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99章 加官进爵

第九十九章 加官进爵

正当公孙瓒夺取荥阳的时候,吕布也将董卓迎进了并州大营。

进入吕布的大帐,董卓喧宾夺主的坐在了吕布位置上,他的行为立即引起了并州诸将的不满,若不是吕布在这里,他们早就上去将董卓给轰下来了。

董卓臃肿的身躯斜靠在吕布的虎皮大椅上,毫不理会诸将吃人的目光,一双肉眼扫过站在吕布左边的黄忠、甘宁、周泰、蒋钦,以及右边的程昱、陈宫,董卓面无表情地说道:“奉先呐,多日不见,你帐下倒是多了许多生面孔!”

吕布咧嘴一笑,他也知道没有必要隐瞒董卓,当下朝着董卓拱手揖礼:“启禀相国,某到荥阳之后闲来无事,就去江东走了一遭,他们都是我在游江东时认识的英雄豪杰。”

吕布说完,立即转身喝道:“尔等还不前来拜见董相国!”

黄忠等人闻言,纷纷上前一步,朝着董卓不卑不吭的说道:“我等拜见相国!”

吕布离开荥阳的事他早就从密探哪里得知,他也知道吕布回来时身边多了几个人,但是他也管不了,他本来与吕布就是合作的关系,对于吕布招揽人才这个事他真的无可奈何。

用绢布擦了擦脸上的虚汗,董卓动了动臃肿的身躯,端起桌案上的一斛酒就灌了下去。

“咕咚!”“咕咚!”

整座大营都是董卓喝酒的声音。

片刻的功夫,一斛酒就被董卓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巴,董卓看了吕布一眼:“奉先,虎牢关战况如何?”

这虎牢关的战况才是董卓最关心的事,因为虎牢关的存亡关乎着他的命运,至于吕布招揽人才这个事他丝毫都不担心,如今的吕布和自己是一根绳子蚂蚱,谁也离不开谁,他也不怕吕布过河拆桥,毕竟吕布杀死丁原这件事还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

“不久前,联军先锋孙坚扣关,某与其鏖战两日,于第三日寅时在青石沟将孙坚击败,他带来的两万多人只逃走了不到一千人,他帐下的大将韩当、祖茂也被某帐下的甘宁、魏延给斩于马下!”

听到董卓问起,吕布便将与孙坚大战时的状况给董卓报了一遍,末尾时还不忘给甘宁、魏延邀功,至于黄忠的功劳,他不是不报,只是觉得时候未到,因为他正在筹划着几场大战,这几场大战,目的就是为了让黄忠、高顺扬名,至于这些斩将杀敌的战功,吕布觉得不要也罢。

“什么?”

闻吕布所言,董卓的男性荷尔蒙急剧上升,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地从他的心理倾泻了出来,他的两只手都颤抖,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吕布说道:“你是说孙文台败于你手了!”

十八路诸侯对于董卓来说,除了孙坚,其他的诸侯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乌合之众,记得在凉州讨伐战的时候,与董卓呆得最久的不是主将周慎,也不是司空张温,而是孙坚,而孙坚无论是对大局的操控,还是对敌人的分析,都令董卓感到畏惧,如今听到孙坚败在吕布的手上,他如何不激动,他如何不开心。

“若相国不信,可召樊将军前来问话!”

“哈哈,不用了,我相信奉先你的话”

董卓再次确认吕布说的是真的,立即爽朗大笑,臃肿的身躯立即站起,大步走到吕布的面前,一把抓住吕布的手臂朗声道:“奉先,你真是为我除了一大害,老夫一定重重的封赏你!”

在董卓看来,关东联军虽然人马众多,但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探马早就来报,以袁绍为首的诸侯们每日都是饮酒高会,大军日行不过十里,而他们假借征讨自己的名义,也不过是为了给他们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寻一个借口,而真正想要匡扶汉室不多,除了曹操、鲍信、孙坚,董卓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也许还有自己的那个西凉老乡马腾也不一定,而这几人中当属孙坚心志最坚,如今孙坚大败,就等于除去了董卓心中的一坨毒瘤。

“布不要封赏,只要相国能给死去的华雄、赵岑、以及布帐下的大将侯成一个封号,布亦足矣!”

死者不能复生,生者仍需肩负大业,纵然如此,对于死者,我们都应该给予尊重,不论是华雄赵岑,还是自己帐下的侯成,他们都需要一个风光的封号。

董卓点点头,他也觉得吕布说得有理,华雄跟了他数十年,如今却埋骨于此,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个封号才行,至于赵岑,董卓都懒得提他,如非吕布提及,他几乎快忘了这个人。

董卓在大帐内踱步良久,驻足了片刻后,董卓对着李儒说道:“传老夫命令,封华雄将军五官中郎将军、安平侯,封侯成将军为左中郎将、梁平侯,封赵岑将军为右中郎将、关内侯,克日将此命令星夜送到洛阳,盖上皇帝大印后立即刻上印绶送于其后人,宁其承接爵位!”

“诺!”

李儒躬身应诺,阴冷的目光里终于有了一丝暖色,因为只是董卓这几个月以来下的唯一一个正确的决定。

听完董卓的命令,吕布在心酸的同时也在暗自赞叹,这赵岑本是樊稠帐下的牙门将,因为华雄身死,西凉军没有拿得出手的将领,樊稠只好将赵岑拨给黄忠与其一起去劫营,不料却身死人手,如今董卓册封战死的将领,靠着华雄和侯成的关系也被封侯拜将,使其封妻荫子,不知道他是死的光荣,还是死得悲哀,这也许也是为将者所期望的吧!

董卓封完战死的将领,又将目光投向了吕布:“奉先,至从大战伊始,你先破王匡后破孙坚,可谓是劳苦功高,现在老夫就加封你为奋武将军、都乡侯。”

“多谢相国,某必定奋勇杀敌,以报相国厚恩!”

既然董卓给了,吕布也不好意思不要,对吕布来说,官职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实力才是他看中的,没有实力的话,迟早会被乱世洪流所吞没,只要拥有实力,再大的官也唾手可得!

“不知甘将军和魏将军在何处?”

甘宁和魏延听到董卓在唤自己,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吕布,见吕布点了点头,两人立即挺身跨出队列,对着董卓抱了抱拳:“末将在此!”

董卓上下打量着两人,心里越看越喜欢,单从外貌上来看,这两人就长得相当不俗,加上两人斩了孙坚的两员大将,武艺肯定也是上等,想当初西凉讨伐战的时候,那韩当和祖茂可是在羌人军中左突右刺,如入无人之境,却不曾想折在二人手中。

“甘将军,老夫封你为鹰扬将军,魏将军,老夫封你为折冲将军,望两位将军为老夫奋勇杀敌,日后老夫定不吝封赏!”

甘宁和魏延对视一眼,对着董卓应声道:“多谢相国,我等必定奋勇杀敌,以报主公与相国的知遇之恩,虽马革裹尸,亦无憾矣!”

“好,好,好,不愧为江东豪杰”

董卓虽然满脸堆满笑容,心中却早已杀意横生,本来有意的想要提拔他们,可是他们却不识时务,居然将吕布排在自家的前面,这如何不让他恼怒。

吕布也感觉董卓话语中有拉拢甘宁和魏延的意思,因为魏延和甘宁是自己的部将,董卓却说是为了他杀敌,还以高官厚禄以诱之,听到两人的回答后,吕布对他们的看法又多了一分。

正当帐内的气氛有点诡异的时候,并州军的斥候掀帐来报,说是关东联军已经攻破荥阳,大军驻扎在虎牢关百里处的成皋。