刻,果断的说道:“我想应该是真的,如今这局势越来越复杂了,我们还需小心行事,否则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快点去叫文远他们前来,等议事完毕之后,某便回洛阳,先去探听此事是否是真的,你们在营中做好万全的准备,如果此事确切,免得离去的时候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高顺觉得吕布说的有理,立即朝吕布拱了拱手后,像一阵风卷出了账外。

待高顺走后,张绣上前一步道:‘主公,先前那个人是否像主公说的那般厉害?”

吕布看着张绣清秀的面孔,暗叹了一声他还是太年轻,当下开口嘱咐道:’伯锦,我不敢说他有张良厉害,但是却不输于韩信,其智谋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不要小瞧任何人。那样只会害了你自己”

面对吕布的嘱咐,张绣点了点头:“主公,末将记下了”

出了并州大营,贾诩便骑着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朝西凉大营走去,这匹老马还是贾诩在并州马厩中牵来的,由于贾诩被绑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发现,所以他便轻而易举牵出了那匹老马,还顺利的出了并州大营。

当贾诩离西凉大营还有十里的时候,贾诩迅速翻身下马,缓缓地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刀。

看着发着寒光的短刀,贾诩阴冷的目光里突然迸出决断之色,只见寒光一闪,贾诩的胸口便被割出了一条血肉外翻的伤口。

也就是那一瞬间,寒光又一闪,贾诩的大腿上赫然又多出了一条伤口,一连几下,贾诩身上瞬间就被自己割出五条伤口,分布在全身各处。不过却只有胸口那条最为致命。

贾诩按住血流入注的伤口,迅速从衣襟下摆撕下几片布,洒上一些药粉,然后先裹住胸口上那微微有点致命的伤口,其次才是各处。

之后贾诩踉跄着走到路旁,背靠着一块岩石缓缓坐了下来,贾诩虽然疼得脸都变得异常惨白,却始终没有吭一声。

休息了一会,看着流出的血开始变少后,贾诩立即起身,身上的伤口再一次撕裂,贾诩疼得惨白的脸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只见贾诩咬着牙走到老马前,吃力的翻身上马,身上差不多凝固的伤口,又一次被撕裂开来,疼得贾诩终于忍不住惨叫了一声,随即匍匐在马背上,顿了顿,贾诩吃力的转头看了一眼并州大营的方向,嘴里喃喃道:“奉先,你别让我失望,我的离开,只是你的开始”

ps:对不住了,今天出去聚会了,回来才奋力码字,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