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8章 大战前夕

第八十八章 大战前夕

?大放逐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顺风激靡草,富贵者称贤。文籍虽满腹,不如一钱囊。伊忧北堂上,肮脏倚门边。

劫营之谋已定下,郑浑立即安排火头房杀鸡宰鹅,烹牛煮羊供将士们大快朵颐,预祝他们今晚劫营拔寨成功。

江东军的斥候隐匿于山林之中,看到并州大营白天的就开始埋锅造饭,再看并州的兵卒正忙着整理旌旗鼓幡、刀枪斧钺。想来今日必有大动作,那个斥候缓慢的爬出山林,然后去掉身上的伪装朝着江东大营奔去。

此时孙坚的大帐之中正充满着凝重的气息,本已经和虎牢关守敌呈焦灼之势的不利局面却因为粮草的问题使得江东军更加的雪上加霜。孙坚等人的心情格外的愤懑。

“主公,我们在虎牢关为袁绍等人拼死征战,义公还为此身亡,而他们却无故断了我军的粮草,欲陷我军于万劫不复之地。依某看来,我江东军本与董卓无甚仇隙,为了国家、为了大汉仗义而来,先如今他们却这样对我等,我觉得我们还是退军吧。”以火爆脾气在江东著称的黄盖见到袁术又委推无粮,在也忍不住了,在程普的搀扶下邀请祖茂一起来面见孙坚。

程普、祖茂也全部赞成黄盖的话,因为他们发现有人偷偷逃跑的现象,孙策严惩了之后并没有见成效,反而愈演愈烈,对于这些征战沙场数十年的老将来说,这个征兆无疑是危险的,如果在不解决这个粮草的问题话,估计江东军会发生哗变。

坐在主位之上的孙坚在思索片刻之后也无奈地说道:“这先锋之位我之所下接下来,并不是为了袁绍等人。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挽救当今已经日薄西山的大汉王朝,因此曹操一发讨贼檄文,我便仗义而来,按现在的情况来看,这袁绍。袁术等辈实与董卓无异,都是一丘之貉。”

孙策上前一步说道:“父亲,现在在酸枣的那些个诸侯当中,大多就不将汉室的存亡放在心中,他们之所以会盟于酸枣,无非就是为了赚取名声,现在袁术因为一些陈年积怨,至大义于不顾,竟然断了我江东军的粮草,那我们也只好退回江东了。”

孙坚赞赏地看了看自己的长子,暗叹孙策对大局的认识已经逐渐的成熟,已经可堪大任,而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是袁术的阴谋,可是他豪言壮志地夺下了这先锋印绶,如今贼寇未灭,自己就先逃回江东,这让他孙坚如何面对天下人,如何面对已经逝去的孙氏列祖列宗。

正当孙坚陷入两难的时候,他的亲卫带着一个斥候走了进来。

孙坚一双虎目盯着斥候询问:“可发现敌军又什么异动?”

那个斥候连忙禀报“启禀主公,今日敌军好像有大动作。”

“哦?”孙坚惊疑了一声,急忙询问:“速速说来。”

于是那个斥候便把他看到的所有情况都报告给了孙坚。

孙坚听后,低头陷入了沉思,这敌将白天埋锅造饭,收拾刀枪鼓幡,莫非是今晚劫营?

孙坚扫了帐内的诸将一眼,顿时得到了同一个答案。

“劫营!”

孙坚、孙策、程普、黄盖、祖茂同时大叫一声。

“好啊!”孙坚猛地拍了一下桌案,如果敌将来劫营的话,他们尚还有一搏的机会。

孙策却摇了摇头:“父亲,不对啊,如果敌将真的要来劫营的话,为什么不秘密进行,反而大张旗鼓的让我军斥候发现,以孩儿拙见,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事必然有诈。”

孙坚捋了捋下颚的虬髯,点了点头:“伯符言之有理。”

“不过。”孙坚缓缓起身,唰地一声抽出腰间的佩剑,猛然将面前的桌案劈成两半:“纵然有诈,某也要与敌军斗一斗,一是不负江东父老所托,二是不负我江东猛虎之名。”

孙坚说完,朝外面大喊了一声,亲卫闻后立即掀帐而入。

“传令下去,将军中的粮食集中在一起进行烹煮,不够再将战马杀了,今日一定要将士们吃个饱、吃个够,让他们有力气袭杀来犯之敌。”

“主公!”“父亲!”

孙坚伸手打断了他们想说的话,其实他又何尝不知江东一直缺少战马,这三千战马一直江东军的宝贝疙瘩,如今想要江东军卒吃饱吃好,这三千战马定然无存,不过为了大义、为了汉室,这些显得都不是很重要了。

“看什么看!还不传令”

看到亲卫居然站在那里不动,孙坚立即挑眉大怒。

黄盖扯了扯孙策的衣角,示意孙策在劝说一下。孙策会意,上前一步说道:“父亲,请您三思而后行。”

孙坚一挥白袍:“我已经十思了,难道这战马的性命比我江东士卒的性命还要重要?这些畜生难道还比汉室的兴衰重要?某意已决,无需多言。”

众人看到孙坚已经做出了决定,也知道再劝无用,于是纷纷告退,去安排营中各种事物不提。

孙坚的命令传到各营各寨,顿时使得江东士卒欢呼雀跃,皆磨刀霍霍地冲向马厩。

吕布负手于一座山坡之上,目光如炬的看着江东军的营盘,这孙坚果然不负兵圣后人之名,这安扎营盘的功夫颇有一些手段。

吕布身边立有两人,做边站着的是贾诩,右边站着的是黄忠。

听到江东大营传来马匹的悲鸣,贾诩诡笑道:“猛虎已入套。青石沟便是囚虎的闸门”

贾诩说完,眼光看向黄忠:“汉升,明日你就是诱饵,无论如何你都要拼死攻打孙坚的东寨,纵然陷入万军之中,亦不可退却,等战至一百人时方可突围,你可明白。”

“汉升领命!

对于贾诩的这个安排,他没有异议,自己深受吕布的知遇之恩,纵然身死又何妨。

贾诩对着吕布抱拳揖礼:“主公,诱饵太小,恐怕鱼不上钩,主公可令赵岑领一万西凉军协助汉升。”

董卓的来信当中已经将自己封为都督,在虎牢关的西凉军,上到樊稠下到兵卒都要听吕布的调遣,所以调赵岑来协助黄忠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汉升,如果发生异变,亦可以抛下西凉军”

吕布与贾诩相视一笑,同时将心中的同时说了出来。

“诺”

黄忠立即拱手领命。

天边,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

“明日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先生,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