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97章 张飞破荥阳

第九十七章 张飞破荥阳

公孙瓒惊愕的看了一眼刘备旗下的黑厮,面色微微有点不悦:“玄德,此人是谁啊?”

刘备能清晰的感受到公孙瓒的不快,毕竟公孙瓒为主将,而自己是依附他一起讨贼的平原相,纵然他们有着深厚的友谊,但是沙场之上谁的算,当然还是公孙瓒,这主将都还未开口说话,底下的小兵就开始瞎嚷嚷,换做是谁心里也会不高兴。

刘备急忙赔罪:“启禀公孙将军,此人乃是我的结义三弟张飞张翼德,涿郡人氏,只因性格鲁莽冲撞了将军,希望将军莫怪!”

刘备一说完,立即沉着脸将张飞拉到跟前:“翼德,还不向公孙将军赔罪!”

张飞瞅了一眼公孙瓒,抱拳施礼道:“俺失礼了,忘将军责罚!”

刚刚由于旌旗遮挡,公孙瓒看不清张飞的面貌,只知道特别黑,此时张飞策马来到公孙瓒面前,公孙瓒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张飞,只见张飞身长八尺开外,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生得一副虎豹般的模样,当真是威风凛凛,仪表不凡。

看到张飞一脸怒相,公孙瓒朗声道:“想不到燕赵之地竟有如此豪杰,玄德啊,你可是深得上苍的眷顾,不仅有关羽,还有一个张飞,我可正是羡慕!”

感受到公孙瓒语言中那股酸气,刘备只是含笑的看着战场上持刀而立的关羽。

这边的崔勇看到红脸汉子一刀斩了李暹,早就吓得心胆惧丧,又闻敌阵传来一声炸雷般的爆喝,惊得崔勇差一点就跌下马鞍,目光瞅了一眼地上变成两半的李暹,崔勇在心中暗自思忖:“如今李暹死了,如果回去必定会被李傕那厮害了性命,如今之际何不投了公孙瓒!”

想到此处,崔勇立即翻身下马对着远处的公孙瓒单膝叩拜:“公孙将军,我等愿降!”

看到主将已降,剩下的五千西凉军卒连忙扔掉手中的兵器,纷纷跪地乞降,头颅磕得如同捣蒜。

刘备看着跪成一片的西凉军,双眼迸发出睿智的光芒,捋了一下自己的短髯,刘备抬眼看了一眼公孙瓒:“伯圭,我有一计,可以兵不血刃夺下荥阳城!”

公孙瓒惊疑了一声:“计将安出!”

荥阳城上的一名士卒半睁着眼睛,不时还张口打着哈欠,忽然,他看到前方一百米开来一队不足一千的军马,残破的旌旗处打着“崔”字旗号。

那名士卒大惊失色,急忙去禀报城楼司马。

攀上垛堞,城楼司马看着已经开到城下的崔勇,大声说道:“崔将军,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崔勇悲痛的喊了一声:“别提了,李将军战死,带去的五千弟兄就剩这么一点了,快点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那城门司马听后,面色为难的说道:“将军,若没有李蒙将军的军令,我是不敢打开城门的,不过我已经差人去太守府禀报李蒙将军了,请将军稍等片刻!”

立在崔勇身后的张飞听到两人唧唧歪歪的甚是烦人,立即取下鞍上的丈八蛇矛想要冲杀上去,忽然,旁边的关羽凤目微睁,伸出大手紧紧的抓住张飞,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后面的关东联军要撵上来了,如果你还不开城门,我等就要葬身于此了,你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弟兄们都死在你面前吗?”

“这……”听了崔勇的话,那城门司马低头陷入了沉思。

恰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城门司马抬头看去,只见荥阳城的地平线上涌现出一片黑幕,遮天的旌旗大纛迎风招飏,盖地的大军操着刀枪前进,攻城用的抛石车碾压草地,发出“轰隆隆”巨响朝着荥阳城驶来。

战鼓隆隆,号角长鸣。一股摄人的杀气朝着荥阳城席卷而来。

城门司马被吓得脸色渐渐苍白,双眼填满了恐惧,伸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远处的幽州兵马大喝:“开城门,快开城门,让崔将军进城!”

随着城门司马一声令下,看守吊桥的西凉力士立即放下吊起的吊桥的铁链。

“哐啷啷!”一声巨响。

荥阳城的吊桥缓缓落下,直砸得一片尘土飞扬,而此时的荥阳城门也随之而打开,崔勇一挥大刀,立即率领着一千兵卒开进了荥阳城。

关羽策马走到吊桥旁,闭着的凤目微睁,手中的青龙偃月刀挥着一条美丽的弧线,斩向了吊桥的铁链,随着一声巨响,硕大的铁链被关羽一刀斩断。

城门司马见后,惊恐的大喊:“不好,快关城门,快关城门!”

“燕人张翼德在此,贼人安敢放肆!”

看到敞开的城门又要关上,张飞哪里能忍,立即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大喝,同时将手中的长矛奋力地朝城门司马甩了过去。

只见张飞的长矛像风车一样飞向城楼,旋转的长矛刮着呼呼风声,刮向城门司马。

“叮!”的一声。

张飞的丈八长矛钉在了城门楼上,而城门司马的身躯只站立了片刻,他的头颅便离开了身体,咕噜噜掉了荥阳城。

张飞大笑一声,策马来到城门,看着只有一丝缝隙的城门,张飞怒目环睁,伸出双手死死的扣住门缝,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喝,里面的西凉士卒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趁着这个契机,张飞猛的一发力,硬生生的将差点关闭的城门一把推开,张飞一把夺过后面兵卒手中的长枪,对着里面的西凉军连搠数枪,每一枪都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瞬间就将里面的数名西凉军搠死在地。

“兄弟们,都跟着俺老张冲进荥阳城!”

张飞翻上马,扬起手中的长枪,率先冲击荥阳城。

张飞策马横冲直撞,马前无一合之敌,手中的长枪上下翻飞,搅起一路血雨兴风,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刚刚闻声前来的李蒙看到张飞正在大杀四方,心中有所畏惧,立即调转马头想要逃离。

张飞双眼如炬,看到策马而逃的李蒙,见到李蒙盔甲明亮,暗金兜头,一杆大纛随其而走,想来必是敌酋。

张飞大笑一声,立即大声怒吼:“贼将休走,燕人张飞在此!”

ps:晚上还有一更,累累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