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77章 贾诩再设谋

第七十七章 贾诩再设谋

雨丝风片,姹紫嫣红。

如丝的小雨从空中降落,雨点是那样小,雨帘是那样密,像天庭飘下来的千万条银丝,给群山披上了蝉翼般的白纱。

而然这春意盎然的世界,并没有给人们带来过多的喜悦。反而使得他们的心情更加的烦闷、恐惧、压抑,因为在大汉王朝风云飘摇之际,即将发生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正在关上查看防务的吕布收到哨骑回报,在西北方十里处发现一股彪军向朝虎牢关前行。

“西北?莫非是华雄”吕布嘟囔了一声,随即带着百余精骑出了城门,直奔西北角的一处山坡上观望。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前方闪出一股彪军,当先一人**西凉大宛马,手中一丈青锋鹦嘴刀,生得是人高马大,虎背熊腰。

那大汉身旁有两人策马而行,其中一人文士打扮,一袭藏青色的长袍裹住他那不算高大的身躯,一双诡谲的眸子不时泛出冷冷的幽光。

吕布见后立即打马向前,朝着那股彪军而去。

华雄见到前方烟尘滚滚,马蹄声轰鸣,立即扬起手中的鹦嘴刀,示意大军停止前进,随后他双腿轻夹一下马腹,大宛马重重鼾出一口喷嚏,载着华雄迎了上去,他并不担对方是伏兵,征战沙场数十年的他能听出这马蹄声不过只有一百多精骑而起,如果他所料非差,来的这一波人估计吕布派人来接应他们的,亦或者是吕布亲自前来。

果然不出华雄所料,须臾之后只见一骑像一阵风一样向着他们席卷而来,马上之人一身黄金战甲,身高九尺有余,这不是吕布是谁。

华雄立即将鹦嘴刀挂在得胜勾上,策马迎了上去。

“哈哈,奉先,好久不见想煞我也”当两人还有五十米时候,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将马勒住,华雄率先朝着吕布抱拳揖礼。

吕布回礼朗声道:“我也盼望着能在与子健痛饮三百杯,我早已在关中备好了酒宴,快快随我入关吧,”

华雄连忙摆了摆手,展颜道:“奉先勿急,此次除了之外,还有另两人受了相国之命与我一起前来助奉先御敌,我先替奉先迎检”

华雄又朝吕布抱了抱拳,然后策马归阵引了两个人前来,吕布看到华雄领贾诩策马而来,只是与马匹上的贾诩对视了一眼,但是并没有说话。

“奉先,这位是樊稠将军”华雄指着左手旁的关西大汉介绍道。

对于樊稠吕布并不陌生,无论是上一世亦或者这一世他们打过的交到都不少,只是吕布不太喜欢樊稠这个人,总觉得他死气沉沉的,而且勇武与智谋都明显不足,算是一个三流武将吧,虽然如此,不过吕布还是向他拱手施礼。

在樊稠的心里,他既不畏惧吕布也不记恨吕布,他也不会去争夺功名利禄,因为他把一切都看得比较淡,看到吕布朝自己施礼,樊稠脸上面无表情的给吕布回了一个礼。

华雄又指了指右手边的贾诩说道:“这位是……”

还没等华雄把话说完,吕布便冷哼一声打断了华雄接下来的话:“子健不必介绍此人了,我认得他。”

华雄尴尬的挠挠头,贾诩与吕布的矛盾他早就别人说过,所以当牛辅推荐贾诩给董卓的时候,其实他是拒绝的,可是心里虽然拒绝,但是他也不愿驳了牛辅的面子,因此并未出言反对,董卓思考一日之后还是决定派他跟着自己一起前来,毕竟李儒要坐镇洛阳,一时间也分不开身。

“奉先,你与文和先生的矛盾我知道一点,可是如今大敌当前,你们应该精诚合作共同御敌才是。”

吕布冷冷的看了贾诩一眼,随后对着华雄说道:“此事稍后再议,子健我们还是速速入关吧”

华雄闻言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扬起手中的鹦嘴刀示意大军继续前行,然后五万西凉军逶迤向前,在吕布的带领下缓缓开进了虎牢关。

夜已深,

慰问西凉军的筵席早已结束,在吕布的示意下,张绣、张辽、高顺这些与华雄相识的将领将华雄与樊稠灌得酩酊大醉。早早的便入榻休息。

中军大帐

吕布看着眼前的贾诩,心激动得都要快跳出来了,他握着贾诩的手久久不能放开:“先生,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贾诩微微一笑:“我又何曾不想主公,可是为了大业我们只能这样。”

吕布缓缓放开贾诩的手,然后扶他坐下,随后展颜道:“先生,我真的想不到你这次会来虎牢关。”

贾诩捋了捋他下颚的胡须点了点头,然后目露寒星道:“我也没想到牛辅会将我推荐给董卓,也没想到董卓会派我前来,不过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参加这场大战,我倒想看看这天下英豪若何。”

吕布抚掌大笑:“此次就看我们如何联手,杀得关东诸侯片甲不留。”

贾诩闻言,并没有立刻答话,沉吟良久后才抬头询问:“莫非主公想赢得此战?”

吕布连忙摇了摇头,随后负着手在大帐内踱步,边走边说道:“这场战役必须输,否则我们的大事都将化为泡影,但是输之前我也要干掉一两个诸侯,让他们有命来没命回,让我们在争霸天下的时候少一些阻碍。”

贾诩捋须的点了点头,因为吕布的想法是正确的,此战虽不能灭其众,但是能干掉一两个诸侯还是不错的,到时后看看是谁这么倒霉。

贾诩诡谲的眸子里不时泛出幽光:“如今联军动向如何?”

“此时河内太守王匡率领的前军已经到达了洛阳东北部的河阳津渡口,其余诸侯仍在陈留酸枣等候未到的诸侯,某估计在过几日联军就会到达。”

贾诩点了点头脑子在飞速的旋转,须臾之后冷笑道:“已有了破敌之策,我们就先拿王匡开刀。”

吕布惊讶了一下,想不到刚刚给贾诩陈述军情,他便有了破敌之策,当下急忙询问:“先生请明言。”

只见贾诩从怀中取出一张牛皮地图铺在桌案上,然后指着地图说道:“主公可派出两只兵马迎敌,一支向平阴渡进发,做出渡河进击的姿态,另一支则悄悄从小平津渡河,向北行进一段,再向东绕至敌后,这样王匡必败无疑。”

吕布惊叹了,贾诩这一招声东击西简直是神来一笔,吕布一挥大氅朝着账外大喊了一声:“叫黄忠、魏延、张辽、甘宁前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