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59章 弃扬州,回荥阳

第五十九章 弃扬州,回荥阳

朝阳初升,大江上的雾气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刚还雾霭重重的江面,顿时显得无比的清明。

吕布看着一脸血污的周泰,朗声说道:“幼平和公弈何不前来助本将一臂之力?”

经过刚刚的交谈,周泰两人觉得吕布不仅武艺超群,而且胸怀大志,不过周泰心中仍有疑虑:“按理说,将军相邀,我等自是莫敢不从,只不过这江中弟兄跟随泰出生入死多年,泰实在不忍弃之。”

感受到周泰的疑虑,吕布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幼平莫不是忘了兴霸的锦帆部众?”

吕布的话很明显,意思就是在告诉周泰,甘宁的锦帆贼自己都能收纳,也不差周泰的巴陵贼。

聪明如斯,周泰听出了吕布话中的意思,当下与蒋钦对视了一眼,随后齐齐朝吕布单膝下跪:“我等愿投于将军帐下,虽肝脑涂地,再所不惜”

吕布听到周泰两人愿意归顺,立即喜上眉梢,几大步上前扶起二人:“哈哈,忠义之士,不可多得,然今日我却连获两员大将,上天待某不薄,幼平、公弈快快请起。”

周泰缓缓起身,朝着吕布稽首道:“主公,在我的水寨中还颇有些钱粮器械,如果主公信得过泰,放泰回去,待某取出辎重,一把火烧了大寨,在领着众兄弟来投,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吕布闻言,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立即显出难为之色,他并不是不相信周泰,但是也不会因为周泰的片面之语就放他回去,当下立即显得极为艰难。他实在是舍不得放周泰回去,若周泰一去不复返,那自己就损失惨重了,而且他若不回来,日后投靠别人,必成心腹大患。

吕布负着双手在甲板上慢慢踱步,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朝着周泰朗声道:“幼平去去便回。”

周泰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吕布真的会答应,他也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而已,听到吕布答应自己这个无理的要求,周泰对吕布的看法又上升了一大截,当下严肃的朝吕布稽首拜了拜:“今日日中,我必定回来”

随即周泰一招手,招呼着众人一齐栽入江中。

看着周泰越游越远,魏延上前踏了一步,朝着吕布说道:“主公,若周泰不来,我等该如何?”

吕布没有答话,只是目光如炬的看着渐行渐远的周泰和蒋钦,面色沉浸如湖水,看不出一丝情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吕布淡淡的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况且,我信他。”

随后吕布转身看着甘宁说道:“兴霸,今日我们伤亡了多少人?”

甘宁听后,迅速跑到甲板之上放眼眺望,须臾之后又跑了回来,道:“五十之众,十不存九。”

甘宁沮丧的低下头颅,这些死伤的弟兄都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一早上的功夫却阴阳两隔,纵然是八尺大汉的甘宁,眼神也不由得紅了起来。

吕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两军交战,必有死伤,如果周泰来投,兴霸是否能冰释前嫌?”。

这是吕布最担心的,甘宁的锦帆部众与周泰的巴陵水贼互相攻杀多年,死在对方手上的兵卒数以百计,如今两人都投到自己的帐下,难免不会发生摩擦。

甘宁知道吕布心中的顾虑,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的眼泪,洒然笑道:“主公,我岂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主公只管放心,若幼平来投,某必待他如袍泽。”

听到甘宁的回答,吕布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上前拍了拍甘宁肩膀。

“伯平”

须臾之后,吕布突然叫唤了一声。

高顺听到吕布的叫唤,立即上前:“主公何事?”

“我意回荥阳,你认为如何?”

高顺其实一直以来都不赞同吕布的扬州之行,自董卓以来,天下已是风云际会,吕布应该加紧操练,以不变应万变,而他却不顾一切想要去扬州寻太史慈,而且还不知道那太史慈在不在,一向以谨慎行事的高顺觉得吕布的这个决定太草率了,不过吕布是主,他是臣,主公有令,他高顺不敢不从。

看到吕布似乎明白了这个道理,高顺立即趁热打铁:“主公,太史慈是一员难得的将才,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天下已经开始风云突变,主公应该厉兵秣马,以不变应万变。”高顺顿了顿,有继续说道:“因此,我附议主公回荥阳。”

吕布没有立即高顺的问题,而是低头陷入沉思,他也感觉自己重生一来,为了破除死劫未雨绸缪,做的许多事都显得太偏执了,一点都不成熟,比如拿这次扬州之行来说,自己一意孤行去寻找一个自己没见过且又没有把握收服的人,实属不智,如果太史慈注定是自己的,不用他去寻找,他相信日后那太史慈也会来投,如果注定不是自己的,就算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可能得不到。

而且如今不仅得了甘宁魏延,今日又得了周泰蒋钦,自己的帐中又有张辽高顺,成廉曹性,他们都非一人可敌,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想到这里,吕布缓缓地走到甲板之上,感受着冷风的侵袭,吕布深吸了一口气,脑袋逐渐变得清明,随后一挥大氅,朗声道:“待周泰来了之后,靠岸走陆路,回荥阳,”

“至于太史慈,如果以后有机会,在收服不迟”,吕布在心中暗暗思忖了一句。

听到吕布做出决定,一直以来压在高顺胸口的大石终于卸了下来,至从吕布被雷击之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变得求贤若渴了,变得学会思考了,如果这件事放在以前,就算把刀架在吕布的脖子上,也不可能使他回头,不过这样的转变对于高顺以及并州军来说,是一件好事。

在高顺看来,现在的吕布就好像一头猛虎,而且还是一头有了智慧的猛虎,虎不可怕,怕的是这头虎有了人的智慧,而吕布恰恰就是这一类人。

ps:果然不出所料,挂科了==,考了54分,顿时心中一阵失落,今天不在状态,明日我定会把情绪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