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6章 李儒再设谋

第八十六章 李儒再设谋

风雨如晦年岁晚暮时已斜,安得力士翻日车?

洛阳城西,相国府

“轰!”

董卓此时正疯狂砸着各种精美贵重的器皿。

“老夫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会去相信那些关东士人会为老夫效力!曹操这个奸贼在檄文中将老夫说得那么奸恶,难道他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就比老夫好多少?还有袁绍,袁术等辈,他们的太守哪一个不是老夫给他,俗话说:“食君之禄,替君分忧。”,这一个个的小人,老夫必定剜其心肝下酒喝!”

董卓发泄完心中的怨气后,跌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至从关东联军起讨贼檄文以来,董卓一连愤怒好了好些天,关东联军从统帅到诸位太守将领,他皆委以重任,亲自册封,使之镇守关东,没想到除了刘表之外,没有一个向着自家,他只感觉到处都是反叛,到处是阴谋。

李儒小心翼翼的迈过满地破碎的瓷片,上前将董卓扶起来说道:“岳父,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说曹操等诸侯有多奸恶,现在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应对关东诸侯的联军,据探马回报,东郡太守桥瑁假造了京城三公发给各州郡的檄文,说天子及朝廷见迫,无以自救,企望义兵,解国家于患难之中,一时间群起响应,声势颇大,如今关东诸侯联军已经发展到近四十万了。”

李儒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轰在了董卓的头上,已经发福了的身躯急忙握住李儒的双肩:“文优,如今改如何是好,你快快给老夫出出注意。”

至从董卓在南疆等地寻得一些善于蛊惑人心的女子后,整日沉迷于酒色,所以近段时间对于政事都不闻不问,全是由李儒一个人打理。

听到关东联军已经达到了近四十万人,立即惊得董卓急忙向李儒求救。

看到董卓一脸的畏惧之色,李儒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想当初,在西凉的时候,董卓是何等的英雄好汉,但如今,整个人早已经被洛阳城的繁华给迷住了双眼,同时也迷住了曾经的那股雄心壮志。

失望归失望,但是他还是得替董卓谋划。

李儒轻摇鹅毛扇,低头陷入了沉思,一双诡谲的眸子里,不时泛出阴冷的目光。

董卓看到李儒在思考,也不敢出言打扰,只是睁着一双硕大的双目眼巴巴的盯着李儒猛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儒才抬起首对着董卓说道:“如今我已为岳父设下两策,第一策,让李傕、郭汜领两万兵马驻守京城,以防西凉马腾从西面攻打长安,岳父可亲率五万兵马驰援虎牢关,虎牢关作为洛阳的东门户,对于此战来说是重中之重,只要虎牢关不失,洛阳可保也。”

董卓闻言,大喜过望,这关键的时刻还是自己人靠谱,不像那些个士大夫联名叫自己投降,一个个的都不怀好意。

董卓捋了捋他的虬髯,浑浊的目光里闪着一丝狠毒的目光,既然桥瑁说是三公发的檄文,此次出征之前非得剐了这群老贼不可。

打定注意后,董卓又看着李儒询问:“那第二策是?”

李儒起身,在大厅内来回踱步,随后悠然转身:“岳父最近可曾听坊间传闻‘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

董卓摇了摇他硕大的头颅,表示没有听过。

李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岳父,其实我也没听过,这是我自己编的。”

“你自己编的?”董卓惊愕的看着李儒,不知道他编这个儿歌做甚,不过既然是李儒编的,此中必有深意。

董卓思忖良久后,忽然猛地一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儒大声道:“你的意思是迁都长安?”

李儒赞赏的点点头,随后大步地走到董卓的身前沉吟:“如果虎牢关有失,洛阳必不可报,只有迁离洛阳,我等才有回旋的余地,而且长安又有崤函之固,若岳父迁都长安就可高枕无忧亦,而且长安拥雍州之地,背靠西凉,西凉乃是岳父的家乡,就算长安在次不保,岳父也可退守西凉,凭借岳父与羌族豪帅的关系,在西凉做一个土皇帝也未尝不可。”

董卓捋了捋虬髯,随后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很有道理,不过离开洛阳,关东联军追来怎么办?”

李儒听后,展颜道:“为此我也设下了两策,第一策,一把火将洛阳付之一炬,阻断联军的道路,其二,安邑、华阴、渑池这三个地方都是关东进攻长安的必经之路,岳父可令董越屯黾池,段煨屯华阴,牛辅屯安邑,使安邑、华阴、渑池一线,互为犄角之势,其余将校布在三辅诸县,以御山东。”

“哎呀!”董卓猛地拍了一下他的双膝,大手抓着李儒的肩膀不放:“文优,你正是我的张良子房啊!”

李儒急忙谦虚的作揖。

“报!”

恰这时,董卓的亲卫跑进大厅对着董卓单膝跪地,递上一份竹简:“启禀相国,虎牢关战报!”

董卓懵哼一声,稀里哗啦地踩着瓷片大步走到亲卫的面前,一把夺过亲卫手中的战报,打开来看了一眼,他徒然双目发直,双手直颤,更显露出一种愤怒和悲伤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相国?”

李儒发现董卓的脸色不对,忍不住上前叫了一声,认识董卓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发现过董卓是这样的表情。

董卓却在这时候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将手中的竹简撕裂成几半,随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孙坚安敢害我大将性命。”

董卓目光狠毒的看着跪下的亲卫,狠唳道:“你,带两百兵马,去袁槐府上拿人,无论老幼都给老夫押到市槽,老夫要用袁绍一家老小来祭旗。”

随后董卓挥大袍,怒气冲冲的踏出大厅。

等董卓走后,李儒躬身拾起地上七零八落的竹简,然后拼凑起来一看,顿时知道董卓愤怒的原因。

因为,华雄死了。

ps:让大家久等了,我的过错,抱歉了,最后我还是厚着脸皮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