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73章 拔寨,进军虎牢

第七十三章 拔寨,进军虎牢

月色朦胧,苍穹繁星点点。

至吕布北征白波贼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六日。

在此期间,吕布又将活着的杨奉以及已经被压成肉饼的胡才、韩暹的尸体送到京师,董卓极为振奋,又加封吕布为车骑将军、以荥阳为名封吕布为荥阳侯,顿时没有了西顾之忧的董卓,行为更加的肆无忌惮,夜宿龙床已经成了他的家常便饭,烹杀朝臣已经成了他的取乐之道。他的残暴使得朝中重臣敢怒而不敢言,一时间京师人人自危。

荥阳,吕布府邸。

看到已经昏迷几日的徐晃悠悠转醒,吕布大喜过望,那日雪淹箕关径,本以为徐晃定不能生,不曾想当士卒们发现他的时候他仍吊着一口气,吕布星夜将他送到洛阳,清了最好的医师医治,最终还是替他捡回了一条命。

徐晃不比杨奉,杨奉虽为一方渠帅,但是智谋、勇武皆属于下层,吕布权衡之下将他押解到京师交给董卓,最后听说董卓将他拉倒都门给五马分尸了。

而徐晃则不同,它不仅是一名骁将,而且还深谙兵法,被曹操称之为:“有周亚夫之风”,曹操看得上的人岂是凡人?

因此,吕布不惜以九牛二虎之力将徐晃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你醒了”虽然吕布心中欢喜,不过脸上却显得很淡然,伟岸的身躯只是微微向前顷,俯身看着仍处于虚弱状态的徐晃。

徐晃看着眼前雄壮的男人,脑袋在飞速的运转着,自己的记忆中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当下缓缓起身对着吕布拱手叩拜:“徐晃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壮士?”吕布嘟囔了一声,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叫自己,不过还挺新鲜,当下展颜道:“公明之勇略,颇有当年的周亚夫之风,不知为何落草为寇,屈身于杨奉之徒?”

“敢问足下是何人?为何知晓某的姓名。”徐晃没有直接回答吕布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吕布一句。

“徐公明只身杀入箕关,此时已是天下皆知,我如何不知,至于我嘛”吕布顿了顿,眼神瞟了瞟徐晃笑道:“我乃车骑将军吕布。”

“什么,你是吕布”徐晃由于着急一连咳嗽了几下,不可思议的看着吕布。当日他在箕关径内与一员战将大战,那个人便说他是吕布帐下先锋官,如果此人真的是那个吕布的话,那箕关径内的四万白波军岂不是死于他之手?

“然也,当日我听帐下先锋说,有一个持斧的大将颇为骁勇,某顿时起了爱才之心,于是便掘雪三尺将公明救了出来。”吕布面对徐晃的惊讶,仍然不慌不忙的解释。

徐晃闻言,头颅低垂闭目沉思不语。

“公明不说话,难道是不愿意投于我帐下?”

看到徐晃听到自己的名字,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好像对自己的意见颇大。

徐晃抬头看了吕布一眼,高声询问吕布:“将军骁勇,某早有耳闻,但某心中有一个疑问,望将军解之”

吕布笑了笑:“公明请说”

徐晃仍面无表情说道:“敢问我主何在?”

吕布注意到,至从他说自己是吕布之后,徐晃对于自己的态度变得异常冷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全军覆没的四万白波贼,还是因为他的旧主杨奉,听到徐晃问起杨奉的去向,吕布并没有隐瞒,直接说道:“已经押到京师,或生或死某自是不知”

和徐晃这一番交谈,吕布逐渐发现徐晃与杨奉的关系有点微妙,如果自己告诉他杨奉已亡,他相信徐晃定会拂袖而去,所以吕布只能说已经将杨奉押到京师,先稳住徐晃。

徐晃听到吕布已经将杨奉押到京城,心中顿时一阵失落,按照董卓的脾性杨奉定难保全。

看到徐晃为杨奉的生死而黯然失色,吕布皱了皱眉:“公明为何如此死忠于杨奉”

知道吕布只将杨奉押到京城交给董卓,而没有直接杀掉杨奉去邀功,当下对吕布态度稍微有点缓和,当下稽首道:“那杨奉与我有救命之恩,不容得某不相报。”

听到徐晃的这个理由,吕布心里却乐开了花,如果徐晃真的是因为救命之恩而忠于杨奉,那么吕布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说服徐晃来投。

“合该这徐晃归于我吕布”

吕布虽然心中这么想,脸上却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那日将公明救起时,发现公明匍匐在一处山凹处,那山凹便是杨奉藏身之处,我猜测定是雪流沙来临之际,公明首先将两具伏尸安置在山凹口,然后公明用身体压住尸体保护杨奉,使得杨奉有命活了下来。”

吕布气定心闲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眸子里不时泛出睿智的光芒,看到若有所思的徐晃,吕布又笑道:“公明既然已经救了杨奉,就代表你已经报答了他的救命之恩,而我又救了你,公明你又该如何报答我?”

吕布说完,伟岸的身躯微微向前一顷,含笑的看着徐晃。

吕布的一席话,说得句句在理,竟然让徐晃不知道爱如何反驳。

吕布有站直了身躯,伸手搭在了徐晃的肩膀上正色道:“岂不闻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某便是公明的可事之主,如果公明失之交臂,非大丈夫也。”

徐晃听到吕布将他说成是自己的可事之主,心中想要大笑,但是看到吕布一脸的肃然,却又笑不出来,而且他觉得吕布说得对,自己已经报了杨奉的旧恩,杨奉又落入董卓的手上,已经注定无生。而吕布如今又救了自己,自己应当报他的大恩。

徐晃抬眼凛然的看着吕布,立即带伤稽首:“某愿誓死追随将军。”

吕布见后,哈哈大笑:“千军易得,良将难求,今得公明如获十万大军。”

时光如炬,岁月如梭。

至吕布北征白波贼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有一日,吕布收到一份来自洛阳的密信,当吕布看完信上所述,立即召集众将议事。至于商议了什么事,除了并州将领外没人知道。

深夜,紧闭了一天的中军大帐终于敞开,并州诸将皆带着怪异的笑容回到了各自的营寨。

次日,并州大营全营开拔,兵锋直指虎牢关。

ps:终于虎牢关了,累死静静了,其实我的名字叫何静,这是真名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